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亲眼看见上帝

经文:伯42:1-6

《约伯记》这卷书比较费解。它之所以比较费解,我想大概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方面,《约伯记》中有不少文字至今无法确定其准确含义。我们知道,《约伯记》是用诗歌体写成的,诗歌的用字与其它文体的用字是有所区别的。也就是说,同样的字,在诗歌体和在其它文体中的意义不一定都是相同的。《约伯记》的成书年代也较早,一般都认为它成书于主前6世纪以前。由于这些原因,在《约伯记》流传的过程中,它的一些词汇的含义便失传了。

第二方面,《约伯记》复杂的背景增加了我们理解它的难度。几乎所有的旧约圣经学者都认为,《约伯记》是希伯来智慧文学鼎盛时期的作品,但它的背景却不仅仅是希伯来宗教。从整本《约伯记》中,我们不难看出,它的背景是整个古代近东,包括两河流域、叙利亚、巴勒斯坦和埃及。这种多重背景的存在,使得我们在理解《约伯记》时,更平添了一层困难。

第三方面,或许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方面,《约伯记》所处理的问题增加了理解的难度。《约伯记》通过约伯事件,为我们展示了一个“义人受苦”的问题,这实在令人难以理解。我们坚信上帝是公义的。人肯定上帝的公义,就意味着上帝要主持人世间的公道,这位上帝就一定是赏善罚恶的上帝。但是,《约伯记》恰恰就是要告诉我们,这种简单的三段论式推论是不正确的,至少是不全面的。

尽管《约伯记》有这么多理解上的障碍,但从总体上看,这些障碍并不能够掩盖住它的价值,我们依然可以从中读到非常宝贵的信息。因此,我就以“亲眼看见上帝”为题与大家一起分享我读《约伯记》的点滴体会。“亲眼看见上帝”这个题目也许会引起一些误解,《圣经》不是说,“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约1:18)吗?怎么现在又要说“看见”呢,而且还是“亲眼看见”。我相信大家都能领会这个题目的象征意义,不至于在某些用词上钻牛角尖,从而忽略我要与大家分享的主要信息。

我主要和大家分享两点体会。

第一点体会:我读《约伯记》时,扑面而来的第一个感觉,便是《约伯记》的作者向功利主义信仰发出的挑战。他借着约伯的口说:“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10下),并以此为开端,展开了一场大讨论。作者将约伯的事件放在一个功利主义信仰十分兴盛的背景中来展开,其用意不言自明。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和年轻人以利户所持的观点,正集中体现了这种功利主义的信仰,具体地说就是传统的因果报应观。在这种信仰背景之下,面对约伯的患难,他们肯定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约伯因犯罪而遭到惩罚。这就是简单的三段论式的推论,他们将大前提设定为上帝是公义的,小前提和结论有两种可能,人行善、敬畏上帝,就有好报;人作恶、远离上帝,就有恶报。如今约伯遭到了恶报,必然是因他行为不端、远离上帝。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约伯“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伯1:1、8,2:3)。这是《约伯记》的前提,如果否认了这个前提,《约伯记》就会失去其存在的价值。

因果报应的信仰过分狭隘。而约伯的三个朋友和年轻人以利户就是陷入了这种狭隘的功利主义信仰当中,而且他们还将其视为唯一正确的信仰,看不到上帝的丰富性,看不到人存在的丰富性与复杂性,看不到我们的信仰的多维性。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做出如此错误的判断。

通过对《约伯记》的学习,我们应该看到,基督徒的存在绝不是单一的、单向的存在,基督教信仰的价值也不仅仅指向个人的终极救赎。当信心伟人亚伯拉罕为所多玛祷告时,就体现出了反功利主义信仰的“救世济人”的普世精神(创18:22-23)。主耶稣也曾要求他的门徒要有博大的胸怀,他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4)

我想,只要我们不存偏见,就会肯定,在今天的中国教会,功利主义信仰还十分普遍。这两年,我常常到四川各地教会培训班讲课,接触过不少义工和信徒。在与他们交谈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非常热心,也非常纯朴。但是,他们中有不少人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功利主义色彩。他们有的为保全家平安而信主,有的为病得医治而信主。因此,在有的信徒的眼中,上帝就是一位保健医生。如果有信徒曾经有过民间宗教信仰的经历,他甚至会将上帝视为一位巫师,只要能医病赶鬼,就是好上帝。我们还会发现,有不少信徒干脆就把上帝看为他家的一个钟点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每当他们的祷告没有应验的时候,他们就会对上帝失去信心。在某些信徒身上,我甚至发现他们把上帝当作放弃自己责任的借口。尽管这些现象并不能代表中国教会的全部,但的确是存在的。更可怕的是,我们有的传道人并不以为这有什么不好,甚至会有意无意地向信徒宣讲这类信仰。

读过《约伯记》后,我们就不应该再把复杂、丰富的信仰现象看得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简单。生命的现象是复杂的,以追求永恒生命为目标的基督教信仰怎么可能是简单的呢?

第二点体会:超越了功利主义信仰的约伯。当患难临到约伯时,他是最困惑、也是最痛苦的人。此时的约伯,也同样受到传统功利主义信仰的束缚,他需要明白,上帝为什么会降灾给他。三个朋友回答他,他不满意,年轻人以利户回答他,他不满意。因此,他希望上帝亲自回答他。结果,上帝满足了他的愿望,真的出现了,真的向他说话。“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伯38:1)。但是,读过上帝的回答以后,我们也许会感到失望,因为上帝并没有解答约伯为何受苦的问题。约伯也会像我们一样感到失望吗?从约伯的回答中(伯42:1—6),我们可以看到,他没有感到失望。不但没有感到失望,反而感到非常满意。是什么令约伯如此心满意足呢?是因为上帝亲自向他说话而受宠若惊吗?当然不是。是因为约伯真正体验到了上帝,真正亲身经历了上帝。是因为他超越了功利主义信仰的辖制,所以他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42:5)

试想,约伯生活在一个以上帝为守护神的家族之中,从他降生那一刻起,这种信仰就毫无选择余地地临到了他。他从他的父亲那里继承了财产,继承一切,同时也继承了他父亲的信仰,继承了他父亲的上帝。所以,他要按部就班地敬拜上帝。“他清早起来,按着他们众人的数目献燔祭;因为他说:‘恐怕我儿子犯了罪,心中弃掉神。’约伯常常这样行”(伯1:5)。这里的“常常”应翻译为“总是”,“约伯总是这样行”。但是,这位继承来的上帝对约伯来说,只是一个概念,是他的生活中无需思考、无需选择的理所当然的概念。如今,经过一番挣扎,他真正地经历了上帝,体会到这位上帝不仅仅是他父亲的上帝,也是他自己的上帝。为此,约伯感到心满意足,同时也为自己此前言语的莽撞而懊恼。

每一个基督徒都在努力认识上帝,我们跟随主的一生,就是不断认识上帝的一生。但很多时候,我们的上帝还只是听来的上帝,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上帝。我们听牧师说上帝怎么怎么样。我们听老师说上帝怎么怎么样。我们也就跟着说上帝怎么怎么样。可是我们忘了,在这样跟着说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过,这位上帝是牧师的上帝,是老师的上帝,是不是同时也是我的上帝。

根据约伯的经验,如果我们对上帝的信仰不超越“风闻”的阶段,上帝对我们来说就永远只是一个概念。也许,我们可以用这个概念来衡量一切,但在衡量的同时,我们也就把这位丰富无比的活生生的上帝简单化为一个度量衡了。我们就会象约伯三个朋友中的年轻人以利户那样,将丰富无比的存在简单地划为善与恶两极。

因此,当我们谈论信仰、谈论上帝的时候,千万不要忽略了上帝的丰富与伟大。我想,上帝的丰富与伟大就在于,他要求我们每一个人去亲身经历他,亲身感受他。如果我们有了这样一个经历,也许就不会将自己所看到的上帝当作唯一真实的上帝,因为你会像约伯那样经历到上帝的丰富。

在曾经亲身跟随过主耶稣的门徒眼中,耶稣都不尽相同(否则就不会有四本福音书),何况是我们呢?如果我们亲自经历了上帝,也许我们也就不会再粗暴地将上帝囚禁在教堂或神学院里面,就不会武断地为上帝和撒但划分势力范围,因为每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上帝的世界很小,而撒但的世界则很大。

让我们一起祈求我们的主,将亲眼看见上帝的恩典赐给我们。求主帮助我们,努力去经历上帝。阿们!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