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团契侍奉 >

有传道缺行道

对于中国教会的牧者来说,“讲道”自然是我们的本职,更可说是我们的“专业”。在农村里,你若是问基督教是什么,他们大概不太知道,但你若问“信耶稣”,就可能会给你一个很接地气的回应:“哦,信道理的?这个我知道。”他们将“信耶稣”与“信道理”等同,认为信耶稣的人一定是讲道理的。

“信道理”是中国基层基督徒最明显的标志。许多人因为信了耶稣,开始每个礼拜在教会里“听道”,有人很浅白地表达为“每个礼拜到教堂受教育”。因此,一般将信耶稣与听道、讲道、行道联系在一起。也就因为许多“信道”者真正活出了他们所信的道,从而很多人慕名而信主,以致基督教信仰在中国越来越复兴。笔者研究在1957-1978年的中国教会中,虽然受到“极左”路线的侵扰,许多基层基督徒仍然坚守信仰,以致在许多农村里,“信道”成为许多在极端环境中人们的出路,从而在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基督教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地复兴。

然而,在人数越来越多的中国教会,不免发现许多挂名的基督徒、迷信的基督徒,不明白真道,生命未改变,将信耶稣作为一种时髦,在教牧的队伍里也出现许多混进教会“宗教职业者”,在讲台上出现只偏重伦理道德,以致成功神学大行其道。令我们担忧的,就是在教会里出现极少数在道德上堕落的传道者。他们因受到金钱、权力、情色等方面的诱惑而跌倒,以致失去属灵的权柄。同时,他们的堕落成为教内外人的绊脚石,许多人因此而跌倒,对信仰产生厌恶,信心变得冷淡。更是令人纠心的,是教会因为相关的规章不健全,加上一些人情世故的影响,出现包庇犯罪者的个案,导致信徒对于教会领袖失去信任,造成信徒流失。

在越来越体制化、专业化的教会里,教会出现一些教阶制度,原本在官场上才有的“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状况,在教会里也照样存在。原本,教会应该有规矩、有次序,但若过分体制化之后,就容易出现一些延伸而来的问题与危机。特别是职位与薪金、奖金、福利、地位挂上关系之后,牧者及领袖就开始为着个人的利益而从原本纯粹的同工关系演变成“同攻”的关系。原本单纯为主、为教会而服侍的,很容易参杂着私心,甚至为达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我们可以肯定,这一定不应该在教会里发生,但我们却要说,这事却在教会里经常发生,成为一个事实。同工关系不再单纯,每个人都设一道防御墙,对每个人所说的话都要分辨一下是否会被“套路”,对自己所说的话真要考虑再三免得成为他人的把柄。在事工方面,大家几乎失去了同心一意去发展事工的动力,而忙于应付内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担心多做多错。

在每周讲道理的教堂讲台上,在被道理所教导下熏陶的基督徒身上,在蒙召做传道的牧者身上,人们看到的是“讲一套、做一套”、“明一套、暗一套”,讲道理的教会无理可伸,信道理的基督徒无理取闹,传道理的牧者两面三刀。虽然我们不能说这种事情在教会里普遍存在,但就算只像是一颗“老鼠屎”,它一定能够起到“坏一锅粥”的后果。任何时候,教会都不能忽略主耶稣“光”与“盐”(太5:13-16)的比喻,也不能忘记保罗“行事为人与蒙召的恩相称”(弗4:1)的教导,更不能无视雅各“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雅1:22)的提醒。

基督教信仰自门徒跟随耶稣开始就是一种“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生命之道(约一1:1-3),在很多人都期待“将耶稣叫出来给我看看才信”的时代,基督徒始终需要有基督而活的心志,目的就是能够活出基督,使人在我们身上看见“我活着就是基督”(腓1:21)的生命。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