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灵修笔记 >

我默然无声,连好话也不出口。

【诗39:2】我默然无声,连好话也不出口。

想要靠自己立志勒住舌头,其实是很难勒住的。即使一时勒住了,也未必就好,因为在勒住坏话的同时,连好话也一起都被勒住了。

真正靠圣灵管理舌头的,那是非常自由的,坏话能不出口,好话能自由出口。

【雅3:11】 泉源从一个眼里能发出甜苦两样的水吗?

泉源不应该发出苦水,但是,不能为了让它不发出苦水,就干脆把它堵死。因为这样的话,苦水倒是发不出来了,但是,甜水也发不出来了,那还叫什么泉源呀?那不就成了无用的死泉了吗?

像大卫此时的这种“靠自己立志管理舌头”的情况,今天在很多爱主的弟兄姊妹身上,也是常常能见到。

如果是一些不爱主的信徒,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想着怎样管理好自己舌头的问题,他们往往是想说啥就说啥。但是,那些爱主的弟兄姊妹,受圣灵约束提醒,不敢随便乱说话,也怕犯了论断人的罪。

有一次,在去聚会的路上,遇见了一位老姊妹,她是另一间教会的信徒,她似乎是有话想对我说。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过一会,她又想说出来,就这样反复的欲言又止。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地说出来了。

说的内容是她们教会一位同工犯罪的问题。说完之后,她还一个劲儿说:“求主赦免我吧,我又论断人了”。她认为自己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这就是犯了论断的罪。但是,如果不把这件事说出来,她心里又憋得慌。

那么这种情况到底属不属于犯了论断的罪呢?

确实有不少基督徒,对‘论断’一词的理解就是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条件是“背后”说人,另一个条件是说人“坏话”。他们认为如果同时具备了这两个条件,那就是犯了论断人的罪了。

如果这种理解是正确的话,那么,老约翰、保罗、主耶稣等人就都犯过论断人的罪了。

其实,圣经中对论断的评价,不是“当面说”,还是“背后说”的问题。而是首先 ‘说的内容是否属实’,其次,‘说的人是以何种心态说’的问题。

假如,某间教会中有一位同工甲,在弟兄姊妹面前讲了乙的罪恶。弟兄姊妹如果不理解的话,可能会说甲是在论断乙。

那么,究竟甲是不是在论断乙,我们首先看甲讲得是不是事实,还是他凭空捏造的,或是添油加醋了。

其次,要看他讲这件事情,是为个人私利,还是要攻击毁谤他人;他讲出来,是对他自己有好处,还是对教会有好处。

如果乙确实犯了那种罪,并且不悔改。甲若是不说出来,其他弟兄姊妹就不知道乙暗中所犯的罪,他们还会继续与乙称兄道弟、彼此交结,那么,就会给教会带来亏损。

【犹1:12】这样的人,在你们的爱席上,与你们同吃的时候,正是礁石。

【路11:44】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如同不显露的坟墓,走在上面的人并不知道。

在海上行船,最危险的还不是遇到冰山,而是暗礁。因为冰山能被大家看见,还好防备一些。但是,暗礁藏在水面以下,行在上面的人并不知道,等你发现的时候,这条船就已经被它搞沉了。

甲告诉你乙的罪恶,这不一定是甲要论断乙,因为也有可能是甲在提醒你在那里有暗礁,如果你继续在上面开船,就会受到损害。至于你听不听,信不信,这是各人的自由,谁也不能勉强谁。

就像保罗提醒提摩太要防备许米乃、腓理徒、亚历山大这三个人一样,保罗不是要论断他们,而是要让提摩太防备这些人。

首先,保罗讲的都是事实,一点没冤枉他们。

其次,保罗和这三个人没有什么个人恩怨,保罗也不是为要搞臭他们,让自己获得利益。

所以,保罗即使是在背后说了他们的“坏话”,也不是论断他们。如果提摩太自己也能分辨出来的话,就不需要保罗提醒他了。

因为那些人如同是暗礁,大多数人是很难分辨出来的。他们甚至有可能还会伪装出很属灵的样子,吸引别人靠近他们。

如果该说的话,我们也不说,这不是管理好口舌,而是在管理坏话的时候,连好话也不出口了。生命丰盛最重要的表现之一,就是对真理的平衡。

以色列分国后,北国第一个王耶罗波安在但和伯特利制造了两个金牛犊,然后,告诉北国的百姓不要再去耶路撒冷敬拜神了,就在他所造的这两个牛犊前敬拜就行了。

他为了能赢得百姓的支持,一定会编造出很多貌似合理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定也会惟妙惟肖的模仿耶路撒冷敬拜的方式。

但是,实际上,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心怀鬼胎的,这是严重犯罪得罪神的事。不过,老百姓大都看不出来,别人怎么带,他们就怎么跟着走。

在伯特利城里就住着一位老先知,如果说百姓看不出来耶罗波安所犯的错,这已经不应该了。但是,毕竟旧约时期,百姓也没有领受圣灵,也没有神的话语临到。

但是,作为一位耶和华的先知,他是一定能看出来耶罗波安做得不对的。不过,他就是连好话也不出口。先知就应该是指责罪恶的,该他说的他也不说,因为他知道要是得罪了耶罗波安王,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最后,神不得不从南国差遣一位年轻的神人过来,勇敢地当众责备耶罗波安的罪恶。果不出所料,耶罗波安听后大为恼怒,立刻吩咐人捉拿这位神人,幸亏神保护了小神人,才使他未受其害。

好话,既包括安慰人、鼓励人的好话,也包括指责罪恶的好话。当今社会上,作恶的人随处都是,但是,有一种职业还是会令恶人有所害怕的,那就是记者。因为记者能把贪腐官员、污染企业、行业黑幕等这些令百姓深恶痛绝的罪恶,向全社会曝光,借助舆论的力量限制这些恶人肆意犯罪。

但是,很稀奇的是,现在有些教会中的恶行,几乎变得比社会上更败坏了,原因就是在那些教会中,犯罪风险更低,甚至可以说是长期对犯罪分子一路开绿灯。

在世界上犯罪的人,至少还有鱼论监督能稍微限制他们一点。但是,在某些教会中犯罪,连鱼论监督都不被允许了。因为通过长期的罐输洗脑,已经将不允许指责罪恶的观念,强加在每个信徒心里了。

已经营造出了一种谁指责罪恶,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的氛围,就像上文提到的那个老姊妹似的,明明是要揭露罪恶者,倒弄得像是做贼似的惴惴不安。而真正的作恶者,却可以长期理直气壮的为非作歹。教会是罪人的集合,但是,必须是悔改的罪人。【林前13:6】 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