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当今基督徒读圣经是为了实用

1980年,我是一名教区牧师,为教区的居民写书,在我最熟悉的地点、写给我最熟稔的一群人。

我们的教会位于马里兰州的山麓地区,有几亩大的地方,我们在那里扎营多年,在北美的荒野中度过漂流旷野的日子。我所从事的工作——尝试使耶稣基督的信仰,落实在和我一起生活的这群男男女女的生命当中;而我采取的是我知道的唯一途径,就是借着读经与祷告,祷告与读经。

我传讲并教导启示耶稣的经文,我和这群圣徒与罪人的混合体,也就是我的会众,一起祷告,为他们祷告,奉耶稣的名祷告。

支持牧养的两个信念

我的牧养工作,基本上以两个信念作为基础。

第一个信念是,我深信凡是信仰里的一切都可以活出来,我的工作就是使它落实。单单宣讲福音,或是解释福音,或是激起人们对福音的热情,是不够的。我要使福音活出来——每个部分逐一活出来,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上活出来,在卧室和厨房里活出来,在癌症和离婚的阴影下活出来,在婚姻中以及和孩子们一起活出福音。

在这样的牧养过程中,我发现我自己也必须活出福音,这使得这项使命更加艰巨。我了解这是需要花很多时间的工作,我准备长期抗战。那是尼采的一句话“恒久而专一的顺服”深入我的脑海中,最后成为我写作的《天路客的行囊》一书。

第二个信念是,我的工作主要和读经与祷告有关。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让基督成形在另一个人身上,我无力使门徒生活落实在任何一名男人、女人和小孩的生命之中。那是超自然的工作,而我不是超自然的神。

我的职责是比较卑微的工作,就是读经与祷告——帮助人们聆听上帝从圣经里对他们所说的话,然后尽我们所能,和他们一起在祷告生活中,诚实地亲自对神做出回应。

结果证明这样的工作极其缓慢。迟缓的步调,有时真叫我失去耐性,就尝试使用那些应许有速成果效的方法,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只不过搅乱人们的生活,而不是帮助他们专注在上帝身上。

在这样的时刻,我多半会发现自己妨碍了圣灵早就开始的工作,这时我会退回来,感到有些受到责备,退回来作我合宜的工作:读经与祷告;祷告与读经。不过,这个“与”字可能有些误导;读经与祷告并不是两个分离的实体。我的牧养工作乃是要使二者融合成单一的行动:读经祷告,或祷告读经。圣灵就是借着融合神对我们说话(读经)和我们对他说话(祷告),使基督的生命成形在我们里面。这样的融合正是我尝试在写作中做到的。

警惕迎合市场的“灵修”书

十七家出版社拒绝了我的书。他们对我说没有“合适的”市场;他们劝告我这样的书不合当代北美基督徒读者的胃口。后来美国校园出版社接纳了我的书,他们愿意冒风险出版,使我有一个立足点和自信继续写下去。

我就这样一直写到今天,在经过二十年和二十八本书之后,我仍然继续写作同样融合了读经与祷告的书籍,我希望能够鼓励那些开始跟随基督的男男女女,包括平信徒和牧者,并对他们见证这样的信念。

我注意到有非常多的人都在谈论写作关于“灵修”的书籍。我以为我了解他们写的东西,我很高兴有这么多志同道合者突然一窝蜂冒出来。结果证明我错了。我是一厢情愿地将自己的信念读进他们的兴趣里。我以为他们的首要关注是活出基督的生命;我以为他们对读经与祷告感兴趣,因为这是我所知道培养基督的生命,并使之成熟最可行的方法。

总的来说,他们并不是这样。这波“灵修”热潮,在基督教圈子和非基督教圈子持续燃烧,显然没有停止的迹象,但它们对于“恒久”或“缓慢”都不喜欢。

《天路客的行囊》这本书是我首次大胆冒险,也开启了我后来系列作品的特性。我觉得有必要阐明我所有著作里这条隐藏的主轴:读经与祷告的融合,是我们生活最佳的行路指南和激励。

基督徒如果一味热衷于“灵命”的加速成长,却不委身于读经祷告的途径,是不会有多少果效的。融合读经与祷告这条途径,事实上一定会获得历代圣徒一致同意。这样的途径并不特别困难,却需要殷勤操练,唯有借着缓慢地、富有想象力地、虔诚祷告地、顺服地阅读圣经,才能获得这样的融合。

这是历世历代虔诚的圣徒阅读圣经的方式,但是,今日大多数基督徒却不这样读经。当代基督徒的阅读方式是快速、浓缩、资料收集,更重要的,必须实用。我们阅读我们能理解的部分,我们阅读我们能用的部分,我们阅读我们以为现在就能派上用场的部分。“我们……我们……我们……我们……”一路到底。

四个重要的副词

假如我们诚心跟随耶稣,想要认真地在我们身上和环境中,活出上帝所赏赐的生命,就必须扬弃追随“我们”这条急流,而要逆势上游,使自己进入耶稣和他所赋生命启示的世界里。借着缓慢地、富有想象力地、虔诚祷告地、顺服地阅读圣经,我们才能熟悉耶稣所启示的世界。这四个副词每一个都很重要。

缓慢地。圣经所启示的世界主要和神有关,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世界,远远超过我们居住的范畴。我们活在被罪束缚的环境之下,大多数的时候只意识到自己的需要——我们的感觉和挫折,我们的渴望和想法,我们的成就和发现,我们的失败和伤痛。圣经却是那样长阔高深,充满神的慈爱与恩典,满溢着怜悯和奥秘所带来的惊奇,对罪毫不掩饰的揭露,以及审判的信息,发人深省。这是一个壮观的世界,我们需要时间来适应它的雄伟——我们根本不习惯这样的等级。我们住惯了小人国里的窄街陋巷——我们的眼睛需要时间调适。假如太快跳进经文,或者浏览经文的速度过快,我们将会错失大部分的真理。

富想象力地。圣经将我们包括进去,总是不会漏掉。圣经里记载的一切话语和行动,都隐隐包含我们的生活在内。要明白这点,我们必须以富想象力的方式进入圣经故事。我们必须将我们的对话、经验和思想,带进圣经故事里,观察自己在这样新的处境之下如何反应,随着故事进展,和角色一起生活。

长期以来我们养成一种坏习惯,总喜欢将经文浓缩成几个观念、口号、原则,或是断章取义的“经节”。忽略细节,略过难懂的部分,我们要的是可以掌握、不会令我们不安的定义。我们使圣经失去人性,将经文化为抽象的原则或“真理”,然后把故事重组,使它符合我们自己编造的生活情节。但是,圣经向我们显明:神显现并介入在存活着、会呼吸的人当中,就是和你我有着同样性情的男女。活泼思考的想象使我们能够跨越时空界线,带着我们完整的理智,进入神启示当时的不同对话和行动力,让自己熟悉圣经里所描述的背景时空。

虔诚祷告地。我们向来被教导阅读的目的在于收集资料,学校训练我们读书是为了应付考试。我们善于寻找事实,因为人们说“知识即权力”,书本上都是可用的资料,可用来赚取学位、修复引擎、保住饭碗、解决疑难杂症。然而,圣经基本上不在于提供资讯;而是神向我们说话的主要管道。我们称为“神的话”,这是神的声音——神向我们说话、邀请、应许、祝福、挑战、命令、医治。圣经主要不是强调神告诉我们一些事情——某些观念、某些事实、某些规则——而是神把生命说在我们里面。我们有留心倾听吗?我们回应了吗?我们必须用祷告的心态阅读圣经。

顺服地。顺服?我们很不习惯这个用语,因为我们成长的文化,极力主张人要掌管自己的命运。成千上万的书都在训练我们怎样使用——寻找资料、培养技能、精通知识、自得其乐……诸如此类。好心人士告诉我们,圣经也是一本实用的书,于是我们打开圣经,改写、编辑、筛选、归纳。然后选取实用的部分,应用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景况里。我们掌管圣经,当作是修补生命的工具箱,或是达成私人目标的指南,或是使沉闷的日子快活的励志小品。

但是,我们并没有聪明到知道如何使用圣经;我们也没资格那样做。圣经的作者将我们写进他的书里,不是我们将他写进我们的。当我们跟随耶稣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在他的书里。耶稣呼召我们来跟随他,我们或者顺服,或者不愿顺服。我们所要进入的是神广大无边的救恩世界;我们知道的太有限不足以去“应用”任何事情。我们的使命是顺服、相信地顺服、深信不疑地顺服,仅仅是顺服。

尼采死了,令他不屑的耶稣恒久活着

写作的时候,我有时会好玩地想象尼采站在我的书房,就是那位宣称上帝已死,如今自己已死了很久的德国哲学家。他对我的书架巡视一番,发现他写的句子,被用来当做一本书的书名。他知道那本书是我写的,笑了一下(虽然我很难想象尼采会笑)。他非常高兴,他那值得称道的句子“恒久而专一地顺服”,随着我的书迈进基督死后的第三个千年。

然后,他取出这本书,翻了一下。他生气地皱起眉头。这位古老的不信任任何神灵存在的人认为:基督徒高举那位软弱、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耶稣,藉他来使世界上较差的人口存活并繁衍,就是那些最软弱、灵性不健全、道德无能的一群人。这样做对文明的影响是有害无益,至终会毁了所有人;他以为他已经给了基督教致命的一击。

我喜欢想象他生气惊恐的模样,气到胡须冒烟,十分稀奇这群软弱、无能、起不了作用、不合格的人,竟然活到如今,而且继续在繁衍之中。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