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做光做盐 >

向LGBT者说“不”的糕点师再被告

杰克·菲利普斯是美国最著名的糕点师。人们一路将他送入最高法庭,希望迫使他为自己烘焙一款特制蛋糕。本周,他重回被告席,再次为自己拒绝定制一款蛋糕辩护,他说,这款蛋糕上需要附带一条与自己的基督信仰相违背的信息。

菲利普斯先生拥有位于科罗拉多州莱克伍德的“杰作”蛋糕店,他坚持传统的婚姻观和性观念。第一桩针对他的案子砸到头上,是通过科罗拉多民权委员会,当时是2012年,他拒绝为一个同性婚礼烘焙特制蛋糕,事后发现自己被指控基于性倾向的非法歧视。这次他遭起诉,是因为他不愿为一场庆祝变性成功的活动定制蛋糕。

“杰克正在因为自己的宗教信仰而被针对,”捍卫自由联盟总顾问克里斯汀·瓦格纳说,她在菲利普斯的第一场官司中保护了这位糕点师,并且一直挺他。“因为他不愿发表违反基督信仰的言论,他的敌人正在以法律为武器,试图惩罚并摧毁他。他们希望使法律成为消除文化的利器。”(消除文化,cancel culture,是一种现代形式的排斥主义,就是将一个人赶出社交或专业圈子。该词大多带有负面含义,通常用于言论自由和审查制度的辩论中。译者注。)

在“杰作”蛋糕房对科罗拉多民权委员会案的第一轮对决中(2018年),最高法院以7:2的结果判菲利普斯先生胜诉。但是,过程却显得太过狭隘,最基本的一点,该委员会对菲利普斯的宗教信仰表现出了“明显而又不合法的敌意”。(其中一名委员将菲利普斯所援引的基督教信条,与对奴隶制和大屠杀的辩护作比较。)法庭没有解决一个关键的宪法问题:政府能否强迫人们去创作他们从骨子里反对的作品,不管是一种言论还是一种艺术表达?

民权委员会继续上诉,但是当菲利普斯提起了对该州的联邦诉讼后,对方即于2019年撤诉。但斯卡迪纳女士紧接着又提起了个人诉讼。由于菲利普斯停止了他的签名定制婚礼蛋糕业务,他已经失去了40%的市场,这些诉讼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通过不住骚扰他使他屈服。

2017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开篇写道:“杰克·菲利普斯制作的蛋糕精美,称他为一名艺术家也毫不夸张。”身为艺术家,他辩称自己的定制蛋糕是一种语言,他不应该被强迫创作带有自己深深反对之信息的蛋糕。

在法庭诉状里,斯卡迪纳说,她想要一个生日蛋糕,而不是一个庆祝自己变性成功的蛋糕,她指控菲利普斯因为自己是个跨性别者而拒绝了她。但是她篡改了自己的故事,在她最早提交给民权委员会的文件中写着,她曾告诉蛋糕店设计制作一句话:“庆祝我从男性到女性的转变。”

“杰作”拒绝制作这款蛋糕之后,斯卡迪纳要求另一款以撒旦扎堆抽烟为标志的蛋糕,菲利普斯再次拒绝,同样是因为上面的信息。

“杰克并非因为斯卡迪纳是一名跨性别者而单独针对她,”瓦格纳说,“任何人需要带有那些信息的蛋糕,他都不会制作。”这是一位甚至连万圣节蛋糕都不会制作的糕点师,她补充说,但他服务每一个人,不管性别认同和性倾向如何。

至于斯卡迪纳为何想要一个主题标志为撒旦的蛋糕,除了向菲利普斯挑衅之外,并不太清楚真实原因。当被问到她为何定制撒旦蛋糕时,她说自己想相信菲利普斯是一个“好人”,并且希望说服他看见“他思想里的错误”,这是一种对你称之为“好人”的那些人的交易:改变你的思想,否则我将努力摧毁你。

好消息是,如果菲利普斯再次到最高法院,那里有一些鼓舞人心的最新判例。比如,在美国国家家庭与生活倡导者协会(NIFLA)诉贝西拉(2018年)5-4胜出一案中,法院判决加州不能强迫反堕胎危机怀孕中心张贴关于如何获得州政府资金支持的堕胎信息,事实上,这些信息是被这些机构排斥的广告。

回到莱克伍德,那里并不缺乐意卖给斯卡迪纳蛋糕的糕点师,上面可以附带着她想要的信息,瓦格纳指出。但是这不是重点,因为斯卡迪纳真正想要的,不是一枚蛋糕。她想逼迫杰克·菲利普斯说出他所反对的话,或者,如果他不照办,就逼他停业。

“今天是杰克,”瓦格纳说,“明天可能会是你。”

昨天,福音布道家葛福临在脸书上发帖表示,杰克是一位“谦卑、好心而又乐于关怀他人的人,身为基督徒,他相信自己有活出坚定信仰的权利”。葛福临呼吁大家为杰克祷告。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