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多次预警的暴雨终于来了

河南水灾给各地防汛敲响了警钟,多日之前,沧州气象部门就连续发出预警,一场暴雨即将到来。

几天来,我每次从坐落在市中心的南湖岸边路过时,都会看到有工人用粗粗的水管抽水。他们把南湖的水抽到下水道里,再从下水道排出城外。这样做,最大限度地防范湖水在暴雨时漫溢,影响市区安全。

天气预报说28日夜里有大雨。前天晚上,我们出来散步时,看到天空布满了乌云。但直到夜里10时多入睡时,雨也没有下起来。

昨天凌晨时,哗哗啦啦的雨声把我惊醒了。起来一看,雨水从北边的窗户潲进来,餐厅和客厅的地上湿了一大片。

天亮后,雨似乎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大,但时而迅猛,时而松缓,天上的阴云也越来越厚,像是要打持久战的样子。

快中午的时候,我的学生德梅和丈夫王欣从郊区到市里来看我们,给我们带来了自制的酱牛肉。

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大,我们留他们吃饭。因为无法出去买菜,午饭也很简单,只是热了热早晨蒸的包子,切了些酱牛肉。

吃饭时,妻子问起德梅的年龄,德梅说四十三了。我有些惊讶,她当年上中学时的样子,仿佛就在昨天。而我自己也已经五十出头了。

每每回首往事,总有一种“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我说,我们度过的每一刻钟,随即都会成为过去。包括现在我们吃饭的场景,很快就会成为人生的回忆。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是很短暂的,如果仅仅在这个世界寻找人生的归宿,难免会让人失望。人生不能仅为肉体活着,必须寻找形而上的意义。

午饭后,我们又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看着雨势稍小,他们就匆匆告别。我嘱咐他们要绕开铁路桥涵洞。

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打开微信,在朋友圈里看到当地朋友发的视频,市区道路已经积水,汽车在马路上行驶,如舟行水上,激起一片片水花。

忽然看到一个视频。视频播放的是巴西艺术家Nele Azevedo几年前放置在柏林音乐厅台阶上的1000个人体雕塑,与一般雕塑不同,这些雕塑都是冰雕。

这1000个人体冰雕,坐在音乐厅的台阶上,仿佛聆听音乐的真实观众。与真实观众不同的是,在摄氏23度的气温下,这些冰雕的人像渐渐地融化凋残,东倒西歪,消失了自己的踪迹。

看到这些融化的人体真是很让人难过。那些人肩并肩并排坐在一起,随着身体的融化,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残缺。有的人体歪倒在同伴的身上,而同伴却束手无策,只能眼看着大家一起渐渐地消失。

忽然想起几天前,一个在郑州地铁经历水灾的女孩的讲述。乘客们无奈地站在涌进洪水的地铁里,眼看着大水淹没自己和同伴的膝盖、胸部、脖子,眼看着有人倒在自己身边。

雕塑艺术家Nele Azevedo说,有人觉得雕塑应该永恒,而我的雕塑只留一瞬间,它们的生命短暂,可意义深远。

这其实就是人生命的形象写照,一个人的生命是短暂的,却可以拥有不朽的灵魂。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我们的生命也渐渐流逝。

但总有一些东西是不会消逝的,总有一些东西会留存下来,永远不会融化。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