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牧者不是追求凡事正确,却要先活得真实坦诚

最近收到两位牧师发来的信息,其中谈到的事情引人深思良久。

一位老牧师的信息提到一个教会的牧者,起初向他应承了一个服事计划,后来等牧师和对方沟通时,被告知时间已经被其他计划占去了,而此时的老牧师已经人在路上,这意味着他接下来的全部计划和行程都需要重新调整,还要浪费许多人力、时间和财力。“对方竟然一句道歉都没有,一个牧者怎么会这样对待服事?岂有此理!”老牧师说。

另外一位牧师给我谈到新近经历的让自己心力交瘁的事情,就是十一年前自己奉献出房子给一间教会使用,最近只身前往收拾烂摊子,“那房子住过多少人?同工都哪里去了?”收拾房子的当晚,这位牧师在黑漆漆的夜里拖着疲惫的身体找吃的,体会到一种“心要死了”的感觉。

回复信息:“这就是可悲的人性。求主怜悯!”我想起刚刚读过费兰度所说的:“我的伤害和愤怒来自我所服侍的人,那些伤口会更深。”当然,受伤最深的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受伤至死,依然爱我们这样的罪人,我们既然是他的门徒,立志效法他,也必然走这样的十字架道路。来自人的伤害,都透过十字架上钉痕的手得以抚平。

言归正传。所幸两位牧师都服侍多年,经验颇丰,很快就在神里面将事情消化。接下来要分享的,是这两件事暴露出来的一些教会和牧者的深刻问题,这些人因着信仰而盲目乐观地自认为得着了天堂的门票,以至于悔改越来越停留在口头上。

这就造成了令人不解的结果,就是一些牧者总要追求凡事正确,即使错了也不面对不道歉不补救,殊不知,长此以往,当一个社会都在倍感诚信可贵的时候,一个以神的仆人身份自居而承担牧养灵魂之职分的人,却沦落为一个完全不靠谱的生命。他们带着这样的生命,一边在讲台上讲得眉飞色舞,一边在讲台下生活得随心所欲。

其实信主以来,我也遭遇过不少类似事情,其中一件关乎一位名声在外的传道人。他到大陆开会期间,受邀接受了我的采访,其间有录音,有拍照。整理录音并成稿之后,我如约把稿件发给他过目,之后就安心静候结果,因为我考虑到牧者都比较忙碌和辛苦,选择尽量不打扰对方。

可是,这一等就是三个月,只好发信息询问,对方回答自己太忙,没有时间看稿。继而又是三个月,对方依然回答太忙。当第三次询问,对方依然说自己太忙来不及看稿之后,我选择了放弃,他也就此再无音讯。我此刻已经完全不再相信他在采访中所说的见证,他在我面前活出来的见证是失败的。

诚实地说,我近十五年的职业媒体人生涯中,各种情况都经历过,但没有一个接受专访的受访者是以这样随便和不负责任的方式对待采访。如果这位传道人看到了这篇文章有话要说,请不要犹豫给我联系,我依然愿意倾听。如果最终证明是我的问题,我愿意向你道歉,也会感谢你给我们彼此一个澄清的机会。

还有一位在美术圈里颇有分量的画家,前两年,经人介绍,在他的个人画展上认识,当时他流露出来的谦卑、安静很打动我,相约离开之后约时间采访并刊发他的见证。回来之后,他主动和我约过两次,都因他个人临时有事取消了,但他都会告知事后会再和我约时间。之后,还在我等候的过程中,他竟然没有了音信,我想也许是他年纪大事情多,就主动联系一下,才发现彼此已不再是好友。我反思良久,是不是自己哪些微信言行触犯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我来面对我的十字架,他去面对他的神好了。

事后得知,这名画家表示自己从不委身任何一间教会,不需要聚会。但他身边的拥趸甚多,且多推崇他所谓独创的一套“道成肉身”的画法,常常专门为他举办画展和研讨会。我很疑惑,这群人中也有常常游走于各教会进行艺术与信仰讲座的人,难道都默认这样的生命是跟随基督的门徒的生命?难道没有一个在意他的灵命究竟如何?恕我肤浅,我很难想象一个从未有教会生活的基督徒,可以用他的生命和画笔来荣神益人。相反,“瞎子领瞎子”的话,不正是对着这样一群人说的吗?

昨天写这段话时,一再提醒自己慎重,要先省察自己里面是否有抱怨和血气。我想,至少在写到此处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平静的,很盼望这位画家本人能看到并有所反思,也许他身边的人看到这里,能够出于爱神也爱人如己的心,劝勉他真的敬畏神,过荣神益人的生活,以免成了自己领域的假师傅。这更提醒我自己,忙于做再多的事工,若没有敬虔爱主的实意,没有活出来的十字架上的见证,一切就都是草木禾秸。

忍不住反思一些教会讲台所传递出来的信息:人都是有罪性的,当你看到牧者的问题,不要声张,更不要议论,你就为对方祷告就好了,每个人的问题自然有神负责。这样的结果就是,牧者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会众的生命虽然受到极大影响,却依然强颜欢笑地死扛着,表面一片和平,实则败絮已充满其中。这是一种极大的愚昧和羞耻。当然,指出牧者问题的人,首先要省察自己里面有没有自我的血气和苦毒,要经历过在神面前的祷告,以免成了以梁木之眼观别人带刺之身的愚昧人。

对于牧者而言,最需要的不是粉饰出一个完美的形象,相反,我们最需要的是用生命和行为承认自己的败坏和软弱,却因得着了神的恩典而欢喜快乐,他服事的全部喜乐都只来自于一个理由:拥有神。他首先是一个主动愿意认罪并悔改的人,而不是一个用信仰作为装点门面的资本以便去教导别人的人。

基督徒中间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有了信仰之后,反而降低了对自己做人的基本要求。当你指出一个人明显伤及他人的问题,对方不道歉不申辩,轻描淡写地说:“我并不完美,我也是一个软弱的罪人。”那种口气和神态像极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一个基督徒,尤其是牧者,如果发自内心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一定会为自己对别人造成的伤害难过痛悔,却不是举起“罪人”的身份标签,为自己的罪找到一条出路。这样的信仰,是自我败坏的遮羞布,却不是救赎罪人的窄路。

基督徒还有一种伎俩,就是明明自己错了,却不低头承认自己的错误,转而说是魔鬼的攻击。记得唐崇荣在一次讲道中说:“上帝看见路边有一个魔鬼在大哭,就问它为什么哭,魔鬼说:‘那些人犯错误,明明都是自己的罪,却口口声声归咎于我。’”大笑之余,发人深省。这些基督徒终于为自己的问题找到了门路,不认识神的人犯错了还会痛心疾首地说一句:“我不是人!”这些基督徒却学会了:“那是魔鬼干的!”

笑话归笑话,真理来不得半点含糊。既然接受了耶稣作我们的救主,那么,当我们说自己是一个罪人,就一定是发自内心地承认这一点,每一个毛孔都服服帖帖地接受这个身份。然后才能被圣灵充满,活出带有悔改果子的生命。

从救赎意义上讲,信仰的确是我们罪人的遮羞布,神主动用自己的宝血蒙上了我们的败坏,将一切信祂的人算为义。但从我们被救赎者的角度,却绝不可以理所当然地将信仰作为自己的遮羞布,相反,要把信仰作为直戳个人种种罪污的刻刀,任由神的手来雕琢自己。这样才能真的得着真理里来的自由释放。

请务必相信,这里不是要求牧者毫无错误。不!恰恰相反,而是盼望牧者坦承自己的所有罪疚和错误,但不是躲藏、逃避、闪烁其词。牧者也不需要追求凡事都正确,但一定要首先活出真实坦诚的生命。我们在神面前是个破败的罪人,在人面前也是;我们在神面前蒙了极大的救恩,在任何人面前都不会改变这一点。我们的信心见证不在于我们的努力,更不在于自我极力地隐藏于无花果树底下,乃在于我们对耶稣基督的绝对信靠和追随。

当然,我们需要永远存着的一个信心就是,即使有各样不可思议行为的牧者和基督徒,神的工作从来都不会耽延,祂知悉一切,掌管一切,也必成就一切,这是我们服事唯一的理由和盼望。同时,无论见到怎样的牧者和基督徒,我们都没有审判的权柄,更无对耶稣基督灰心失望的理由,相反,我们应更加谨慎自守,警醒祷告,知道自己在怎样混乱危险的世代里,何等需要救主的怜恤、宽容和忍耐、坚固!

最后,鉴于批评者要更谨慎自己的口舌和生命,我们还是要回到个人与神的关系深处。当我们看见任何人的问题,都是神在提醒我们自己的生命中,随时会有比此更严重的问题。相比任何人的软弱,我们都更软弱。因此,让我们靠着加给我们力量的神,先活得真实坦诚!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