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谁来拯救那些被父亲性侵的女童?

我叫李梓琨,2013年大学毕业,主修心理学。现在是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真爱反虐待项目的负责人,从事救助受虐儿童社工服务两年半。

我在大学期间通过校园团契开始接触福音,通过读经、听道、祷告、交流,生命慢慢得到建造,来自童年的一些伤害也经历到神的医治。

大学毕业后,我到北京找工作,因为喜欢和孩子在一起,所以一直想找与儿童相关的工作。一开始我去了好几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应聘,都没成功,然后,神奇妙地带我来到“儿童希望”。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敢做敢上手,我开始接手“真爱反虐待项目”。

最初,满腔热诚,空有爱心,但后来越做越发现,那些性侵施害者的兽性行为,因为各种利益关系想要掩盖事实的狡诈阴暗嘴脸,暴露出的人性的种种罪恶,看到这个世代的黑暗和败坏,非常气愤,但也觉得这项工作沉甸甸地很有分量,能帮这些孩子做一点也比什么都没有强。

再后来,又慢慢发现,其实我心理学的专业技能在这份工作里得到了最大发挥,而且救助孩子也很需要智慧和分辨等一些技巧,并不是简单凭爱心就能做对。包括一些被长期性侵的孩子,会有各种情绪、行为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很需要从一个姐姐甚至是妈妈的角度去分辨,帮助孩子立界限、帮助他们归正不正确的观念、养成良好的习惯,行为管教等等。

这是个需要爱心、智慧、方法并行的过程。这个工作本身的难度,加上国家儿童保护法律不健全,困境儿童救助困难重重的大环境,我逐渐学会每一步服侍都祷告、寻求、顺服神的旨意,最后找到什么才是对孩子最有益处最有帮助的方法和路径。

以下是我们长期服侍的个案。每一个孩子的创伤与医治之旅,都深深令人震撼……

小雪的故事:“上帝的公主,快让我抱抱你”

回想第一次见到小雪的情景,这一年半的救助真的像是做了一场梦。

2014年冬天,我们开始救助一个被亲生父亲多次性侵的16岁女孩——小雪。

小雪是家里的长女,在有了弟弟之后,重男轻女的父母将她寄养在亲戚家,到她八九岁时才接回来,悲哀的是,由于父亲对她这个女儿没有什么感情,开始对她进行骚扰,最后多次性侵。

沉默。这是第一次见她时唯一一个可以描述她的词语:她的沉默一度让人无力应对,所有的问候和陪伴像是砸在了一个无底洞里,那个瘦瘦小小的身体里像是酝酿了几吨的黑暗,一触即发。

我们非常震惊,马上联系小雪的母亲,至少应该立刻停止生父对她的再次伤害,万万没想到,小雪的妈妈完全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性侵自己的女儿,她所相信的是:小雪勾引了自己的爸爸!所以,她自然也不会接受我们对她女儿的救助。而她父亲压根就不认错,反而觉得自己女儿精神不正常,性格有毛病。

因为母亲的不信任,时不时小雪的家里都要大闹一场;只要家里只剩下小雪和她的父亲,她都会紧张到崩溃,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去求助。她的怀疑也让我们感到无力,所有的救助知识在这个孤单的生命面前都显得苍白。

她已经对性觉得无所谓,甚至想过出卖肉体来弥补家里的拮据,她曾拿刀片在自己胳膊上刻下“恨”字,快好的时候又划破,总不让伤疤完全好;她最绝望的时候也曾计划自杀,恐高的她走到自家门前一个长期废弃的高台上面想跳下来,但最终放弃……她不再反抗,她厌恶自己,厌恶家庭,厌恶整个污秽的世界……

我们曾鼓励她报案,但她说不希望一家人四分五裂,无论怎么样,这也是她亲生父亲……而且,的确不好取证,鉴于家庭关系较为复杂,司法程序也存在取证等很大难度,综合各方面因素考虑,最终我们没有选择报案,而是帮助小雪尽快脱离危机环境。

因为她未满18岁,父母依然享有监护权,为了避免她在家被父亲性侵的危险,我们只能鼓励她平时住到公司、住到不同的姊妹家,又开始给她联系寄养家庭。

终于,一位叫凌子的基督徒妈妈,得知小梅的事情后告诉我们:她愿意接小梅来他们家住,虽然他们已经有好几个孩子,虽然他们家并不宽敞。但在小梅完全成年且独立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她可以像亲生妈妈一样爱她照顾她。

“上帝的公主!快让我抱抱你!”这是寄养妈妈凌子见到小雪后,说的第一句话。

那一刻,我们只是觉得这是不是文化差异导致的情感表达方式不同,不能否认的是我们做不到对小雪第一次见面就如此不假思索的热情,曾有一度我们会怀疑该热情的真实性,直到小雪面对凌子流出第一滴不再沉默的眼泪,我们开始承认任何文化差异的背后实则是人性所向的综合表露,正如圣经里所说的“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凌子对这个生命不假思索拥抱的勇气源自对上帝绝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的信心,她知道上帝与她同在,也与我们每一个人同在。

她有着和小雪相似的经历,虽然不是被亲生父亲性侵,却拥有和小雪一样黑暗到底的童年与青春期:凌子的母亲在16岁生下了凌子,还未成年的凌子母亲把对男人的恨用虐待的方式完全发泄在了凌子身上,终于,12岁的凌子离家出走了,接下来的事情甚至比被妈妈虐待还要糟糕——被男人骗走、拉去卖淫、15岁怀孕、术后大出血、自杀未遂——写到这些代名词我只用了不到三十秒,但对凌子来说,对未成年的小凌子来说,这一切,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是的,小雪在混乱生活中一切的感受,厌恶自己,肮脏,罪疚,羞耻,愤怒,绝望……凌子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可以触摸到她破碎的心,与她一同哀哭。她清楚自己是如何走过这片死荫的幽谷,她既知道光明对每个人的召唤是何等的真实和强大,便全然顺服做这光的见证。

凌子说:“从前你听信那些侮辱自己的谎言,认为自己就是那样的。其实你是用仇恨、罪恶、羞耻筑了一座牢狱,将自己捆绑,生活完全被仇恨和那些男人控制。现在是时候剪断那些操控你的线了,你并不像自己想象的、父亲口里所说的那样轻贱,神让你遇到很多很多的不如意,但也一定会为你开出一条路,在引你入光明。”

如果黑暗笼罩大地,光明其实从未消失,应当考虑能否如期而至的,不是光明,而是我们。

小雪开始有话说了,甚至开始规划未来了,偶尔会纠结是读个书呢还是上个班呢?她告诉我们:她愿意将她的救助专款余额转给真爱反虐待项目其他有需要的孩子。虽然,她也还是会出现情绪上的反复,但她已经迫不及待地去向着未来前进了。

她和凌子的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是幸福的,那种全然的接纳让她没有理由不去相信爱的存在,她一度认为自己不配被爱的想法最终还是被爱打败了。

凌子指给她说:“你看,圣经里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你的不完美正是我们去爱你的理由,更何况,没有人是完美的,我们都需要爱,需要真正的爱,从上帝而来。”

2016年的1月,小雪度过了她的18岁生日,从这一天起,她在法律上成人,当然,也宣告着我们对她的救助在协议中告一段落。这个被生父性侵的女孩,从最初见到我们的沉默、麻木和愤恨,到后来结识给她关怀、温暖、怜惜的寄养妈妈,再到今天逐步站起来,自己独立租房子,接受一份新的工作,开始试着重新面对那个伤她至深的世界,帮助那些同样遭遇性侵伤痛的女孩,这个过程,该是怎样的艰涩?

我们都知道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但我们更愿意去回味凌子经常说起的一段话:“让我们去相信无论路有多崎岖,一切都有神的美意,因为每个人在世上都不是孤独孤立的存在:每一段痛苦和绝望都不会白白经历,我们经历水火,上帝却带领我们走过死阴的幽谷,来到丰盛之地,最终这些经历会被用来医治有相同遭遇的人。”

小清的故事:你的出生不是一个错误

2016年春天,我在西南某地助养项目地为同工们做培训时,碰巧到了某学校。

校长和班主任老师一听我们真爱项目主要是针对被虐待的家暴、性侵儿童进行服务后,如见到救星般,迫不及待地说:“老师,我们这里有个问题孩子,你给看看吧,心理问题太严重了。她被爸爸和外公强暴了四年,娃娃现在在班上总是拿小刀划自己,还拿头往墙上撞,搞得班里同学都模仿……”

老师说的问题孩子就是11岁的小清。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她被判给了父亲。母亲再婚,另外组成了家庭。2015年的某一天,小清去找母亲,走路的时候,母亲看到她姿势很奇怪,就问小清发生了什么,小清才肯说出爸爸和外公的禽兽行为……

小清妈妈赶忙带着小清去报警。医院证明,法院判决,转学搬家……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