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我看到一只蝴蝶哲学家

芒种后的第三天了,乡村里已经开镰收麦子。运河边的羊肠小路两侧,茂盛的芦草生得又高又密,叶端生出尖锐的锋芒。

我从河边走过的时候,阳光热辣辣的。青草的气味是那样浓郁。直至遇到几棵枣树,枣花的香味盖过了青草的气味。

河边的一处花圃里,一个上了年纪的花农蹲在地里拔草,一只黄色的蝴蝶落在花农的草帽上。

那处花圃分为长条的两块,一块长满了月季,生出各种颜色的花朵,红的、黄的、蓝的、紫的、白的、黑的......

即使同一种颜色的花,也有深有浅,各不相同。再高明的画师,也难以调出如此丰富多彩的颜色。

在月季的花丛里,几只蝴蝶飞来飞去,仿佛在欣赏眼前的美景。是啊,美的事物吸引美,蝴蝶总与鲜花相伴。

鲜花是开在枝头的蝴蝶,蝴蝶是翩翩起舞的鲜花。法国作家列那尔想象更为奇特,他把蝴蝶比喻成对折的短函,正在寻找一个花儿投递处。

花农种植出如此美丽的月季,却没有闲暇欣赏,他蹲在另一块花圃里,清理着杂草。他把杂草清理干净,为的是种出更美的鲜花。他的怀里抱着青草,额头上流出汗水,也顾不得擦一擦。

一只黄色的蝴蝶,落在花农的草帽上。它没有像别的蝴蝶那样,在花丛中飞来飞去,而是长时间地落在花农的草帽上,仿佛呆在那里静静地思索。

我想,与别的蝴蝶相比,这只蝴蝶也许更有智慧,它是蝴蝶中的哲学家。因为它没有像别的蝴蝶那样,只知道欣赏眼前的鲜花,而是开始思考鲜花的来历。

别的蝴蝶看到的是姹紫嫣红的鲜花,而这只蝴蝶看到的是辛勤劳作的花农。

没有辛勤劳作的花农,就没有姹紫嫣红的鲜花。蝴蝶哲学家从一个花农身上,看到了这一片鲜花的来源。而这一片鲜花,几乎就是这几只蝴蝶赖以生存的整个世界。

一只蝴蝶思考一片鲜花的来源,好像是一个人思考这个世界的起源。一只蝴蝶落在一个花农的草帽上,表达小小的敬意。在蝴蝶的世界里,这也许是一件大事。

这只蝴蝶不明白的是,就如同它们的生命很快就会消失一样,这一片鲜花的生命也有消失的那一天。同样,那个花农的生命终有一天也会消失。花农与鲜花、蝴蝶一样,都是受造物,而所有受造物的生命都是有限的。

但这只蝴蝶死了,还会有新的蝴蝶出现;这片鲜花消失了,还会有新的鲜花出现;这个花农去世了,还会有新的花农来接班。个体的生命总是要消失的,但生命的传递永远不会消失。

在广袤的天空下,在宁静的运河边,各样的生命既生机勃勃又充满奥秘;既遵守秩序又相互效力.......这一切一切都在向后传递,直至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之外。

同样向后传递的,还有人类对智慧的的热爱和追求。我所看的一切,会让多少年之后另一个散步至此的人,同样感到惊奇和敬畏。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