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灵修笔记 >

原来是为这个缘故

大卫的死期临近了,就嘱咐他儿子所罗门说,“我现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当刚强,作大丈夫,遵守耶和华你的神所吩咐的,照着摩西的律法上所写的,行主的道,谨守祂的律例,诫命,典章,法度。这样,你无论作什么事,不拘往何处去,尽都亨通。耶和华必成就向我所应许的话,说,你的子孙若谨慎自己的行为,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断人坐以色列的国位。你知道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杀了以色列的两个元帅,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儿子亚玛撒,他在太平的时候流这二人的血,如同在争战的时候一样,将这血染了腰间束的带,和脚上穿的鞋。所以你要照着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头安然下阴间。”(王上二1-6)

我们读了大卫留给他儿子所罗门的这段遗言,不禁发生一个疑问──约押既是那样有罪,那样该死,为什么大卫不趁着他还在世的时候宣布约押的罪状,将他明正典刑,好惩一警百,却留遗命给所罗门,叫他杀约押呢?杀了两个好人的人不但不罹法网,而且还多年作元帅,怎么能服以色列众民的心?怎么能彰显神的公义?若说大卫不知道约押有罪罢,在这里他明明述说约押的罪。若说大卫因为爱约押不肯杀他吧,在这里他又切切嘱咐所罗门不要容约押得享天年。若说大卫因为约押权势太大,不敢惹他,我们念到大卫所写的那些慷慨激昂可歌可泣的诗篇,足可以证明他因为倚靠耶和华,什么仇敌什么恶人都不惧怕。若说这样一位大有信心投靠耶和华的勇士,竟怕他手下的一个元帅,我们也未免太轻看大卫了。那么大卫究竟为什么不自己杀约押,却留遗命与所罗门,叫他杀约押呢?我仔细查考大卫和约押两个人的事迹,我发现了一个缘故,大卫所以不杀约押不是因为他不想杀约押,乃是因为不敢杀他。他所以不敢杀约押就是因为他曾把一个把柄交在约押的手里,以致他一生不能向约押开口,声讨约押的罪。

“次日早晨,大卫写信与约押,交乌利亚随手带去。信内写着说,‘要派乌利亚前进,到阵势极险之处,你们便退后,使他被杀。’约押围城的时候,知道敌人那里有勇士,便将乌利亚派在那里。城里的人出来和约押打仗;大卫的仆人中有几个被杀的,赫人乌利亚也死了。于是约押差人去将争战的一切事告诉大卫;又嘱咐使者说,‘你把争战的一切事对王说完了,王若发怒,问你说,你们打仗为什么挨近城墙呢?岂不知敌人必从城墙上射箭么?从前打死耶路比设的儿子亚比米勒的是谁呢?岂不是一个妇人从城上抛下一块上磨石来打在他身上,他就死在提备斯么?你们为什么挨近城墙呢?你就说,王的仆人赫人乌利亚也死了。’”(撒下十一14-21)

约押接到大卫的信以后,虽然不彻底明白大卫为什么要借亚扪人的刀杀害乌利亚,但凭他那样一个足智多谋的人,一看完信就能明白这里面必定有些不可告人的隐情。如果乌利亚犯了什么罪,大卫可以明明的宣布他的罪状,在耶路撒冷将他明正典刑,或是吩咐约押将他杀死就完了。如今大卫既不在耶路撒冷将乌利亚明正典刑,又不吩咐约押杀死他,却叫约押把他派到阵势极险之处,使他被敌人杀死。不用说像约押那样饱经世故的人,就是一个平常的人也能看出来里面有些暗昧的事了。约押十分明白大卫是有意陷害乌利亚,所以他派人给大卫送信的时候,告诉那报信的人说,如果大卫发怒,就告诉他说,“赫人乌利亚也死了。”那个时候约押是否明白大卫为什么要杀乌利亚,我们虽然不敢确说,但我们确信及至大卫娶了乌利亚的妻拔示巴以后,约押一定十分明白了大卫要杀乌利亚的缘故。全以色列国内有多少人知道大卫这次所犯的罪,我们虽然无从调查,但我们确实知道,除了神以外,在地上至少有两个人完全明了大卫所犯的这可耻又可恨的罪。这两个人中一个是先知拿单,得了神的指示去责备大卫,另一个便是这个受大卫唆使杀害乌利亚的约押了。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大卫不敢追讨约押的罪。什么时候大卫追讨约押的罪,约押立时可以控告大卫。若是大卫责备约押说,“你为什么杀害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儿子亚玛撒呢?”约押立时可以回过口来责备大卫说,“你为什么杀害赫人乌利亚呢?”若是大卫定约押的罪说,“你用诡计杀人,你有罪了。”约押立时可以还口定大卫的罪说,“你也用诡计杀过人,你也有罪了。”若是大卫派人去杀约押,约押可以对那人说,“好,你杀了我以后,还应当去杀那个谋害忠良夺取人妻的大卫,才算公道。”约押明白大卫的心思,大卫也知道约押的意念。就是因为这个缘故,约押才能苟延了几年的寿命。

大卫怕约押,所罗门却不怕他。所罗门没有行什么恶事,将把柄交在约押的手中。约押能回过口来责问大卫,他却不能责问所罗门。所罗门未曾留无辜的人的血。所罗门有资格追讨约押的罪。一个自己作了亏心的事将把柄留在别人手中的人,和一个自己未作亏心的事,使别人得不着把柄的人,就是有这样大的分别。

我在这里又明白了一件事。我明白了为什么许多为神作工的人负着责备人的罪恶劝人悔改的使命,都是那样噤若寒蝉,看见千万人终日作恶犯罪,惹神的怒气,却缄口不言。虽然有时也发出一些声音来,但常是一些不关痛痒无补实际的空言,总不能一针见血,给人一种彻底的治疗。所以有这种情形,一个大缘故是因为那些传道人作的亏心事太多,留在别人手里的把柄也不少。一个为神作工的人在哪件事上有缺欠,他在哪件事上就不敢再开口;在哪件事上犯了罪,他在哪件事上就再不能责备别人。还有些时候一个为神作工的人在一件事上犯了罪,将把柄留在别人手中,他连别人所犯别样的罪也不敢责备。他责备人不当偷窃,别人就责备他不当行淫。他责备人不当忤逆父母,别人就责备他不当说谎欺人。如果一个为神作工的人有一样缺欠,就这样受它的牵制,就这样不敢开口责备人,若是他的缺欠不只一样,他的劣迹还有许多,更怎能为神作工呢?可叹!可叹!许多传道的人,许多教会的领袖是那样的虚伪诡诈,言行不一致,与人相交总是带假面,弄手腕;见利就跑到前面,见害就躲在一旁;凡事总想占便宜,得好处;妒贤嫉能,营私舞弊,扶强抑弱,谄富轻贫;有的人还有暗昧污秽的行为,纵欲行淫的劣迹;一切的行为生活都是与圣经上的教训背道而驰;这些人如何敢责备别人的罪恶?如何能劝人悔改?这些人跑到讲台上,若不说一些不关痛痒无补实际的空言,还有权柄说什么?这些人自己已经遍体疮痍,气息奄奄,其中有的人有没有生命还是疑问,更如何能给别人一种彻底的治疗?就是因为传道的人中间这种人占多数,所以恶人便听不见严厉的责备和呼召,也就因此越来越恶了。

为神作工的人自己若圣洁自守,使别人得不着什么把柄,纵使恶人因他所讲的道触犯了他们,因而起来反对他,攻击他,捏造恶事毁谤他,但他因为自己扪心无愧,自然可以照常放胆作他当作的工,讲他当讲的话。别人因为他实在无可指责,也就不能不敬重他,不能不惧怕他。他的见证并他所传的信息便有极大的能力了。

看见了么?神的工人们作工的能力的大小和他们品德的高低是成正比例的。越圣洁越有能力,越自省不疚越有权柄责备人。越多像神越多被神使用。神的工人们和一切愿意为主作见证的圣徒们都不可不特别注意这个原理啊!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