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神爱世人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没有一个村庄能容纳人的灵魂

一个朋友在微信里发出几句诗:

在我的心里

有一个永驻的村庄

就像我的脸上

有一些妈妈的模样

这几句诗触动了我----哪一个从乡村出来的人,心里不藏着一个村庄呢?哪一个流浪远方的人,脸上没有一点儿妈妈的模样?

虽然如此,但那个村庄你还能回得去吗?哪个村庄足以容纳一个人的灵魂?

前几天,有个朋友从北京回老家,打来电话,说几个朋友在黄骅小城聚一聚。

这个朋友曾和我在一家报社工作,后来跳槽去了南方都市报。几年后,他去了北京,参与创办《新京报》,后来担任《新京报》副总编。

当人们期待他在新闻领域大展宏图之际,他却辞去《新京报》的工作,跳槽去了阿里巴巴。前不久,他又离开阿里巴巴,创办了一家财经媒体。

与那些安于现状的朋友相比,这个朋友有一颗躁动不安的灵魂,他的梦想在远方。

然而,不管他的梦想飞得有多远,却始终忘不了盐碱滩深处那个小村庄,他的微信头像就是自家老宅的土房。

他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曾经到这个小村庄去过一次。过了黄骅小城,还要走九曲十八弯的乡间小路,才能找到这个朋友的家。

在宁静的阳光里,这个小村庄显得那样安静。向日葵在篱笆墙内默默无语,窗棂上的日影仿佛忘记了移动。

他在酒桌上多喝了几杯酒,话里话外总离不开家乡的小村庄。他讲,自己的家庭条件不好,父母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一年到头只能吃上两次肉。但不管家里的生活有多难,父母咬紧牙关,一定要供他和弟弟把书读出来,能读到哪里就供到哪里。

而今他和兄弟都有了出息,但父亲却早早离开这个世界,母亲依然一个人在家种几亩庄稼地。他和兄弟多次劝说母亲,要把她接到城里去住,但老人坚决不同意。

我的朋友伤感地说,村上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城里买了房子,过不了二三十年时间,那个小村庄一定会消失了。

当地上的村庄消失了,那些出外流浪的游子们,他们将魂归何处?

地上没有永恒的事物。没有一个母亲,能够永远等待着游子;没有一个村庄,可以容纳一个人的灵魂。

如果只瞩目地上的事物,人生便是无尽的伤感和惆怅。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来自地上的印记,那是父母的爱。每个人的灵魂,都有来自天上的印记----至高者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你。

举目遥望的时候,可否想到,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座永不消失的城?

相对于人间短暂的爱,天上的爱更长久。这也许就是人们不安于这个世界的缘故。

在地上与天上,有一条慈绳爱索紧密维系。

有一条奇异的旅程,就是怀着对地上亲人的爱,却向着天上的家乡迈进。

把有限的爱溶于无限的爱,一个人便有了生命的张力,有了勇敢前行的方向和力量。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