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工作与竞争:五旬节指向的文化救赎(六)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描述神最初设计中的合作与竞争——如果我们仍然恰当地反映出三位一体神的形象,即爱,那么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我们要根据一个健全的标准来建立我们的观点,就必须从神本身和祂对我们本性的原始设计中获得方向。

然而,对许多人来说,任何关于神设计的完美世界的讨论都感觉很抽象,与现实生活脱节。无论我们如何猜测一个未曾堕落的世界中的竞争,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个世界实际上是堕落的。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现实,而且我们往往更强烈地感受到当下的破碎,而不是我们与我们的原始本性的联系——或者神在基督里为我们准备的荣耀的未来。

在目前这个邪恶的时代,经济竞争在实践中从来都不是完全合乎道德的,而且往往是以不道德的方式进行的。作为竞争性经济市场的参与者,我们的日常责任是确保我们以道德的方式参与竞争,并鼓励他人以对全人类的爱为动机进行道德竞争。

1.以十字架模式

道德的负担可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我们可能会努力以道德方式竞争,但我们的竞争对手可能不会。即使我们的竞争对手没有以我们拒绝的方式欺骗我们,我们也很难做到爱我们的竞争对手——把竞争当作合作来实践。它涉及到我们自己的努力和将我们的利益置于风险之中,这远远超过了传统上为经济竞争对手设定的行为的最低标准。我们可能会为以道德方式参与竞争付出高昂的代价。或者我们会发现,别人的不道德竞争剥削了我们,甚至使我们无法养活自己和那些依赖我们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十字架对我们的竞争方式如此重要的原因。十字架是回到三位一体神的圣爱的唯一途径。这种圣爱的形象正在基督里得到恢复,祂的死使神重新寻回我们,我们要效法基督,作为与祂合一的模式,这样神的形象也能在我们身上得到恢复。我们必须背起我们的十字架,每天以死来跟随基督(马太福音16:24-28)。

以十字架为模式的自我死亡,是基督教伦理的核心。约翰·加尔文称这种自我否定为 "基督徒生活的总和"。参与经济竞争,目的是使客户和公众受益,甚至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本身受益,这涉及到我们以自我否定为中心来开展经济生活方式。

当然,这种治死自我的行为直接违背了我们堕落本性的愿望。我们自己没有能力让自己符合基督的十字架。我们生活在圣灵的力量中,圣灵使我们能够像基督所要求的那样生活。

这始于对我们自身罪性的改造。邪恶不只是"外面"的经济竞争者,它是 也是”里面的",在我们的心中。由于堕落,我们自己已经开始憎恨我们的竞争对手,并希望以他们为代价来证明自己的进步。当我们寻求像基督那样自我牺牲地服务于他人时,我们就明白自己是神圣洁之爱的代理人,通过对他人的爱将这种圣洁之爱带入世界,成为被恩典宽恕的罪人。我们要谦卑地记得,是神赢得了对邪恶的所有重要胜利,而不是我们,这两者之间存在长期的张力。

话虽如此,邪恶当然也 "在那里",新约圣经强调了世界上邪恶的力量。关于经济竞争,堕落对我们可以期待的世界社会合作的深度和规模施加了很大的限制。当我们以充满爱和创造性的方式,并愿意为其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坚持合作的竞争标准时,我们就对世俗的经济意识形态发出了挑战。作为合作的竞争为多元社会提供了一种现实的方式,使个人和企业的经济活动朝着共同利益和合乎道德的目的发展。这将挑战那些把市场竞争当作偶像的人和那些否认以道德方式参与竞争的人。

我们已经强调,十字架恢复了神的形象和我们本性的原始设计。然而,十字架既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也为我们指明了退路。它不仅仅是恢复创造,因为它强调自我死亡是一种生活方式。十字架,以及圣灵使我们与之相适应的复活力量,使我们有可能从事自我牺牲的行为,并在今天的生活中积极期待神的国度未来的圆满。例如,我们可以选择帮助同事在一个有利于我们客户的项目中取得成功,尽管我们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导致该同事在我们之前被提升到一个新的职位。我们可以选择反对,甚至向外界透露我们组织中存在的剥削他人的行为,即使我们知道可能会因此失去工作。我们可能会选择为限制不公平竞争的法规奔走呼号,即使花时间这样做并没有给我们带来直接的价值。

2.五旬节指向的救赎

十字架不仅适用于我们的个人行为,也适用于人民和国家的行为。启示录21-22章显示神的子民作为 "万民"进入新耶路撒冷,这不仅仅是由其他没有联系和没有区别的个人组成的大集合。堕落的文化结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源于堕落(创世纪10-11),而这些文化结构得到了救赎,而不仅仅只是个人。作为国家,"各国 "聚集在一起,走在神的光中(启示录21:24),恭敬地将他们的荣耀和尊贵带到神面前,作为他们对神的献祭和服务(启示录21:26),并接受生命树的治愈能力(启示录22:2)。甚至各国不同的政治职务(启示录21:24)和不同的语言(启示录13:7)也仍然存在。他们将成为祂的子民,神自己将作为他们的神与他们同在"(启示录21:3)。过去对以色列的独特称呼(创世纪17:7-8,耶利米书32:38,以西结书37:27)现在适用于每个国家。

五旬节将我们今天的生活指向这个未来的现实,在这个现实中,文化结构将得到救赎。耶稣派遣祂的子民在圣灵的力量下 "使万民作门徒"(马太福音28:18-19)。为此,在五旬节,祂将圣灵浇灌在祂的子民身上,使不同国家的人有能力跟随祂,使他们的生活符合十字架的要求,不是消除他们的文化多样性,而是利用他们的不同文化作为门徒训练的工具(使徒行传2:5-13)。五旬节确立了发生在堕落的文化结构中的门徒训练,利用这些结构作为载体,通过它们来实践圣灵对福音的改造。

达拉斯·威拉德(Dallas Willard)写了很多关于教会为什么必须以这种方式对待文化结构的文章,他把这个想法提炼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句子。“门徒训练不是为了教会;教会是为了门徒训练,而门徒训练是为了世界。”

这一切都不意味着教会应该制定一个独立于门徒训练的文化课程。对基督的门徒训练是唯一的目标,任何独立于门徒训练的文化任务都是偶像。此外,我们始终需要对自己作为有限的生物——而且是有罪的生物——的地位保持谦卑。教会的作用不是颁布它所认为的一套全人类都必须遵守的敬虔的社会经济指令,而是装备神的子民,让他们学会如何以服务邻居的方式进行工作和竞争。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