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COVID-19是神的惩罚吗?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深深地搅扰了世界,它来势汹汹,持续不退,天气转冷之际,似乎又要卷土重来。我们的心也随疫情的好坏、感染数据的涨跌起起落落,众弟兄姊妹也在持续不断地祷告,但疫情至今仍未见退却之势。

担忧之中,有些弟兄姊妹心中开始打小鼓:新冠病毒是不是来自神的惩罚啊?若是的话,我们该怎么办?若不是的话,为什么无所不能的神不听我们的祷告,撤去病魔的搅扰?——但想是想了,又不敢和旁人讲,生怕冒犯了神。

何不如我们一起打开圣经,从神的话语中找找答案?

一、圣经中的瘟疫

在圣经中,“瘟疫”这个词,指可致人死亡的传染病,和“疫情”是同一个意思。这个词在圣经中共出现了69次,其中旧约66处,新约3处。总体看,瘟疫的出现总是和战争、饥荒、黑暗相关联。

在旧约《历代志下》20:9中有这样的描写:“倘有祸患临到我们,或刀兵灾殃,或瘟疫饥荒,我们在急难的时候,站在这殿前向你呼求,你必垂听而拯救,因为你的名在这殿里。”

《诗篇》91章5-6节中,诗人将黑暗和瘟疫并列:“你必不怕黑夜的惊骇,或是白日飞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间灭人的毒病。”

仔细研读这些经文,我们可以看到,旧约中的瘟疫,往往直接与神的子民有关,比如:

1. 在《民数记》16章中,可拉党作乱,聚集攻击耶和华神。地裂开口吞没了叛党,但百姓仍然不思悔改,瘟疫就发作了,死了一万四千人。亚伦手拿香炉,站在死人活人中间,为百姓赎罪祈祷,瘟疫就止住了。

2.《民数记》25章中,以色列人在什亭,不遵行神的律法,与外邦女子行淫,与假神巴力·毗珥连合,瘟疫再次发作,死了二万四千人。忌邪的非尼哈奋起除恶,用枪刺死公开苟合行淫的男女,瘟疫就止息了,耶和华神赐下了平安的约。

3.《撒母耳记下》24章记录,瘟疫再次出现,起因是大卫愚昧自大,不把神放在眼里,为荣耀自己,而一意孤行去数点百姓,招来三日瘟疫,死了七万人。当耶路撒冷面临灭城之灾时,怜悯人的神后悔了,吩咐天使住手;而大卫也悔改祷告,筑坛献祭,瘟疫才止住了。

新约中的瘟疫,都和末世的预言有关,比如,在《路加福音》21:10-11中,耶稣预言末世的征兆:“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地要大大震动,多处必有饥荒、瘟疫。又有可怕的异象,和大神迹,从天上显现。”

而在《启示录》6章8节中,使徒约翰预言道:“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或作死亡)、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二、瘟疫从何而来?

那么,瘟疫到底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困扰着许多人,一是因为对实际的关注,另一方面也有神学上的困惑。纵览历史,我们发现,瘟疫和传染病就像战争一样,从来没有离开过世界。因此,问“瘟疫到底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就像问“战争从何而来”一样,会将我们引入一个持久辩论、而又似乎无解的无底洞。

简而言之,基督徒看待瘟疫的来源,会有以下四种看法:

1.“神谴论”:瘟疫出自神的责罚。每当神的百姓违背神的命令时,就有瘟疫会临到他们。当神的百姓悔改转向神时,神就让瘟疫止息。

2.“魔鬼论”:瘟疫出自魔鬼撒但。因为神是慈爱的、善良的,祂不可能赐下瘟疫。瘟疫来自魔鬼撒但。这在圣经中也多次提到。

3.“人祸论”:人犯了罪,死亡来到人间,瘟疫是犯罪的后果。人类染上疾病,不得不经历死荫幽谷,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

4.“末世论”:瘟疫的出现是世界末日来临的先兆。

三、笔者的一点神学思考

关于“瘟疫从何而来”,以下笔者也有一些思考,目的不是提供正确答案,而是抛砖引玉,愿激发大家更深的思考。

1.“疫情神学”是苦难神学的一个分支。

我们都听说过“苦难神学”,但可能从未听过“疫情神学”这个提法。笔者以为,“疫情神学”就是“苦难神学”的一个分支,因为两者面对的问题和讨论的内容,几乎是一样。基于此,我们是否可以有以下的思考:

如果瘟疫是神直接造成的,那么神实际上是部分邪恶的?如果瘟疫不是神直接造成的,那谁是瘟疫的源头?有两个可能:一个是魔鬼撒但(比如《启示录》中的灰马?)另一个就是人类本身?

基督徒神学家和文学大师路易斯(C.S.Lewis)的话给我们启发:“上帝创造了具有自由意志的人。这意味着人可以做对的事情,也可能做错的事情……如果人可以自由地选择做好事,那么他也可能自由地选择做坏事。自由意志使邪恶成为可能。那么,为什么上帝给了他们自由的意志?因为自由意志也是选择真诚的爱、良善或喜悦的唯一方式。”(摘自《返璞归真》Merely Christianity 第2卷第3章)

关于人的自由意志,再读神学书籍,看到“神的主权和人的责任”之争,笔者深深认同这样的结论: 人的自由意志是彻底败坏的。

又比如,对于“罪与死”的议题,亚塔那修(Athanasius,主后293-373)这样感叹:罪进入到世界,破坏了一切事物,并带来了死亡:上帝创造了人类,并愿意他在不朽中永远常驻。但是人类却背离了神,一意孤行而转向邪恶,不可避免地俯伏在死亡权势之下。此后,人类不再具有起先被创造的本质,而是因其后来的所作所为而完全败坏;死亡就掌权了。(摘自《论道成肉身》第4节)

2.笔者的结论:COVID-19和人的罪恶有关

笔者认为,诸如COVID-19和一些由自然灾害引起的疾病,是《创世记》第3章中人类犯罪之后的结果,是亚当和夏娃的原罪所致,不是神造成的。它们可能不是由人类行为直接引起的(假定coronavirus不是人造的病毒,否则就是邪恶),但病毒的蔓延却与人类的自私和罪恶有关(比如随意吃不洁的野生食物、领袖的不作为、掩盖疫情、恐慌带来的社会骚乱、拒绝自我隔离、各个机构“甩锅”等等)。

因此,COVID-19不是由神造成的,而是和人犯罪有关。因为人的犯罪,世界受咒诅,死亡便临到世界。

更让我们深入思考的一点就是《启示录》中所谈到的:世界末日近了!我们真要警醒了!

3.不问为何,只问如何

其实,困扰我们的真正问题不应是COVID-19,而是人的罪。正如神学家赖特(N.T.Wright)说:“也许现在不是寻求神学答案和解释的时候,而是如何化解痛苦和死亡带来的忧伤。基督教的使命不是解释正在发生的事情和原因,而是告诉世界,只有神的同在才能带来安慰和化解痛苦。”(摘自2020年3月29日《时代周刊》网站.)

不为审判,而为救赎,这也是为什么神差遣独生子耶稣来到世界的原因。

因此,面对持续的疫情,让我们不问为何,只问如何。引用华欣牧师的话:

不问为何,只问如何:让我们认罪悔改,迫切祷告,帮助有需要的人。

让我们定睛耶稣,广传福音,因为祂才是“平息风浪的主(参《路》8:22-25)、赐安慰的神(参《林后》1:3-7),因为耶稣再来的脚步声近了(参《彼前》4:7-10)。

最后,作为结语,让神大能的应许给我们前行的力量吧!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23:4)

“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诗》29:10)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