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我真是基督徒吗?约翰·欧文对得救确据的教导

也许对你来说,这个问题就像灵魂深处的阴影,威胁着你最渴慕的盼望和平安。其他人可能很难明白你为何有这样的感受。你有基督徒的所有外在印记:你虔诚读经、祷告、上教会聚会,牺牲自己的时间侍奉。你寻找机会与邻居分享福音。你没有隐瞒任何罪。

但“心中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箴14:10),心中的黑暗,也是如此。无论你外表多么顺服,审视内心,你会发现很多冲突的愿望和争战的野心。每一次敬虔的脉动似乎都夹杂着不敬虔的冲动;每一种圣洁的渴望都混杂着某些羞耻的念头。你不可能热切祷告,后来却不自傲。你不可能服侍,却不或多或少想得到别人的称赞。

你记得犹大和底马,他们的外表自欺欺人。你知道,许多人在最后一天会惊讶发现,自己敲着天堂的门,却听到缠绕人不放的这话:“我从来不认识你们。”(太7: 23; 25: 11-12)

所以,在睡前的静谧中,在一天的安静时刻里,有时在敬拜本身的过程当中,灵魂深处的阴影又开始涌动:我真是基督徒吗?还只是在自欺?

“在祢有赦免之恩”

有时,我们最迫切问题的最恰当答案,都已藏在几百年前的历史当中。尤其是在得救确据这问题上,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超越那些十七世纪的灵魂医生,就是那些清教徒的牧养智慧。

事实证明,得救确据这问题,是那个时代基督徒普遍纠结的问题,以至于约翰·欧文在他对诗篇130篇的精辟注释中,用了三百多页篇幅论述这话题,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是针对这一节经文:“但在祢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祢。”(诗130:4)

在神有赦免之恩,祂藉着耶稣基督的血和义,白白赦免,丰盛赦免,喜乐赦免的恩典。但欧文知道,有一些基督徒会犹豫,不敢相信赦免是不是给他们的恩典。他知道一些经常内省的信徒,因着自己内住的罪而伤痕累累,会回应说:“是的,在神有赦免之恩,但我看到自己里面有那么多黑暗,神有给我的赦免之恩吗?”

在某方面,欧文整本书都在回答这问题。但他在一个简短的部分,特别关注有这种疑惑的信徒——目的不一定是消除读者的每一个疑惑(这只有神才能做到),而是帮助读者从一个新的、更关乎恩典的角度来看待自己。

忧愁可以是个好迹象

一些基督徒细察自己内心时,只是为了要察究自己的罪。他们的自我关注似乎玷污了他们至尊崇的敬拜;他们不真诚的乐章似乎破坏了他们最佳的顺服。他们准备与大卫一同叹息道:“因有无数的祸患围困我,我的罪孽追上了我,使我不能昂首。这罪孽比我的头发还多,我就心寒胆战。”(诗40:12)然而,这样的忧愁可以是个好迹象。

欧文请我们想象一个腿麻痹的人。只要他的腿失去了感觉,就可以 “忍受深深的割伤和扎伤,却感觉不到疼痛”。然而,一旦他的神经苏醒,他就能“感觉到最轻微的割伤,并且可能认为这些刀割比以前更锋利。然而,所有不同之处,只是在于他有了敏锐的感觉而已。”(Works of John Owen, 6:604)

在基督之外,我们灵魂对罪的邪恶是麻木的。罪产生的内疚和后果可能时常伤害我们,但无论罪多么经常刺穿我们,我们都几乎感觉不到它的邪恶(如果真能感受得到的话)。然而,一旦我们的灵魂活过来,我们只要被一张纸划伤都会哀痛叫苦。罪让我们经历重担、压迫、忧愁,不是因为我们比以前更坏,而是因为我们终于感受到了罪的真面目:就是那戴在我们救主头上的荆棘冠冕,那刺入我们主肋旁的枪。

所以,欧文写道:“‘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比起‘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路18:11)’,是蒙恩和圣洁的更有力证据。”(601)我们为罪忧愁,并没有使我们失去进天国的资格,反而让我们看到主的安慰正在临到(太5:4)。

最重要的是你抵抗罪,而不是罪挥之不去

试探挥之不去,令人懊恼。要是罪少一点来烦我们,就会让我们不至于有如此多忧愁:要是内心的骄傲不会抓住一切机会冒头,要是愤怒不会因着最小的火花燃成大火,要是愚蠢的想法不是经常充满我们的头脑,那该多好。如果我们发现罪是如此坚持不懈试探我们,我们还能有任何信心,知道自己有得救确据吗?

欧文让我们来看彼得前书2:11,使徒说:“你们要禁戒肉体的私欲,这私欲是与灵魂争战的。”他评论道:“在这里,争战不是让人灰心,或温和的反对......乃是全力出击,使用诡计、阴险和暴力,让整个结局陷入危险。这些私欲就是这样与灵魂争战的。”(605)

罪与人争战——不是针对它俘虏的人,而是针对那已经从它权柄下被解救出来,现在在基督大旗下作战的人。那么当谈到得救确据时,最重要的是你抵抗罪,而不是让罪持续挫败你。或如欧文所说:“你属灵的状态,不是用罪对你的反击,而是用你对它的反击来衡量的。”(605)

罪可能如重担压制你,试探你,反对和压迫你。每一支撒但的军队都是这样。但是,你是否在抵抗呢?你是否跑上瞭望台,发出警报?你是否握紧盾牌,挥动宝剑?你是否努力、守望、祷告、紧紧跟随救你的元帅?那么罪与你争战,这可能就是你服侍基督的记号。

基督洁净我们的顺服

欧文写道,最敏感的基督徒,常常“发现自己内心软弱,自己所尽的一切本分都毫无价值……在他们最出类拔萃的人身上,如此混杂着自我、伪善、不信、虚荣,以至于他们甚至想起这些就感到羞愧和困惑。”(600)他们无论结出什么样的果子,似乎都盖了一层内住之罪的霉菌。

但往往,神在祂背负罪这重担的子民身上看到更多美德,比他们看自己有的更多。欧文说,要记住撒拉,即使她行事为人的时候不信,神也注意到这事实,就是她称丈夫为“主”——虽然在我们看来,这只是小事一桩(创18:12;彼前3:6)。所以,到最后那日,耶稣也会称赞祂子民所行的善,他们早已忘记,甚至没有觉察出来的善行(太25:37-40)。

当然,神说 “好,良善的仆人”,这与其是说我们做工的价值,倒不如是说祂怜悯的奇妙。天父把我们的照片挂在祂的墙上,是因为基督用祂自己冠冕上的珠宝装饰它们。欧文写道,

耶稣基督从他们身上拿走一切邪恶和不良的事情,使他们可以蒙神悦纳……祂把他们里面一切自我的成分都拿走,给剩下的加上香,献给神……这样,神接受一点点,基督让我们的一点点变得丰盛浩大。(603)

神只接受用耶稣的血洗净的行为(启7:14)。任何用耶稣的血洗过的行为都改变了,虽小,却光辉反映出“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西1:27)。因此,神用说不尽的恩典,“记得我们忘记的所尽本分,忘记我们记得的罪。”(603)

得救确据出于信心

欧文的最后一条忠告,可能会让心里对得救确据没底的人感到有违直觉。许多在得救确据上纠结的人,没有在心里感受到有某种保证,就是基督拯救的应许是给他们,就迟迟不敢全然投靠这些应许。他们想等到能找到一些可以献上的东西,才敢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但这把次序完全弄反了。

欧文写道:“在你没有变得强壮之前,不要下决心不吃干粮,因为除了吃,没有别的办法能让你强壮。”(603)我们等到足够圣洁,才把目光集中在基督的应许上,这就好像一个人等到变得强壮才吃饭,或者等到精力充沛才睡觉,或者等到变得聪明才学习。当代欧文的学生辛克莱·傅格森(Sinclair Ferguson)这样说:

相信生顺服,而不是顺服生确据,与相信无关。我们不能用顺服的努力强迫自己生出这样的信心,这样的信心唯独出于对基督更全面、更清晰的认识。(《全备的基督》,204)

培养顺服和得救确据的信心,唯独出于对基督更全面、更清晰的认识。我们如果等到变得足够圣洁,才亲近耶稣,那么我们就要永远与祂失之交臂。但我们如果就在此刻,并且从今以后每个早晨都来到祂面前,不论我们觉得自己有多无望;靠祂的血,而非靠我们的努力寻求被接纳,我们就能盼望,经过一段时间,发现自己的信心在更完全的顺服和更深入的得救确据中如花绽放。

但我们只有和欧文一样知道,“但在祢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祢”(诗130:4),才会来到基督面前。所有来到基督面前,信靠基督,接受基督的人,都发现在基督有赦免之恩。而你也不例外。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