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爸爸外遇归来(上)

  “与其继续这样的生活,不如离婚吧!”“什么?离婚?”“对,我们离婚吧!”

  我无法正视妻子银暻愤怒的脸,在妻子的脸上我再也找不到那我曾深爱的清秀模样。我们也曾有过只需眼神交会就感到美满又幸福的日子。在决定结婚之初,我深深认为这个女人比我长久以来心里所怀抱的人生梦想更重要。

  然而,现在妻子的脸因着愤怒而颤抖,流着泪的脸庞憔悴不堪,如果说这是岁月的力量,那么这股力量真令人感到恐惧。我只想遮住我的眼睛和耳朵。

  正如妻子所说的,这都是我的错,因为我不顾家庭疯狂地与一名酒吧女发生外遇。然而事情发展至此,真的完全都是我的错吗?对此我无法全然同意。

  “那女人若是没有我要怎么办?”

  现在在我眼前怒吼的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对我讲这么凶狠的话呢?我真的不明白,也真的不想理会。我也想闭起眼睛疯狂喊叫,然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对她而言,不论我说什么,都只不过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所说出的借口罢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会怎么做呢?要怎么做才是上上之策呢?这问题让我百思不解。

  一直无法正视妻子的我,过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开口说:“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妻子沉默不语,于是我便转头去看她,却看到她也正注视着我,咬着牙的脸庞又流下了眼泪,她说:“为什么要问我?你从来不听我的,为什么现在却要问我?为什么?在我还假装不知道的时候你就应该要罢手,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还期待我做些什么!这问题反而是我要问你的。你是不是在等着我先提出离婚呢?”

  若说我从来没有过离婚的念头,那是骗人的。老实说,我有时真的很想尽早脱离这段烦人的婚姻,但我绝对没有等待妻子先要求离婚的想法。只是,我有点害怕,虽然是自己惹出的问题,但我只想着能逃避就逃避,因为我没有自信能承受里外不是人的窘况,心想干脆离婚算了。也没有把握能继续维持这如同破碎玻璃杯般的婚姻,况且我也无法若无其事地忘掉在某个路口等着我的另一个女人的爱情。 如同叹息一般,从我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你还有孩子,也读了很多书,但那女人若是没有我要怎么办?”

  “你说什么?真是可笑极了!你以为你在拍电影吗?”妻子大声喊叫到我以为自己的耳膜都破了。妻子开始哭喊,当我看到她以愤怒的眼神看着我的那一瞬间,我感到一阵恐惧。我想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都会因精神崩溃而疯掉。“我,我是你的妻子啊,是你的糟糠之妻。与你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并为你生养了两个孩子,在我面前你怎能说出这种话?除非你是疯了,否则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妻子抓着我的衣袖使尽全力摇晃并大声喊叫着,在她脸上只有恨意。

  如同妻子所言,的确是我未经思索说出了不该说的话,然而与其说是歉意,不如说我心中充满了想要从捆绑我的妻子手中逃跑的想法。迟钝如我都已发现我们已不再是相爱的两个人,而是互相仇视、彼此恨之入骨的两个人,最终的结果会变成连陌生人都不如。

  一切都结束了,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我心中生出了更大的想法。我虽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找出能够脱离这种悲惨现况的方法,然而我也知道没有人能够在这种状况下救拔我。我只想去死,也许唯有死亡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上完课,就结束我的生命

  钟一是我在第一个公司工作时认识的知己好友。“你要不要试着去参加我上次跟你提过的课程呢? 就当作是去休息,等回来后再重新考虑看看。”

  钟一经常向我提到名为“爱之园”的三日属灵训练课程。他说,参加这个课程后也许不会改变情况,但却会改变看待事情的眼光。“银暻已经透过我妻子的介绍去参加了这个课程,所以你也去参加吧。就算是要离婚,也不能不付出任何努力就这样结束婚姻吧。总之,当你参加完之后,你的想法就会有所改变了。”

  由于钟一已经帮我报了名,因此我只得去参加。然而我并未抱着任何期待,心想当三天的课程结束之后,就要结束我的生命。如果我的消失是解决问题的惟一方法,那就死了算了。

  我虽因着姐姐的带领在自家附近的教会聚会了近十年,却总是在讲道的时间打瞌睡,作完礼拜之后与会友一起打网球才是我去教会的最大乐趣,不折不扣是一个冒牌基督徒。

  就如同去教会一般,我对课程也并不抱太大兴趣。然而奇妙的是,当我不断地听着赞美诗歌与神的话语之际,我的焦虑就渐渐地消失了。那因面对无可奈何的情况而几近疯狂的心境,也开始安定下来。或许是因为离开了痛苦的现场,所以产生了某种放心的感觉。

  在听课时,有句话竟然钻进我的耳朵里:“你知道人之所以每天跌倒的原因吗?就是因为不认识耶稣基督的缘故。”回想起来,我不认识耶稣的确是事实。即使受洗后,我也从未想过要去认识耶稣,只是尽情玩乐,有空才去教会。我将去教会听讲道视为对人生有所帮助的一种修养讲座,而非为了认识耶稣。然而此时我心里却产生了疑问:“真的是因为我不认识耶稣而在生命中发生了这种事吗?如果认识耶稣,就能够摆脱我所面对的痛苦吗? ”

  在三天的课程中,我一直被这种想法围绕着,尚未整理出任何决定,最后一天就已来到。那天早上的默想经文是:“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亲爱的弟兄啊,神既是这样爱我们,我们也当彼此相爱。”

  当我读这话时,不知为何突然心中感到一阵火热,剎时热泪盈眶。我深深觉得自己一直过着错误的生活,真是大错特错,深觉自己是罪人的想法如同波涛汹涌般袭来。我泪如雨下,口中不停地说出悔改的祷告,神的话语翻搅我的脑海,开始抓出我那隐藏在深处的罪恶。

  我的生活之所以荒废到濒临寻死的地步,家庭面临破裂的危机,都是因为我没有爱我妻子的缘故!都是因为我对妻子充满仇恨的缘故!不对,其实是因为我还不明白神的大爱的缘故!原来要将神的话语实践在自己的生活中,才是真正的相信耶稣啊!“主啊,可怜我这个罪人吧!求你饶恕我这个罪人吧!”

  究竟是谁让我这个强硬的人俯伏在地, 流出眼泪,道出自己的罪来呢?不论是对我又爱又恨的妻子或是生死之交的朋友,都未能让我看到自己的错误。惟有活着的神才能施行这样的作为。因他亲自与我相遇,并触摸到我的真实经历。我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只感觉到有些人忙着准备下一课。我试着站起来,却力不从心,我无法停止流泪悔改祷告,甚至又哭了很长时间。当时的我并不明白,那就是遇见神的喜乐,也就是重生的喜乐。

  因儿子的一句话而休战

  结束营会的第二天,我对妻子说:“老婆,我错了,请你原谅我。我因以前的错误而让你难过,并让孩子们看到我不好的言行举止而感到抱歉。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做,并要在神面前做一个对的人。”妻子半闭的眼中流下了一串串的泪珠。

  一段沉默后,妻子用纸巾擦掉眼泪说:“当初我知道你有外遇时,根本不愿相信那是事实,甚至当我亲眼看到你和那女人在一起,还是无法相信。你应该知道我是多么相信你……即使其他人会犯这种错误,我总认为你是绝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但奇怪的是,当我这次参加营会时,竟有了也许有神存在的想法。以前我从来没想过神是活生生的存在,但当我想到自己即使亲眼目睹你外遇的事实仍无法相信,那又怎么能说肉眼看不到的神就不存在呢?奇怪的是,我还觉得神也许真的就存在于那超乎我能感觉到的地方,并且有了不可以离婚的念头……”

  当我听到妻子说不要离婚的那一瞬间,我真的不知道有多么感激。妻子告诉我说,不久前当她决心要离婚时,就问儿子在韩:“在韩啊,妈妈和爸爸无法一起生活下去了,打算要分开住,你想跟谁一起住呢?”听到这些话的在韩,滴下豆大的眼泪说:“妈妈,我喜欢你,但是我也需要爸爸!”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子都碎掉了。“是啊,我不只是一个女人的丈夫,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当我重新认清这一点,也不禁流下眼泪。过去我对孩子们置之不理,自以为是单身汉般地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导致如今的惨况。

  为了纾解工作压力、应酬客户,我常进出有小姐坐陪的酒店,可说是个公开的秘密。如同所有妻子一样, 银暻在这方面也是神经紧绷,因此每当我喝了酒又晚回家,妻子就会逼问:“你是不是去了有小姐的酒店?有没有去? ”“没去啊!我去的是啤酒屋。”“我什么都可以容忍,但绝对不能容忍你去玩女人。所以老公你千万不要去,好吗?即使别人要带你去,你也绝对不要去!”

  在家里我总表现出一副即使全世界的男人都去但我是绝对不会去那种地方的样子。但是后来胆子越变越大,心想:“别的男人不都这样,而我也不是什么圣人君子嘛。”就这样渐渐沉溺在酒色的享乐中。

  当妻子因这难以相信的事实而承受百般折磨时,我却没有加以理睬,仍不断地为自己辩护,试着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直到家庭快要破碎时,才明白这是自己随心所欲滥用身体的结果。

  过去几年我从来没有扮演好父亲的角色,只让孩子们看到夫妻争吵的丑态,然而儿子却仍需要我这个自私自利、不值得一提的爸爸!我真是太愚笨了。

  “听到在韩的这句话,我就打消了离婚的念头,只要我的孩子们需要爸爸,就不可以离婚。但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即使我原谅世上所有的人,也绝对不会原谅你,直到我死为止。”妻子说完之后就走进孩子的房间。

  我该怎么去接受这样的结果呢?我久久都无法起身。或许,能结束这场离婚的战争就已足以令人感到欣慰了,更何况,我也幸运地知道孩子们都需要我的事实,以及明白身为父亲的重要。然而我心中的某个角落却又开始疼痛起来。面对无法饶恕我的妻子,我该怎么做呢?

  原谅背叛自己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也许应该说单靠人的意志是无法做到的事,所以我们也许就会永远这样生活下去了吧。在这种情形下,我唯一的希望只有耶稣,也就是神的爱。如同神先爱我并从罪中拯救我一般,惟一的方法就是我要先去爱妻子与孩子们。我下定决心要先饶恕我自己,然后去爱妻子与孩子们,就如同神无条件地爱我一样。

  我决心要参与营会的服事,因为我相信要更清楚地认识耶稣,才能恢复家庭。虽然我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凭着社会资历站在台前带领赞美或担任司会,但我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我是一个身负重罪的人,所以尽量避免站在人前的服事,我所做的就是开车将与会者载至会场。在开车时所听到的与会者的见证,总是让我感到惊喜。

  那些并不知情的人,或许认为我只是个默默开车的信徒,其实当时的我内心并不平安。休战协议之后,我们夫妻分房生活。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却从不开口对话。我到厨房倒水喝,妻子就会停止洗碗到阳台浇花;我在客厅与孩子们一起看电视,妻子就会转而躲进孩子的房间。让孩子们看到这样的情形,实在令我尴尬。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