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仰基础 > 慕道初信 >

别为我们不懂的固执己见

最近笔者所在的一个群里流行了一本葛培理牧师的《一千个为什么》,该书生活化地解答了很多现实的生活问题,帮助了很多信徒,因此,自被人发到群里,就引来了不少反响。没成想也因此摊上了不少麻烦事。

原因是这本书中文版对上帝的称谓用的是"上主"一词,英文是Sovereign Lord,意即至高无上的主宰。原本这个称呼在汉语语境中作为上帝的称谓是最为贴当的。因此,港澳台汉语神学多半把上帝直接称谓"上主",更为贴切地表达了上帝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地位。但也许是因为还不习惯这个称谓,不少信徒提出种种质疑,稍有深度的读者说到:"汉代贾谊 《新书·连语》:"故上主者,尧、舜是也。"《汉书·谷永传》:"臣闻上主可与为善而不可与为恶,下主可与为恶而不可与为善。陛下天然之性,疏通聪敏,上主之姿也。" 宋代王安石 《张侍郎示东府新居诗因而和酬》之一:"曾留上主经过迹,更费高人赋咏才。"他们认为"上主"应该指的就是"有道明君",怎么可以与上帝相提并论?而一般信徒可就不是这样文雅了:"上帝就是上帝,称呼什么上主,岂有此理!凡是圣经没讲的都不对,葛培理就是异端!"

说到这份上,问题就严重了。首先是对判定异端的随意性。其次,对是上帝称谓的误解。

要知道,人世间从没有一个词能够将尊贵伟大的上帝之称谓表达的就如同上帝本身那般完全,我们只不过是在相对中寻找更加贴切的称谓而已。要说"上主"会产生歧义,"上帝"和"神"一词就更容易产生歧义。对上帝最真切的称谓恐怕还是希伯来语音译的"雅威",即和合本翻译的耶和华,而"上主"却更能体现雅威上帝的至高无上。有关上帝一词称谓的问题,汉语神学的争论由来已久,重要的是求同存异,带着谦卑的心学习反思。很多你不懂的东西却要执意争个不休,甚至把德高望重的福音派代表人物葛培理牧师说成异端,那就非同小可了。

常遇到一些信徒为自己不懂的东西固执己见。我记得小时候教会有过一次大分裂。当时教会热衷于争论"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有人认为只要信主就是得救,只要得救就是永远得救。而有些人反对,得救了,你还可能跌倒失去救恩,因此需要自己保守。你宣称一次得救永远得救,那就给了信徒任性犯罪的借口了。

坦白说,这是一个不太容易讲清楚的神学问题,别说一般平信徒了,哪怕是专职的神学家也不一定说得清,何苦为那些自己不懂的争个鱼死网破呢?

无谓的争论既无聊,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当年欧美宣教士到了韩国,看到韩国人举国都吃狗肉,信徒也是如此,就很不能接受。在欧美文化里,猫狗就是自己的孩子。吃狗肉简直就是亵渎伦常,不可理喻的事。因此,欧美传教士在韩国禁止吃狗肉,并把禁止吃狗肉当成了教义教规。而韩国教会认为吃狗肉是韩国文化传统,你不吃你的,我吃我的,你禁止吃狗肉就是文化侵略。双方各不相让,最终制造了传教士与韩国教会的大分裂,这就是所谓狗肉神学的风波。

无独有偶,这种为不懂的事争执而产生大分裂的例子在中国同样严重发生过。清朝康熙年代,耶稣会传教士在中国有着极其成功的传教经历,康熙本人就承认自己是基督徒,皇太子也请了传教士为老师。但未曾想,当罗马教廷得知中国基督徒有祭祖拜孔的习惯时,就把这种中国传统的习俗定性为偶像崇拜,把祭祖说成是祭鬼。因此,教廷下令禁止,康熙好生解释,阐述了信仰与迷信的区别。教皇却怎么都听不进去。最终造成清朝政府的大禁教。基督教会被彻底赶出中国。

诚然,为真道我们需要竭力争辩,但为那些我们自己都不懂的概念辩论,实在无聊至极。保罗就说过,这样的辩论自生纷争,并不能造就人。他也曾严肃地告诫我们: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罗14:1)自己都搞不懂,何必固执己见?!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