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从吴亦凡被刑拘到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谁在跳着“黑暗舞

在那无底的坑里,灵魂对生命的感知是微弱的光。那微弱的生命感知在对死亡的恐惧中挣扎,透过时空反射到现实,人们说这就是黑暗的舞蹈,其实,那是灵魂在无边的黑暗和无限空虚的煎熬中挣扎。在那里,没有纯真与善良,因为善良带不来一丝温度;在那里同样没有罪孽与邪恶,当一切只能透过狰狞获取存在感的时候,死就是不变的常态。

黑暗的那一边是光明。

既然黑暗站于光明的对立面,它就有了与光明平分秋色的欲望。在黑暗的世界,罪是最自由的公民。当黑暗借着光明中的阴霾进入世界的时候,就在渊谷和深沟之间,酝酿“欲与天父试比高”的意念,借着被他们诱惑和控制的子民,来展现他们的邪恶。黑暗用他们在地狱中经营的一切解数,把他们控制的对象,变成手中任意摆布的玩偶,用油彩抺面,以锦缎为衣,向世界昭然用金银伪装出来的华丽。

于是,我们这个世界有了一群这样的人们,他们高谈阔论,他们锦袍玉衣,他们花技招展,他们聪明艳丽;他们或为商贾,或为政客,他们或是富豪,或是贫民;极力地用他们可以利用的一切,表现着自我的虚伪与诡诈。然而,他们只是被那无形的绳索操纵着的玩偶,虽有光鲜的外表,却没有真正的灵魂。他们的灵魂被捆绑在黑暗的深处,在扭曲与痛苦中以挣扎为狂舞,他们从来没见到过光明,不知道自己需要来自天上的拯救,不知道自己需要脱胎换骨的新生。


画家/贾穹

谢幕了,我走回后台,心像没有了人的舞台,空空荡荡。

在舞台上,我是明星,漂亮的面孔、如簧的巧舌、灵巧的身段、优雅的身姿,使我吸引了粉丝们无数的目光,我或是引吭高歌,或是激情轩昂,或是扭捏走步,或是搞笑一场,就算是一个精彩的转身,也可换来掌声如雷,尖叫一片。

在聚光灯的照射之下,我脸上充满着笑容。我在笑什么?笑我用猫步量出来的浅薄,还是笑观众愚蠢中的痴迷?如此,如此,我忍不住对这个世界,极端地蔑视,如此,如此,我活着作为一个人,生不如死!

虽然如此,我还会披戴着聚光灯下的璀璨、套进华丽的衣衫和浓重的油彩。除了这日复一日的光华,我还能用什么来烘托我的人生?

谢幕了,我走回后台,心像人去场空的剧场,空空荡荡。

我无力地躺在道具室的一角,静静地看着工作人员走出走进、匆匆忙忙;忙乱的身影变成一串孤单的脚步,最后伴随着舞台灯光的熄灭,大门“哐”的一声被重重关闭,黑暗掩埋了我记忆中最后一刻的疯狂。

在黑暗中我的眼睛依然圆睁,只能从天窗的缝隙里,看到夜空的月光溜进来的微光点点。我盼望那光亮能移到我的眼球,或者能把我的心灵照亮,以激发我从里到外的麻木,激活我个人对真实生命的渴望!

谢幕了,我走回后台,心像深渊中的黑暗,空空荡荡。

其实,我只是一个被装扮美丽的牵线木偶,科技的发展,使得台下人看不到牵动我身体的绳索;当然,我也是口型的高手,我口的开合绝对和广播器里发出的声音配合无双。真可惜,我只不过是一个木偶,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一个全然像人并塑造成人的木偶,我无所谓个性,也没有什么自由,更没有思想;我生来就是为了任人摆布,人们看到的只是我在灯光下的光华,有谁知道其实是虚有其表,内心却是绝对的空空荡荡!


画家/贾穹

我第一次见到贾穹的时候,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这幅,以日本黑暗舞踏大师——大野一雄,与一个木偶构成的,以黑白为色调的画作。浓重的黑色,使寻常的白色也显得异常刺眼,生硬中透着恐怖,使人联想起以死亡为主题的黑暗舞踏。这是在黑暗与现实中看不到希望的现代人,违反传统及美学概念而创新的现代舞。舞蹈借着人身体不谐调的扭曲与舞动,直观地展现出隐藏在人们心灵深处的邪恶和丑陋。

黑暗舞蹈的产生,与日本战后的社会状况有关。广岛、长崎城市上空,那恐怖的蘑菇云,似乎无限地扩散,笼罩着整个日本的上空,亡灵伴随着人们的恐惧,猛烈、迅速地飘进人们的心灵,人们与黑暗共存,与死亡共舞。

日本以失败告终,天皇,作为太阳的象征,不得不同时退出民族文化与信仰的舞台。天皇崇拜,作为一种信仰,曾经给整个天皇时代的人,带来存在的意义。战后,虽然以文化的名义给天皇留了位置,但在人们心中,天皇的偶像已彻底破灭,留在日本文化之中的,只是那依然飘浮在空中的微尘。

大战的惨败,王权的倒台,使赖以生存的日本民众,一夜之间堕入未知与茫然,也悄然投射到人文和艺术。而黑暗舞蹈更是通过这一艺术形式,把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亡灵,通过舞台集聚在一个共存的空间,让人在黑暗与死亡中认清人存在的现实,和现实中同样黑暗没有期望的未来。人活着,生不如死,或者,人活着,生就是死。

近日,在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日本作为举办国,在全球冠状病毒无情肆虐的大前提下,以黑暗舞蹈的方式,重现黑暗与死亡这个主题。作品的创造者,或者希望通过这一主题的展现,引起人们对黑暗与死亡的反思,但最后,运动员擎着火种,走上祭坛一样的堆积物,点燃象征奥运精神的火炬,并没有给现场和世界带来面向光明的感动,存留在人们心中的,依然是挥之不去的黑暗、死亡,再加上由祭坛幻化出的黑暗之中的王者。


画家/贾穹

在贾穹的画作面前,我仔细地品味他如此描绘的创作意图。

以大野一雄为原型的黑暗中的主角,正专注地用几乎看不见的绳线,操纵着一个精致的玩偶,他玩得太投入了,从其表情可以看出,他已经因此而上瘾,且用舞蹈来表达他内心呼之而出的疯狂!

那木偶是小丑的形象。面容端正却呆滞。为了增强它作为木偶的特殊效果,脸颊上生硬地抺上比血鲜艳许多的红色。可木偶毕竟是木偶,没有骨头的身躯,让它得以伸展的,全然仰赖把它身体紧紧拴牢的那些绳索,而所有的人假装没有看见。

人物的背景是剧场后台的杂物架。其中一个物架上,堆积着许多被遗弃的玩偶,控制玩偶的线绳胡乱悬挂,像爬满藤蔓的癈弃的城墙之一角;而另一个物架上却空空如也,为正在和将要淘汰的玩偶预留了存放空间,也就是它们将来安息的处所。

我如何解读这作品在我心灵中产生的震撼呢?我想到了那本世界最著名的书,因为在那本书上写到: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魔鬼就是黑暗之王,它在这个被邪恶污秽的世界,捕捉与吞吃灵魂,把他们变成被操纵的玩偶,用完之后,再把他们甩向黑暗的深渊……这或者就是从黑暗舞蹈中散发出来的信息,是人们被黑暗蒙蔽时的疑惑,是人们面对永恒黑暗之前,发自内心的忧愁与恐怖。

如果我们从中领悟到了这样的信息,切莫因此而灰心,因为那本世界最著名的书既然解读了黑暗中的秘密,也必然为那些愿意走进光明的人预备了解药!

亲爱的朋友,黑暗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光明,如果您已经看到了黑暗,或者在黑暗中看了群魔乱舞,那么您就抬头看天吧,那里有光明,有真理,有在光明和真理中永生的父亲!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