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你在满足于网上敬拜吗?快回到教会吧!

经历了疫情大流行期间一段长时期的在线视频敬拜后,苏珊走进了自己委身的教会。

将她从沙发里拽起来回到教会的,是来自牧师的一份个人邀请,对方约她在敬拜结束后参加一场特殊聚会。

苏珊与其他会众之间保持着足够的距离,戴着口罩,唱了赞美诗。令她感到格外惊奇的是,能够再次与肢体们同心合意敬拜神,何等得力,在整个房间里都感受到了神的同在。

之后的聚会中,欢欣鼓舞的平安喜乐荡然无存。当牧师敞开分享2020年他和同工经历的困难时,苏珊的心沉入了谷底。牧师比她听闻的要坦诚许多。

牧者们失去了他们的百姓,他们需要他们的百姓。我们需要通过属灵上的鼓励来更新我们的牧者。

疫情肆虐了九个月,苏珊对牧者和其他人的灰心软弱一无所知。一周又一周的网络敬拜如水而逝,诚实地说,她从未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

苏珊如坐针毡,反思自己为何不早一点回来,她并未居住在高风险地区,而她的教会已经采取了专门的安全防护措施。苏珊意识到,正如其他许多人一样,起初她害怕回到教会,但是后来在舒适的家中观看在线敬拜,渐渐成了一种享受。

伴随着愧疚和对教会肢体们的爱,这次敞开改变了苏珊的内心。她愿意返回教会,在那里支持教会牧者和同工们,就像他们一直对其他人所做的那样。

1、冷漠加剧,有些人已抱团离弃信仰

在纽约北部,牧师吉姆·沃尔福德看着雪花飘落,回忆起过去一年的种种挑战,思考着美国教会的未来。沃尔福德牧师也在葛培理福音布道团(BGEA)参与服事,主要是为“决定美国之旅”(Decision America Tour)行程与地方教会建立联络。

在分享自己渴望广传福音的想法时,沃尔福德承认,对于牧师和同工们而言,过去一年格外艰难,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教会里空了一半的长椅。

“有时候,牧师们感觉自己就像被卷入了口罩之外分裂的世俗文化和政治分歧,”沃尔福德解释说,要努力将人们合一在十字架下。许多教会都已精疲力竭,而大部分在事工上都比COVID-19来袭之前更艰难。他还担心,冠状病毒正在加剧美国人对教会的冷漠麻木。

我们不得不面对被新冠病毒诱发的各种问题,“它恶化了已经存在于教会中的唯名论和不冷不热等问题,”他说,“还有对信仰、教会出勤人数、见证的漠不关心。”

这些忧虑通过数据被反映出来。一份巴纳研究(Barna study)报告发现,到2020年9月份,有五分之一的委身教会者表示,自从大流行爆发以来,他们没有参与过一次敬拜,不管是线下还是线上的方式。导致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在于,对健康的忧虑和技术不支持。

“我确信,有些人已经抱团离弃了信仰。”沃尔福德说。

2、亟需复兴,一切要从回到教会开始

在送妻子赶赴一场约会的路上,牧师布莱恩·斯托感受到一些问题正在爆发出来:许多基督徒都缺乏激情。

“的确亟需一场复兴,”这位佛罗里达州普兰特城的第一浸信会教会牧师说,“我们正在祷告,求神使用一切机会,真实地将会众的注意力再次夺回到对祂的寻求上来。”

一切要从回到教会开始,斯托强调。他同样在为BGEA的“决定美国之旅”事工服事,主要负责场地。

斯托很感恩的一点是,大约有70%的教会成员已经重返教会,其他30%的人则保持在线观看敬拜。

“作为同一个身体的肢体,我们齐聚一堂是必不可少的事,”他强调说,“那里有圣灵与基督身体的同在。”“有人在看着你的眼睛,给你送上温暖的祝福,使你知道他们正在为你祷告,他们爱你。同时,你也正在鼓励着别人。”

尽管斯托的教会在礼拜天接近了满员,其中仍旧有遗憾。“我们很大的困难在于,如何说服志愿者们回来服事,尤其是儿童事工,”他说,“大家说:‘不行’。”

但是,哪怕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挑战极大的时代,还是有永恒的得胜。在沃尔福德的教会,刚刚有六个年轻人在被朋友带去后,决志相信基督。

这件事使我们颇受激励,他写道。

“实体教会的涵义,不可以被解读为线上敬拜,”沃尔福德坦言,“你无法把神临在教会的方式,通过手机或者电脑来实现。”

他同时说:“不要误解,我支持科技,它在危机中的确为我们提供了便利。但是,作为一项普遍原则和不可回避的事实,教会需要共同聚会。”

“我们正在一起被建造成为神的灵居住的殿,我们需要相聚一起来为此做工。”他说。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