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保罗灵里燃烧的火,要把整个世界带到耶稣脚前

春节过后,常常想起卡尔·亨利的小书《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文中称“不安的良心”),于是打开重读,再次经历良心被重锤击打一般的不安。不可否认,我这个人信主以来,积累了太多太多使基督蒙羞的恶习,深感不可东张西望,而必须归回主耶稣和他门徒同在的时代,回到使徒时代,深深向下扎根!本文是阅读本书过程的部分笔记,文后附有一些书摘。愿我们从不安走向赐平安的主,坦然四目相对!

《不安的良心》:福音派的窘迫,不能以突出别人的困局来掩盖。

约瑟的家:从去年的疫情,到今年的美国大选,再到气候变暖等种种灾难的频发,基督徒群体中兴起了种种对末世论的理解、期待或渲染,按着其中的一些论调,是站在岸上的观众对溺水者怒其不争的斥责,甚至是谩骂,以及对自我得救的洋洋得意。但是,当我们面对神要首先从祂的家中开始的事实,就该发现,充斥在现代福音派内部的世俗化等种种问题,才是我们当务之急该面对的。

解决世界的困局,必须要建立在我们对耶稣基督绝对的相信、跟随和效法的基础之上。

《不安的良心》:令自然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当他们为世界新秩序忧心忡忡之时,新教基要主义却毫无社会热情。由是观之,基要主义反成了现代的祭司和利未人,对受苦的人绕道而行。

新约教义没有排斥一个与世界状况紧密相关的福音信息。保罗灵里燃烧的火要把整个世界带到耶稣的脚前。

约瑟的家:我们对福音的不求甚解和在行动上的漫不经心,使我们在这世界急剧堕落的时代里,反而活得不冷不热、麻木不仁。我们的生命里有比不读圣经的世人多了一套关于圣经的似是而非的论调,除此之外,不如世人勤奋求知,更不如他们对专业主义的追求精进。

环顾这个时代,不得不承认,我们活得更像比佛系青年更虚无,比中年危机群体更无力,比孤独老年多一些阿Q的自我安慰的怪类。我们既不像初代教会的使徒,也不像中世纪的修士,同样不像清教徒,甚至不像离我们距离最近的马丁·路德·金,不像葛培理,不像巴刻,不像大卫·鲍森,等等,我们不像他们任何人,但我们常常像他们的评委,随意指指点点,然后,我们和他们就没有了任何关系,也和世界没有太多关系,和受苦的人更没有必要关系。

相比这个世界的改变,我们更在意生活得舒服惬意没有挑战,所以,各种婚姻辅导、亲子辅导、职场辅导、心理辅导充斥着基督徒的圈子,讲的和听讲的人,都陶醉在一些迷人的自我完善怪论中,这种怪论里,耶稣基督是关键时刻的出场明星,圣经话语像是口干舌燥时的薄荷糖,其他就都跟着各自的感觉走。在这些怪论面前,保罗的神学观就像异端邪说。

我们急需要悔改,归回耶稣并使徒时代的古道,才能“找回起初的爱心”,才会活出有异象的福音生命,才会有盼望。

《不安的良心》:基要派对社会弊病的抨击是口头多于行动。福音派的社会行动一直显得很不稳健,并且常常是应急性的。

约瑟的家:我们说得多,行得少,不是因为我们掌握的理论太多,恰恰相反,是因为我们没有生命中的神学,没有圣灵的充满,没有效法耶稣基督的热忱。我们的行动总是心血来潮,没有系统性、稳定性、持久性,不是因为我们的激情所致,恰恰相反,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真的认识神、认识耶稣、认识圣灵。

从圣经里看,从挪亚、亚伯拉罕、摩西,到彼得、约翰、保罗,他们的一生是日益稳健、坚定、热情的,不管是面向眼前的“教会”人群,还是面向背后所处的整个世代,都在传递着对独一真神的信仰。也许应该这样说,正因为他们有着对神坚定的信仰,才可以有治理内外的智慧、勇气和热情。所以,相比他们,我们缺乏的不是知识和能力,而是爱神、认识神、效法主的心。

《不安的良心》:在过去世界分崩离析的年代,大多数的基要派牧者越来越少谈及社会罪恶。要找到一位愿意花点时间谈论世界罪恶的保守派牧师非常不容易。

笔者曾对一百多位福音派的牧者提出以下问题:“你们当中有多少人在过去六个月的讲道中,用较长的篇幅谈论并谴责侵略战争、种族仇恨和不宽容、私酒买卖、劳工剥削等等罪行——不只是偶尔提到或举例,而是直接抨击这些弊端,并提出你认为可行的方案?”当时没有一个人举手回应。

约瑟的家:当教会越来越表现得反智、福音道德化和世俗化,伏在我们家门口的罪必然扑向我们,而不是相反。当我们看着影视节目、报刊杂志,对其中种种罪恶漠不关心甚至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当我们在公司聚餐、朋友派对上,对充斥其中勾起罪欲的言行“识趣”地逢迎。我们就是不认识罪,不认识耶稣的死,不认识末后的审判。所以,世界发生的种种罪恶的问题,都和我们有关。我们需要真的相信圣经以及其中告诉我们的一切!

《不安的良心》:基要主义所抨击的罪,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个人层面的罪,而不是社会层面的罪。

在一所规模很大的基督教学院,一位校牧最近在讲道中表达了他的震惊,在世界各地战乱四起之时,校报花费很大篇幅进行讨论的首要问题,竟然是关于玩国际象棋的对错。

约瑟的家:福音个人主义和道德主义,使我们以内室生活为理由,逃避走进人群和世界进行治理的责任。但是,坦白说,我们并未像我们自己想象的那样重视内室生活,否则,当我们走出内室,就会看见万国万邦的饥渴需求。真正的内室生活一定带来真正的复兴和国度的负担。

愿我们真的践行内室生活,就可以真的被神差遣、被使用。

精彩书摘

· 尽管救赎性的福音曾经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信息,现在它却被窄化为一个抗拒世界的信息。

· 和平与战争都不是人类幸福的决定因素,只有救赎才是。从耶稣的观点来看,救赎是一切问题的出路,甚至包括全球性的问题。不论是在政治、经济、学术还是娱乐方面,它都给这个疲乏的世界带来唯一充足的安息。它是评估一切非基督教解决方案的基础。

· 人现在把多少精力集中在救赎之王的身上,就决定了上帝的国度在现在的时代有多大程度的实现。希律王下台,凯撒被推翻,都不是上帝国度即将来临的先决条件。国度指的是每个人与他们的救赎之王耶稣基督的灵性关系,它的存在无需等待推翻或建立任何形式的地上政府。

· 如果基要主义不再“行得通”,那是因为我们加入了一些东西,违背了基督教最核心的本质。一个三心二意的基要主义——在基要和非基要问题上摇摆不定——既收不到主的信息,也听不到沉沦之人的呼声。

· 基要主义的问题主要不在于找到有用的信息,而在于使救赎信息有其恰当的现世关注。

· 伟大的国家需要有力的领袖,而一个有着与保罗同样信念的政治家,将会使整个世界政治舞台回荡福音派的伟大精神。

· 福音派所要求的忠诚,没有什么能超过对耶稣基督的忠诚。每个福音派人士必须按照他自己的良心,辨识他是否活出了对耶稣基督的忠诚,抑或被宗派压抑了这种忠诚。但是,对基督的无限忠诚无论如何不能等同于对世界罪恶的默许。

· 新教福音派需要一个一致的声音。当这样的团结出现,福音派群体间的互相争斗将让位于上帝的荣耀,以及福音见证所带来的彼此促进。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最负责任的群体也不免走向衰败。

· 当20世纪的教会开始在世界中表现自己,正如第1世纪的教会深深影响外邦邻舍,现代思想也会放弃另觅他途。

(摘自《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