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圣经里没有委身这个词,为何教会要强调它?

昨天,有肢体问我:“圣经里没有‘委身’这个词,为何教会还反复强调它?”

很有意思的问题!相信不少基督徒有这样的疑惑。同样的神学术语,最著名的是“三位一体”,圣经同样没有这个词,今天为何反而是一个人信主必须做的真理认信内容?

想起神亲口说的话语:“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我们如果将圣经阅读了千万遍,只是认识了每一个字,甚至背会了所有的语句,却并未进入一种又真又活的人神关系,那会是关乎生死的可怕事。

正如以色列人都识得“弥赛亚”这个词,等到弥赛亚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中间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讽刺的是,越熟悉弥赛亚这个词语的文士和法利赛人,越排斥弥赛亚本身,直至亲手将其杀害。

委身便是一种超越字句的真实鲜活关系,如果我们因为中文圣经没有这个词语,就否认这一重要关系,极有可能会在末日之际与再来的基督互不相识。

1、委身:不合时宜的陈腐旧词?

委身,动词,中文词意为:把命运交给他人主宰;女子托身给男子或嫁给男子。对应的英文单词commit相关释义为,献给(人或事);托付给某人,等等。

在被“无求于外的人文主义”(加拿大哲学家泰勒语)主导的世俗时代,自我主义以及附着其上的种种性别、种族平权运动,大行其道,如同去年至今的病毒,不断繁衍变种,美其名曰“与时俱进”。

“委身”一词在这样的潮流面前,显得格外不合时宜又扎眼,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他人主宰?谁又情愿将自我托付于人?

据新近登上热搜的《中国婚姻报告2021》,近年来,中国离婚对数和离婚率长期持续攀升。1987-2020年,我国离婚登记对数从58万对攀升至373万对。1987-2019年粗离婚率从0.5‰攀升至3.4‰。与之相对应的,是结婚对数和结婚率的下降,结婚对数和结婚率自2013年开始下滑。2013-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2020年同比下降12.2%。2013-2019年,粗结婚率从9.9‰降至6.6‰。

“结婚少了,结婚晚了,离婚多了”是媒体对这份报告的特点概括。报告中总结导致此现象的原因认为,“随着社会发展,新一代年轻人追求独立自由,认为婚姻是束缚,”其中特别强调,“尤其是女性自我独立的实现与自我意识的觉醒。经济发展和受教育水平提高给女性提供了更多就业机会,社会地位上升。……女性在高等教育群体中开始占主导地位。”

数据显示,2000-2015年中国30岁及以上未婚女性从154万攀升至590万;其中,2015年30岁及以上研究生学历女性未婚占比高达11%,远高于本科学历及以下女性未婚率的5%。

“经济独立使女性逐渐摆脱婚姻的束缚,更有底气承担离婚的不利后果。”报告中称,根据司法大数据报告,离婚纠纷案件数增加,感情不和(77.5%)、家庭暴力(14.9%)为主要原因。其中73.40%的案件原告为女性。

家庭破碎的原因中,有一个共同词语“独立”。年轻人追求独立和自由而选择不婚或晚婚,女性追求独立而选择离婚或不婚。总之,人们不再甘愿将自己完全融入一份关系,婚姻如此,职场亦然,教会也难逃其影响。

委身,已经沦落为“新时代”的陈腐旧词了吗?

2、上帝:彼此委身的完美榜样

当举世都要挣脱“委身”关系,削尖了脑袋争取自我的独立价值时,“自有、永有”的造物主却从未变更他自身对委身的重视和强调。

“圣父、圣子和圣灵,每一位都以其他两位为中心,崇敬他们,服事他们。……他们不是囿于自我,而是彼此舍己的爱,这是神的内在本质。每个位格都不会要求另两位围着自己转;每个位格都甘心环绕和运行在另两位的身边。”美国纽约救赎主长老教会牧师提摩太·凯勒在《十架君王》一书的开篇写道。

这是一段关于“委身关系”的极美的描述。凯勒将神的三个位格想象成相互成就的完美三一之舞,他们彼此相爱、彼此顺服;相互荣耀、相互祝福,亘古不变。

翻开圣经,正文第一页,神就展示了这样的委身关系。创世纪1:1中的“神”,在希伯来语中即为复数格,紧随其后“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这位自由运行的圣灵与神是所属关系(the Spirit of God),而神所说的话即道,并行其中。这说明,从创世之初,神的三个位格便一起参与创造。

到了新约时代,在耶稣受洗时,这三个位格同样临在:圣父从天上说话,圣子是道,圣灵如同鸽子降临。“基督降临,救赎世界,更新万有,同样是三位一体神的作为。”凯勒说。

因此,上帝是彼此委身的完美榜样,他从不会要求我们做一件事,却是他自己无法理解和掌控的;同样,他也从不要求我们做一件事,是超过了我们的能力且对我们毫无益处的。

神将人与他的关系做了多重比喻,有主仆,有朋友,有父子,还有夫妻等。这些关系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必须委身。仆人属于主人,朋友属于友谊,儿子属于父亲,妻子属于丈夫,在这些所属关系中,多一丝自我的独立要求,就会破坏一分信任与和睦,反之,多一点舍己,就会多一分彼此的成就。

神在这些关系中,主动做了委身的榜样。三位一体的完美自不待言。他在与人类始祖亚当的关系中、与大洪水后的幸存者挪亚的关系中、与以色列的祖先亚伯拉罕的关系中,都是主动立约并守约的一方。他委身在与人的关系中,创造、供应、护理,同时也命令、责备、管教,这一切都是出于一个核心:爱。他以爱委身于人神关系中,将自己的独生爱子也是他自己舍给了人类,从无限的万有中进入有限的肉体,“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能够想象吗?神竟然将自己的生命交由人来定夺,任由人将他杀死,为成就他与人立的救赎之约,他甘愿丧失了掌管万有的自由,忍受魔鬼的试探引诱,经受自己拣选之族人的排斥贬损,在各种人的嘲笑、侮辱、怀疑、背叛声中,背起十字架,一步步走向死地,落入阴间,继而因他全然无罪,胜过了死的拘囿,复活升天,以圣子的位格在圣父右边为人代祷,延续与人永不更改的委身关系。

为救赎世人,三位一体的神甘愿受苦至死,成就了一份至善至美的永恒委身关系。这份关系在神那“自有、永有”的特质中永不改变,不会随着时间衰退,更不会因过时变得陈腐老旧。

3、亚当:破碎委身关系的始祖

凯勒在《十架君王》中假设了一种情形:如果每个人都说:“不行,你得围着我转!”那会怎样?想一想,五个人,十个人,一百个人,同时出现在舞台上,每个人都要成为中心。如此情形,舞蹈不再。人们只能站在那里,对他人说:“你们围着我转。”结果,大家都只能一动不动。

这不正是如今人类活出来的光景吗?夫妻之间,彼此要求多于付出;朋友之间,彼此索利多于奉献;父母与孩子之间,彼此强迫多于理解。甚至教会内部成员之间,彼此冷漠与责备、压制多于彼此相爱。所以,在曾经共同营造的愿景面前,大家一动不动;在急需解决的问题面前,大家一动不动;在破碎的关系面前,大家一动不动。一切只等到放弃。

相对于放弃,委身显得更艰难,但放弃等于死亡,委身则带来生机和盼望。人类的始祖亚当,曾经委身在天父的关系里,治理伊甸园,没有矛盾、纷争、压力和羞耻。但是,当他接受了夏娃递给他善恶树上的果子并吃掉,就是选择了放弃对神的委身关系,因为他向天父失约了。

天父在园中行走时喊着“你在哪里?”亚当没有回应,意味着人神关系落入分离的死亡境地。随后,亚当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话音一落,他与夏娃的合一关系也已破碎。那个吟诵着“骨中的骨,肉中的肉”的男人,被责备,进而被驱赶。

回顾那段伊甸园内外的历史,亚当的问题便是自我。他渴望变得与神一样能够分辨善恶,哪怕神警告他“吃的日子必定死”。他不愿顺服天父,将自己的全部都交付对方,而是渴望独立、与神同等,结果便有了死亡的恶果。

如今的人类,延续着亚当的自我,一直贪食善恶树的果子不知疲倦,却太少有人羡慕生命树的果子。这成了历史以来一部不变的荒诞剧:人类渴望长生不老,却不要生命树的果子,反而从善恶树的果子里苦苦寻找,当然只能失望而归。

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从老亚当的性情里寻求悔改,重新回到这份天上人间最宝贵的委身关系里,才能越过生老病死的一切辖制捆绑,得以自由,进入永生。

4、耶稣:重建委身关系的中保

上帝委身于人神关系的最有力证明,莫过于他亲自来到人类中间,主动拆毁我们与他之间隔断的墙。

为了成就救赎之约,将人类重新归回伊甸园,上帝差遣圣子进入世界,正如约翰福音3:16所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这里的爱便是完美的委身关系。这里的独生子便是耶稣,是三位一体圣子的位格。他“本有 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 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取了人样式的耶稣,如同起初的亚当一般“甚好”且无罪,因此被称为“末后的亚当”,但他们之间有着实质的不同,就是耶稣全然委身于三位一体,全然顺服至死,全然爱神,全然以神为荣耀,毫无“强夺”之心,他胜过了善恶树的一切诱惑试探,成为生命树的果子给予人类。

这句经文里的“信”,便是人向神恢复委身关系的媒介。我们需要相信耶稣是神赐给人类的救赎主,他死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为的是赦免我们的罪,他死后三天复活,我们死后也必和他一样复活。这便是“因信称义”之信仰的实意。

耶稣复活升天时,将圣灵保惠师赐给我们,使我们向神的委身不是一种虚幻的想象,而是实实在在的关系,在我们生活的分分秒秒之间鲜活地存在着。

耶稣在世时,拣选了十二个人委身于他,这是人与神的有形团契。当他离世升天之后,这些门徒按着他的命令建立教会,圣灵在五旬节充满这间初代教会。神称教会为耶稣的身体,“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其中的门徒们都是这身体之上的肢体,这些肢体首先要委身于基督,具体体现就是委身于一间基督的教会,全然顺服于主,敏感于充满其中的圣灵的带领。并且要掰饼、饮杯,常常纪念主;其次要彼此委身,具体体现就是一起敬拜神、服事神,彼此相爱,并且被神差遣,见证福音,践行大使命。

耶稣作为人神之间的中保,圣灵作为神赐给人的保惠师,他们在完美的委身关系里,带动一切信神的人,必然渴慕这样的委身,在教会也就是基督的身体里,操练彼此相爱,彼此饶恕,认罪悔改,彼此扶持,彼此劝勉,接受治理和管教,建造信心,结出成圣的美好果子。

纵观中文圣经,虽然没有委身这个具体的词汇,却在字字句句里写满了委身关系。神看重这样的关系,胜过一切的言行。当拔摩岛上那位主所爱的年过八旬的老约翰,在整本圣经的末尾深情地写道:“主耶稣啊,我愿你来。愿主耶稣的恩惠、常与众圣徒同在。阿们。”他这一诚如所愿的呼求,便是全部身心灵都委身于主和主所托付的教会的情感凝聚和爆发。

二十一世纪的我们呢?听着钟表的滴答声,也就是渐行渐近那主耶稣再来的脚步声,还会随着世俗的潮流,轻看委身而离开教会、轻看委身而离开婚姻、轻看委身而离开肢体吗?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