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约伯记》:搁浅日子里的“弥赛亚轨迹”

《约伯记》是一卷古老的书,而其中的主题“苦难”自古就有许多人讨论。有人选择直面它,比如古希腊人认为,经历痛苦是到达他们所认为的幸福(eudaimonia)不可避免的过程;也有人选择解决它,比如对于奉行“最大幸福原则”的功利主义者(utilitarian);而更多人也许会选择逃避或遗忘它。

许多人常常带着挣扎和痛苦阅读《约伯记》,想从其中攫取它所散发出的一切光芒:上帝的性情、人的有限、苦难的意义、谦卑与信心……难怪关于它的注释书汗牛充栋。比如在许多基督徒熟知的《无语问上帝》中,杨腓力就提出:全书的目的不在苦难——痛苦时上帝在哪里?因开场白已交代过;全书的主题在信心——痛苦时约伯在哪里?约伯在做什么?又比如加尔文曾于两年内,在日内瓦讲了 159 篇关于《约伯记》的道,他视约伯为以信心顺服神的一个榜样。

虽然各家对《约伯记》的解经有不同切入点,但如果从“整本圣经皆以基督为中心”的角度看,理解《约伯记》的关键就在于它预言性地见证了耶稣基督的救赎性受难,即“基督离开荣耀的天堂,为我们的罪受苦,后又升高”(注1)。而这正是C.J. Williams在带给我无比的震撼的那本小书《The Shadow of Christ in The Book of Job》中所描绘的“弥赛亚轨迹”(Messianic Trajectory)(注2)。

《The Shadow of Christ in The Book of Job》
《The Shadow of Christ in The Book of Job》 Wipf and Stock Publisher

定义“预表”

作者开篇就明确定义了“预表”,这为后面所有对约伯预表基督的诠释作了铺垫。预表是一种很独特的解经视角,但常常被人滥用,因此作者引用了桂丹诺(Sidney Greidanus)在《从旧约传讲基督》(Preaching Christ from the Old Testament)中为预表给出的五个衡量标准:

1.必须是历史性的;2.必须是以神为中心的;3.在神学意义上而非表面细节上与原型构成深刻模拟;4.预表与原型之间必须体现出相当的升华;5.总是预言性的,应当与旧约的预言与应许关联起来理解,并且是后者的描绘(注3)。

约伯身上的“弥赛亚轨迹”

作者随后就在这五个标准下,将“如何从约伯身上发现‘弥赛亚轨迹’”娓娓道来。

到底什么是“弥赛亚轨迹”?它指的是“一种预言式的经历,从一个稳固的地位被驱逐,降卑到不配得的深渊,然后被神的手升高到比从前更崇高的尊荣中”(注4),而约伯正是在这一模式上预表了基督。

《约伯记》开头描述约伯是东方人中的至大(参1:3),而且神在魔鬼面前称赞“地上再没有人像他”(1:8)。约伯原有的理想人生受到神的青睐,然而,顺风顺水的日子一下子便沦为搁浅的日子。转瞬间,他从富庶变为贫穷、健康变为患病、生养众多变为孤家寡人。朋友们因他遭受的苦难便认定他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最后当耶和华开始发声时,约伯谦卑下来,至终获得了比先前更多的赐福(参42:12)。

约伯和他的朋友们
约伯和他的朋友们(Job and His Friends),Ilya Repin ,1869

约伯的经历具有某些特征,使我们的眼光不再仅仅停留在他的苦难,而是看到他所预表的基督。基督本来坐在宝座上“与神同等”,后来“存心顺服,以至于死”,最终被赐予“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 2:6-9)。这轨迹的末端是基督经历苦难之后比开始更加高升,这是因为:

“尽管基督是永生的神,祂在升天的时候却是作为神人(God-man)被赐予对全地的权柄,这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尊荣祂达成的救赎之工……作为那荣耀的神人、万国的君王、永恒的大祭司,基督永远坐在神的右手边,祂为百姓达成了救恩,经受了试验、被证明有义”(注5)

预表与救赎

作者认为在约伯的经历中,“有足够的理由看到约伯是基督的预表,约伯的人物描述的每个元素都在耶稣里有着荣耀的副本。约伯的家谱没有记载,基督则是在‘万有之先’(《西》1:17)。地上没有人与约伯同等,基督拥有‘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2:9)。” (注6)

同样地,约伯被朋友们指控为有罪也“是弥赛亚的影子在约伯身上的投射”(注7)。耶稣在地上办“门训班”的结果是得到一个叛徒、和一个否认祂的学生,以至祂在最痛苦的时候,得不到任何体恤安慰(参《诗》69:20-21)。耶稣因背负世人的罪孽而处于神的忿怒与咒诅之下,被审判时几乎所有人都认定祂有罪,喊着钉祂十字架。我们所依靠的神完全知道苦难是什么,不仅是因为神原本就知道万事万物,更是因为他亲身的体验。

从约伯的试炼中,可以发现救赎史即为“神与撒但之间不断的冲突体现在某个人的试炼与试探中”(注8)的过程,约伯从高位降至低微,经历了看似无尽的黑暗,虽然无法与基督的降卑相提并论,但也彰显了这一特点;而且从整本圣经来看,第一个亚当失败了,末后的亚当成功了,这之间的约伯则经历了与亚当失败、基督成功相似的试验。

当约伯说出“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时,他指的是那位“救赎主”(goel,“一个有着维系与维护亲属权益的正式义务的家庭成员”注9)。他指望那位救赎主将他从痛苦与神的愤怒中拯救出来,这同样也是福音的核心——神“同时是法官与救赎主”(simul ludex et Redemptor)(注10)。

最后神在旋风中,通过讲述创造之工来回答约伯。关于这一点,作者给出了完美的解答:

“如果约伯是基督的预表,那么神在他人生中的作为就预表了救赎的伟大神迹,是神最伟大的工作之一……约伯记整体将救赎之工与创造之工合在一起……像两根自然并立的柱子……对于一位公义的受难者的预表彰显了神在救赎中智慧的深度,而一系列关于宇宙的问题彰显了神在创造中智慧的深度。”(注11)

从高处降卑,看似失去一切指望却在最后得荣耀,这是约伯的故事,也是弥赛亚的故事。

著名的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曾在狱中先后寄了九首诗给他的好友贝德格(Eberhard Bethge),其中《基督徒与异教徒》(Christians and Pagans)的第二段是:

但有人亲近上帝,当祂苦闷凄楚,见祂贫困受辱,无可枕头无裹腹。

被罪恶压伤,受死亡痛苦,

基督徒坚定站立上帝身旁,当祂正受压悲苦。(注12)

透过这段诗,以及之前对《约伯记》的解读,可以深刻体会到基督为世人替罪所经受的痛苦,难怪作者建议《约伯记》应当与福音书放在一起来饱含热泪地读,因为它可以“作为一扇开往我们的主的心灵世界的窗口,体会祂爱我们到了代替我们受苦的地步”(注13)。

基督徒不时遭受着来自各方面的逼迫和重压,难免会经历搁浅的日子。在20世纪40年代的德国,潘霍华就面临刺杀希特勒失败而被纳粹处死的挑战,但他为实践信仰一生无悔、勇往直前。他临终时曾说:“这是结局,然而对我而言,却是生命的开始。”潘霍华和约伯的故事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当因基督而承担痛苦时,我们也必须相信将来应许的荣耀,才能让我们有勇气直面苦难,“……存心忍耐,奔那摆在……前头的路程”(《来》12:1)。

注:

1. C.J. Williams著,乔兰山以妲译,《约伯记中的基督》,p14,Wipf and Stock出版社,英文版于2017.3.10出版

2.同上,p4

3.同上,p10,作者转引自桂德纳(Greidanus),《传讲旧约中的基督》(Preaching Christ from the Old Testament),p256

4.同上,p21

5.同上,p22

6.同上,p27

7.同上,p35

8.同上,p29

9.同上,p57

10.同上,p58,作者转引自阿什(Ash),《约伯记:十字架的智慧》(Job:The Wisdom of the Cross),p216。

11.同上,p67-68

12.周学信着,《踏不死的麦种》,p126

13. C.J. Williams著,乔兰山以妲译,《约伯记中的基督》,p72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