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春节回家,你软弱了吗?

在攀比中互相伤害

春节,作为一个“文化节日”对基督徒本是好的。漂泊了一年,春节回到家的港湾,调整休息,共叙亲情,年后继续上路。可是,当下的春节的种种恶习,给很多弟兄姐妹带来了许多挑战,春节简直就是噩梦、灾难、战场。

近些年特别盛行一股歪风邪气,各家的父母会拿儿女的成就作为筹码进行攀比,比谁家的房子好、车子好、存款多、收入高、儿孙多……

攀比,就会有输家和赢家。赢家难免会对输家进行直接或间接的冷嘲热讽。输家自然心里不服,更有甚者还会怀恨在心。于是,下一轮竞争开始了。双方就这么互相撕咬,互相伤害。这是世俗的价值观,身为基督徒当然不能跟着世界走。

树欲静,可风却不止。有几个基督徒没有不信主的亲人呢!我是一个基督徒,根本不想参与这样的“冷战”、“军备竞赛”,但我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我的亲人们都还没有信主,我的父母会跟亲戚、邻居攀比。就算我的父母高风亮节不攀比,也会有人在他们面前说三道四,跟他们攀比。我在外面混得不好,回家过年受到别人的羞辱、鄙视自己可以忍受,但人言可畏,我的父母也会在这股歪风邪气中受到伤害,我自然也就被卷了进去。

当一个人面对整个世俗的洪流,站在漩涡的中心时,那种软弱、无助,局外人难以想象。我每年春节回家都很软弱,沉重的枷锁套在肩上,让自己走得无比沉重。

我出身在一个家教严格的家庭,父亲从小就教导我:“走在路上碰到亲人、熟人一定要先主动打招呼。因为你读了大学,又出国留过学,如果回家见了亲人、熟人不先主动打招呼,会显得你傲慢无礼。要是你在别人没有开口之前,先主动打招呼,会显得你有教养、谦卑,我们脸上也有光彩。”

如果有客人到家里来做客,规矩就更多了。要先打招呼,然后让座,倒茶(客人茶水喝完了还要倒开水),递烟,拿糖果,然后坐在客人旁边陪客人聊天……

可是,我一年只回去一两次老家,好多人都不认识了,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而且许多人长久不联系,生活环境有很大差异,我也不知该如何跟他们聊天,只好硬着头皮去猜对方该怎么称呼,聊到不投机的话题,就换另一个话题……

为了父母的面子,我真的好辛苦。我真想告诉父母;“我去别人家做客,别人家的孩子没有一个能做到这些。为了维护你们的面子,孩子真的好累。”

上千年来,中国的饭桌一直有个恶习,就是主人要拼命劝酒,最好把客人喝醉,不然显得主人不够热情好客。今年正月初五,我同父亲、舅舅在姨夫家吃饭。姨夫拼命地劝酒,一定要让父亲和舅舅喝酒,结果三个人喝了2斤白酒。

当时我心中十分心疼他们三人,同时感慨:“三个人都55+的岁数了,姨夫三高,舅舅脑梗,父亲脂肪肝,哪个都不能喝酒!大家都不喝酒,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吃饭不好吗!这哪里是喝酒,明明就是互相伤害!”

姨夫劝酒劝到我面前时,我推脱说自己不喝酒,但也还是没有逃过一劫,愣是被灌了几杯饮料。现在的饮料各种防腐剂、添加剂,实在不健康,当时真心不想喝。在沉重的礼教下,我还要以饮料代酒,挨个敬一圈。真的好累!真不知这种互相伤害的“饭桌文化”、“沉重的礼教”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从“别人家孩子”沦为“不孝子”

感谢主,我出身在一个幸福的小康家庭,虽然并不富裕,但家庭完整父母善良朴实,对此我很感恩。

五代了,我是整个家族里第一个上大学,第一个出国留学的孩子,在父母眼中我从小懂事孝顺,是在亲戚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其实我自己并不这么认为,只觉得自己很卑微,很蒙恩。可是,当我信主之后,在父母、亲戚们眼中我变得愚拙、疯疯癫癫、不正常、偏激、不听话、不上进……

当年,能留在英国不留在英国,偏要傻傻地回国。回国后,因为主日、教会生活,有升官发财的offer不要,弄到现在这么落魄。感情上,不懂人情世故,有很好的女孩喜欢自己却拒绝人家,家里安排相亲也不去,三十多岁了还孑然一身。

信主后,我一次次地让父母失望,一次次让他们流泪,伤透了他们的心。他们觉得是基督教夺走了他们原本的好儿子,对教会充满了仇恨。我对信仰越是认真,他们越是不信主。

不管我每年春节回去多么拼命地做家务、陪他们聊天、看电视、招呼亲友、买礼物……都不能让他们满意。

他们现在对我从失望变成了绝望!现在他们只关心我什么时候结婚让他们抱孙子,工作收入怎样,什么时候买车、买房……只要我一提到任何跟信仰有关的东西,他们就会不高兴,更别提讲福音了。

每年回家,肯定要面对的直系亲属的逼婚,这还只是第一轮。毕竟还是父母,多少会手下留情。第二轮就是正月里串亲戚要面对的“七大姑八大姨”,他们拿着“我们是为你好”和“我们是关心你”这两把尚方宝剑,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今年回家,“七大姑八大姨”积攒了365天的“爱”,就像决堤的洪水向我咆哮过来:“你也该结婚了”,“你今年可要请我们喝喜酒啊”,“你这孩子读书读多了,都读傻掉了”……

往年春节,我准备充分,打嘴仗没有落于下风。但是,今年他们居然开始“关心”起我的父母了!看到父母被连累,受到他们的伤害,我的“马奇诺防线”一下子被攻破了,整个春节都陷在为父母的忧伤难过中。

“七大姑八大姨”并不是最后一轮,最后一轮是同龄人的“熊孩子们”。这些“熊孩子们”小的都会打酱油了,大的都快小学毕业了。

年二十九晚上,我的心情极其低落,一边坐在床头埋怨神,一边说气话:“明年只要有个活的姐妹愿意跟我过,我就把婚结了,不管它什么使命、呼召了!”

这真是个拿无耻和无知当个性和成功的时代。我发现,即使在农村,“婚前同居”、“未婚先孕”都很普遍了。从前高离婚率只是“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专利,现在农村的离婚率也非常高,我的好几个表弟、表妹都离婚了。

还有个奇葩的表妹,在离婚之后,先是成功的拆散了一个男人(跟她爸爸年纪差不多)的家庭,然后成了他的女朋友。我过年回家听了之后简直不敢相信!

我跟父母说将来一定要等教会牧师证过婚之后,才会跟妻子同居。父亲听到这话之后愣了半天,他觉得自己儿子要么是生理有问题,要么是心理有问题,总之是不正常了。我真的是无语。

这趟春节回家感触颇多,觉得自己在属世上很失败。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外地,没怎么在父母身边尽孝心,父母年纪大了只想我能开着车把媳妇、孙子带回去。但我连父母这最基本的愿望都没有满足他们,还连累他们听别人的闲言闲语,真是枉为人子。

反观自己内心,我在属灵上更是失败。我软弱地连谢饭祷告都不敢开口让人知道,在家里很少灵修、读经、祷告,对神也有很多埋怨。世俗的洪流汹涌澎湃,它的试探和诱惑是如此巨大,如此真实,我似乎毫无招架之力,信仰的大坝轰然崩塌。

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

正月初六晚上,我打电话跟牧者说:“我觉得自己很软弱、很失败,在属灵和属世两方面都很软弱、很失败,我真是一无是处,一无所有。”

牧师安慰我说:“我也是第一代基督徒,我能深刻体会、理解你作为第一代基督徒所遇到的挑战和逼迫。你觉得自己很软弱、很失败,这种感觉是对的,我们的本相就是如此,我们的好处不在基督以外。我们基督徒本来就不属于这世界,在世界上当然是一无所有。

我们如果靠着自己与这个世界争战,肯定会一败涂地。唯有在基督里,靠着主争战才能得胜。真正的基督徒,需要每天真实地活在神面前。

下次你回家,父母、亲戚们再说什么,你就听着让他们说吧。我们和他们活在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下,没有圣灵做工,你即使向他们解释他们也听不懂的。你要坚守你自己,当圣灵做工时,你的生命就是你向他们传福音的最好语言。”

正月初九,我在逃离家乡返回魔都的高铁上,想到了路得。在那样一个弯曲悖谬的时代,在众人都远离神的时候,路得这样一个摩押女子却说:“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哪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

身为一个失去丈夫、要在田里拾麦穗过活的寡妇,路得清心地等候神,终于等到了波阿斯。她对波阿斯说:“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

经历了这个春节的洗礼,我也要对主耶稣基督说:“主啊,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哪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是我的神。我是瞎眼、软弱、贫穷、困苦的,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