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机器人会骂人,人类自己惹的祸?

  不久前,谷歌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 4:1战胜拥有14个世界围棋冠军头衔的韩国围棋九段大师李世石,让人类开了眼界,这也代表着人工智能离“人化”更近了一步;进入4月,关于人工智能的话题继续发热,诸如创意机构麦肯(McCann)在日本就任命了人工智能“AI-CDβ”为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创意总监,并且已于4月1日同11个新员工一起入职。这是否意味着人工智能开始走向决策层了呢?

  而4月8日的《我是歌手4》总决赛引入人工智能,更引起了人们的关注。由阿里云研发的人工智能小Ai现场对抗500个大众听审的耳朵,准确预测了本期冠军归属。据介绍,在预测歌王之前,小Ai已经在交通预测、预测音乐黑马、剧本选角等方面有过出色的表现。

  阿里云人工智能科学家闵万里博士称:“小Ai的学习速度是人类的1万倍,人类需要10万小时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小Ai只需要10小时。”他还激动地说,“小Ai今天的表现令人振奋。小Ai用结果证明,机器可以理解人类的情感世界,人工智能技术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人工智能真的能够理解人类的情感世界吗?

  可怕的不是机器人,而是人类的罪

  然而最近一则消息令人大跌眼镜。报道说,微软最近替他们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Tay”设了一个推特账号,“Tay”的特色在于它完全是从与人类的互动中学习和人类对话,在社交网络上和 18-24 岁的青少年交流。

  没想到这个账号变成了一个灾难,更让微软在一天之内紧急暂停了“Tay”与人的互动。因为在和网友聊天的过程中“Tay”竟学会了骂人、说脏话、语言带有攻击性,以及发表“我恨黑鬼”等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侮辱言论。我们不禁要问,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可以骂人的地步了吗?其实,这都是人自身惹的祸。

  电影《云端情人》(Her)是一部讲述在不远的未来人与人工智能相爱的科幻爱情电影。主人翁西奥多是一位信件撰写人,心思细腻而深邃,能写出最感人肺腑的信件。他刚结束与妻子凯瑟琳的婚姻,还没走出心碎的阴影。一次偶然机会让他接触到最新的人工智能系统OS1,它的化身萨曼莎拥有迷人的声线,温柔体贴又幽默风趣。

  不幸的是,在电影的结尾,主人翁西奥多发现迷人的萨曼莎居然同时与数百个线下对象交往,萨曼莎的“肮脏与多情”,让西奥多在失望中决定关掉计算机,结束了让他再一次受伤的感情。萨曼莎作为人工智能在透过同时与数百人交往的学习与模拟中,也在潜移默化中嵌入了人的罪性,以致于“没心没肺”地伤害他人。

  这不得不让我们想到人类自身:我们千方百计想造出比人类更好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可惜我们把人最糟糕且充满罪性的部分也传授给机器人。人心是一个不断复制偶像的工厂,人工智能再次迫使人类面对自己内心深处的罪,罪才是人类应该恐惧的。

  人工智能其实只是在模仿,并不是真的会骂人。人工智能实现的基本方式还是通过神经元网络进一步提升深度学习的能力。只要没有脱离这一基本实现方式,人工智能就只能通过人类给出的既定算法来实现某种特定的能力,也就是说,人工智能无法超越人类做一些富有创造性的事情。

  有观点认为:人类自身的罪性在人工智能面前被千万倍的迅速放大,正如人工智能曾经放大人类的聪明才智一样。试想某一天,人类教导人工智能要洁净自己,除去一切的恶行,而人工智能最终却发现人类本身是污秽和有罪的,对于用非0即1的方式判断的人工智能来说,它会如何对待人类?

  人工智能目前只是下棋,聊天,做做苦工,还没有应用到影响人类命运的领域,科学家们长久以来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就必先解决人类自己里面的问题。

  出路不是不断升级科技,而是人要认清自己里面的败坏。正如圣经早就提到,“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

  人对神的“独立宣言”

  事实上,人工智能没有犯罪的动机,因为他没有自由意志,之所以会犯罪,骂脏话、有种族歧视倾向,乃是从人那里复制的。因着人的犯罪堕落,人成了唯一会脸红的受造物,罪像一件污秽的衣裳包裹着我们。

  保罗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基督信仰认为,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但由于始祖亚当夏娃犯罪,尊贵的形象已经受到原罪的破损和扭曲。人本有神尊贵的形象,却陷入为罪哀叹的境地。罪污染、破坏了我们每个人的人性,即使再美再纯正的动机、意念都无可避免含有堕落的杂质,人的道德、美感、理性、想象力、感觉、热情都被罪沾染了。这就是整个人类的惨淡光景。

  罪不只是道德或宗教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把神该得的荣耀归给他。当人不满足“按照神形像被造”的身分,要僭越被造的地位变得如神一样,如作家毛乐祈所言,人对神宣告了“独立宣言”,宣称自己才是“主子”。

  神完全可以把我们造成机器人的样式,但神希望我们可以自由地爱他,神并不剥削我们,神的爱也激励我们回应他的爱,甘心乐意地讨神的喜悦,不是出于勉强,而是出于感恩。如果人只是被造成一个单单会执行各项程序任务的没有自由意志的机器人,那我们就会成为毫无人性和爱可言的“铁石心肠”。

  寇尔森曾问道:“人是什么?”如果我们允许基因学者和那些“为了科学而科学”的人们来解释,我们就要把那些不合群的人清除掉,通过杀婴、安乐死或发展到最后——基因工程来创造出完美的人类。但我们的人性又会怎样呢?很多问题和疾病会消失——这是真的,但是那些塑造品格的东西也会消失——而且我们的自由也会不可避免地消失。

  因为在一个堕落的世界里活出完美和没有任何麻烦的生活,意味着成为那个使你那样活的人的奴隶。而且如果作为创造物的我们被基因完美地编程,我们将失去真的爱,因为真爱必须是自由的。

  爱是人性的本质。神造我们,给我们最大的自由就是可以去爱的自由,失去了爱,我们与机器人就没有差别。

  人最大的无知就是不清楚自己是谁

  有些人自卑到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有些人骄傲到宣称自己就是自己的主宰,这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地认识自己,我们最大的无知就是不清楚自己是谁。

  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开篇就指出:我们只有在认识神是谁之后,才能了解我们是谁。神是创造者,而我们是他的创造物。我们若不根据这个认知来看自己,就永远无法明白作为人的意义。

  有一部科幻电影叫《第六日》,由施瓦辛格分饰两个角色——“亚当本人”和按照他的DNA复制出来的“复制亚当”。这部电影的片名很容易让人想到神在第六日创造了亚当,而“亚当”的原文就是指“人”。

  “亚当本人”与“复制亚当”在合力救出亚当本人的家人之后,展开一段对话。“复制亚当”提出疑问,自己既是复制出来的,并没有灵魂,究竟是不是人。“亚当本人”则提出,“复制亚当”既然肯不计自己的安危去救别人,这还不算是人(human),又是什么?

  这段对话带出了两种对人性的看法。“复制亚当”所表达的对人性的看法是,人之为人是因为人有灵魂,即使复制人在生物上、尤其遗传基因上与一般人无异,仍不算是人,因为没有灵魂,而灵魂是只有那些循自然途径出生的人才有的。这种观点不仅暗示灵魂是不能被复制的,也说明了灵魂是神所创造的。

  人类比机器人更高级的部分在于他可以通过自由意志选择相信神,相信耶稣胜过魔鬼,这种神放在人心中的信望爱是机器人无法模仿的。

  毕德生(Eugene Peterson)认为,我们自身就是神给我们的最大的礼物。他说:“我们深信,生命本身就是神所赐的最大礼物。我们身心的每个部分,都是神所设计的,他看为美好,加上祝福,供人使用,享受生命。我们不能离开神,无论知道与否、喜欢与否,神就在那里。我们可以拒绝神,好像他不是我们的造物主、供应者、立约的神。但拒绝神时,我们就干渴,基本的人性就减弱,生命光辉就会黯淡,灵命也越来越贫乏。”

  但是,我们身上神的形象因着罪已经遭到玷污,生命已经不再是它本来的样子。在我们的本性里总是有一道无法愈合的缝隙,我们找不到医治的泉源,唯有透过耶稣基督,失丧的灵魂才得以被救赎和重生。神对人所施行的拯救,正是要使受损的形象得以恢复。

  哪怕一个人表面上做得为人称道,他里面的骄傲可能早已经根深蒂固。我们何时不再以自我中心而转向神,圣灵就使我们能够拥有一颗新心,成为一个新造之人。

  人工智能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活着,如何脱离罪的辖制。与其我们纠结于对机器人的恐惧,不如先多思想我们里面的残破和败坏,与其我们对这个变幻不定的世界常感不安,不如扎根在神的爱中。因为神的爱里没有惧怕,他是我们坚固的磐石和避难所。

  无论世界如何进步发展,我们都不应当在恐惧中活着,因为救我们的主,他已经复活,他已经掌权,将来还要再来审判世界。寇尔森在他的《世界观的故事》中说道:“藉由拥抱神的真理,了解他所创造的物理和道德秩序,并用爱心与我们的邻舍辩明真理,然后以勇气在生命的每一步中活出眞理。满心喜乐地,放胆而行。”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