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神爱世人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网络教会”真是“教会”吗?

自疫情流行以来,全世界的教会礼拜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大多数教会都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改为网络聚会,甚至停止了聚会。

也正是在这期间,“网络聚会”开始流行,他们开始在网络上组织各种学习,利用信徒拉信徒的方式,如同传销网络一样,很快兴起了许多形形色色的“网络教会”。

不少信徒也渐渐习惯了“网络聚会”,即使在教会重新开放以后,也不太喜欢回到实体教会聚会了。而且网络上流行的各种有关信仰的资讯,大家都可以按照自己的胃口挑选各种类型的网络组织方式和信息了。于是乎,原本就有许多不习惯委身教会的弟兄姐妹,也就越来越不喜欢回到自己的教会礼拜了。许多所谓的“网络教会”也就大兴其道了。

但“网络教会”真是教会吗?我们可以参加“网络教会”而取代传统的教会生活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厘清几个信仰的真理:

一、什么是教会

“教会”(Church, Ecclesia)这个词在圣经原文出现过115次。希腊文(ekklesia)的字义指的是“召出来”的意思。除了徒19:32,39,41的三次ekklesia以外,其余的110次大都译为了“教会”。

教会一词多数是指地方性的基督徒会众,而从来没有用作一建筑物。我们常常把这些会众合称为新约教会或早期教会,但没有一位新约的作者用 ekklesia 来指整体新约时代的,或者使徒时代的总体的“教会”。ekklesia是指一个聚会或会议,最普通的用法是指公民应召举行的公开大会,这个词基本是指某个地方的会众的聚会(如:徒十九39)。

因此,教会有着地方性的特点,比如耶路撒冷的教会,安提阿的教会,士每拿教会,非拉铁非教会。至于我们常常提到的宇宙的教会,并不是指一个空洞的形而上的教会,而是指所有归入基督名下的得救的信徒,就属灵的意义而言,都是基督的新妇,同属于基督。

教会有个特点,那就是使徒信经所表述的“圣徒相通”,即,之所以由某些信徒组成了一间教会,是因为地域性的关系让他们可以聚集相通来敬拜神。这个教会不分种族,文化,性别,因为教会本该是彼此相爱,同属于基督的身体,就联络成为一个教会。

教会具有 “大公性”(catholic)、“普世性”(universal),即普天之下,各个时代的教会都是接受自正统教会之教义,有使徒之统绪。同时,教会还有“地方性”(local),即,在我们各自的地方组成教会,同心敬拜,圣徒相通。

加尔文谓之教会之所以成为教会有三大特点:圣道之传讲,圣礼之施行,惩戒之执行。如果教会不具备这些特征,就不再是教会了。

二、“网络教会”还是教会吗?

回到“网络教会”的概念,网络固然可以成为教会牧养的一个重要工具之一,网络媒体的信息对信徒认识信仰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实际上,网络时代出现了许多优质的信仰资讯,虽然许多异端邪说和不法分子组织的网络聚会,但总体而言,网络聚会启蒙了热心信徒对信仰的探究。但网络是否能取代传统的教会组织方式,代替实体的教会生活,或者说我们要使用网络作为教会牧养的工具,还是干脆以所谓网络教会取代传统教会,就值得商榷了。

1、其“教会”建立的形式需要谨慎

教会的建立有个特点,正如保罗所言: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15:20)。也就是说,教会之建立应该是这间教会自身传道,使人认识基督,逐渐建立的教会。如果我们不是借助网络资源去协助教会牧养,不是建立在传福音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拉羊”,“偷羊”,“整编”其他教会信徒而组织网络系统上。建立了所谓他们的教会。这已经违背了教会建立的原则。

固然,教会不属于某个人,但教会的建立是有秩序的。圣经说: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10:14-15)即,教会的建立是受差遣传道而建立的教会,而不是拉羊组织的教会组织。如果教会建立不是通过耶稣那扇门——建立在耶稣教导之真理的原则上,那就是偷窃和抢劫。

教会之建立也是有统绪的,即耶稣拣选使徒,使徒栽培门徒,设立长老,代代传承。如果有人要取代教会的传承,以建立教会组织达成个人属世的目的,那就不是建立教会,而是分裂教会了。

据笔者观察,大多数所谓网络教会本质上并非持守大使命传道建立了教会,而是通过网络传销的模式,组织了一批信徒,借助网络系统到处“拉羊”,建立了一个所谓网络化的信徒组织。其目的并非大使命之完成和圣徒的建立。

2、其“教会”的根基值得商榷

如上述,教会代代相承自使徒的教训。教会的建立是有统绪的,比如,保罗为何不断为他的使徒职分辩护?因为使徒职分才能确定教义真伪,而使徒必须是由耶稣亲自带领的。保罗之宣称使徒的职份是因为他被耶稣亲自拣选,又经历了复活后的基督亲自的训练。那个经历完全符合使徒的条件。

如果一间教会不具有大公性,普世性,使徒统绪,我们就该谨慎其根基是建立在何处,何种目的之上。

3、其“教会”的生活值得商榷

笔者绝非否认通过网络牧养的教会不是教会,而是担心带着不同目的,以组织教会赢利式的网络传销式的所谓教会运作方式。如果不能履行教会的使命,实现教会的功能,其就是对教会本身的伤害。比如,所谓网络教会如何施行圣礼?如何圣徒相通?

教会生活应该是具体的,而非虚拟的。我们固然在条件不许可的时候通过网络交流的方式举行圣餐礼。但是否也可以虚拟的网络形式举行洗礼?笔者以为,我们要十分谨慎,不可僭越了圣礼的神圣性。特别不能把建立教会当做组建公司赢利。

4、其“教会性”需要解决

目前,所谓在网络上出现的许多“网络教会”一般都不具有教会的特征。教会之所以成为教会至少需要两大要素:

第一是教义层面,必须是建立在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真理之上;

第二是组织层面,教会体制必须建立在以耶稣基督为首的根基之上,有使徒,有先知,有牧师,有教师等等的五重执事之上;

如果教会之根基是建立在整编信徒,建立网络虚拟组织之上,就失去了教会性,其存在就不是教会形态了。

因此,对所谓网络教会我们需要格外谨慎,虽然网络已经日渐成为后疫情时代教会牧养的重要工具,但工具的本身取代教会体制,就需要格外慎重了。

三、小心“网络教会”的陷阱

“网络教会”是一个难窥全貌的现象。对于其兴起,笔者以为我们需要谨慎地思考几个问题:

第一、他们是传道还是在拉羊?

第二、他们是回应大使命,还是在建立自己的势力?

第三、他们是传福音还是播毒草?

第四、他们是建立圣徒还是聚敛钱财?

如果我们不能明确地清楚这些问题,就该十分小心,不要试图踏入泥沼的陷阱。

实际上,那些能阅读笔者这篇拙文的一般都不是非信徒,而是已然的信徒求知者。或者已经有过教会经历的信徒。如果你的教会是高举基督的教会,就该委身合主心意的教会。如果不是高举基督的教会,大可选择更适合的教会,而对深不见底的所谓网络教会,我们需要极为谨慎地避开。

据笔者观察,疫情期间在网络上最为流行的所谓华人“教会”在欧美多半是全能神,而其他语种的所谓网络教会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等yi端,远比正统教会要热心。

可见,对于“网络教会”我们要十分小心,不要因为好奇而陷入陷阱。

四、后疫情时代实体聚会停止时,我们能怎么牧养

最后,我们不难发现,疫情时期之所以令网络教会大兴其道,一方面是出于网络的诱惑,更多地是传统教会的牧养不力。后疫情时代,网络作为教会牧养工具必当是常态化的途径。而因为流行性疾病导致聚会封bi很可能也将是常态化。如何在后疫情时代牧养好教会?也许我们可以考虑以下方式:

1、善用网络工具牧养

牧养基本的内容包括:崇拜,证道,圣礼,探访,团契,关顾,feng献,传道,门训等等。当我们无法聚集的时候,网络就是必要的牧养工具了。

2、小组牧养

无论是疫情,还是某种特殊原因,大型聚会或会变得越来越不容易了。因此,我们可以化整为零,分片管理,小组牧养。

3、视像个别关顾

对于探访有困难的地方,或许可以通过一对一的视像进行关顾。

4、网络圣礼

基督教有两大圣礼:洗礼和圣餐。

疫情期间,大多数教会都采取了网上举行圣餐的办法。但对于洗礼,我们或许可以等到合适的时机举行。

总之,后疫情时代,我们可以用所有可能维系教会关系的方法和途径,来达到可能的牧养,维系教会与神与人的关系。

最后,“网络教会”的出现提醒我们需要善用网络牧养信徒。哪怕处境艰难,我们要有信心,疫情可以成为另类的机会,牧养好神的教会。相信上帝要我们经历的,也一定会给我们资源和力量面对。

网络+疫情时代,网络是教会牧养不可或缺的工具,但并非教会体制的代替者。网络无法替代教会的地方性,团契性以及其统绪性。因此,面对风起云涌的“网络教会”,我们需要谨慎地分别“网络教会”真是教会吗?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