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反观美国大选,我们更需要一位“大祭司”

近日,美国大选备受关注。这可能是美史上最“魔幻”的大选。有人说,此次选举在剧情上早已胜过《权力的游戏》。

然而,对于基督徒来说,与其为此次大选陷入争论,不如好好省思:我们是否更需要另一位“大祭司”?

1、“另类”的选举

在某些口号的渲染下,美国大选的选民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似乎不选某一方就不再是基督徒,不再是现代公民,也不是反种族主义者。

至此,美国社会从未如此撕裂,反川群体一开始就在白宫集合示威,网络上仍在持续各种骂战,红蓝媒体给出让人迷惑的数据,邮件门曝出各种黑幕……

受众就像是看球赛一样,看着现在的比分,很多人为此哭天抢地,不少人游行示威。因为他们所选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能代表自己所在群体的诉求——能看到他们的需要,同情他们的遭遇,并为他们谋福祉的职位。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在选一个类似于“祭司”的职位。这一特殊的职位代表的是他们的诉求,但未必是真的向神献祭,而是向国家主义、消费主义、精英主义和资本主义献祭,希望回馈的利益能多一点落到自己身上,改善自己的处境。

2、旧约中的祭司

以上类比可能会让人觉得有些惊讶,因为祭司在去宗教化的现代社会似乎早已消失。一谈到“祭司”,我们就会想起遥远的过去、宗教的神秘,甚至在基督徒当中,潜意识里将其仅仅视为旧约时代的神职人员。

当整个祭司制度和其所代表的意义被全盘丢弃,是否代表我们真的不再需要祭司了?

旧约中的大祭司,拥有无上的权柄。从先知-祭司-君王的三重身份来看,旧约大祭司的职任是将人的需要带到神面前,又将神的恩典带给人,所以大祭司就是神与人之间的中保。

首先,大祭司必须是一个人,一定要有人的性情,才能与软弱的人产生共情。

翻看中国古代史,会发现一个规律:一般二三代总会出现一个昏君。这是因为他们在朝堂长大,极少了解人间疾苦与民间饥荒,以及真正饿死了很多人的现状。正如晋惠帝还曾“天真”地问,“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百姓肚子饿没米饭吃,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

再看《耶利米书》8章中,耶利米斥责祭司没有尽到本分时说,“从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虚谎。他们轻轻忽忽地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

回到目前的大选,大家的诉求也是一样的:要选能真正体察民情,而不是只在乎精英或少部分利益的人。所以,必须是选“在人间的”且拥有同情能力的人。

其次,这个职分是神“拣选”的,是蒙神所召,并非自取。这表明不是人人都有资格作大祭司,是那符合神所选定的条件或标准的人才可以。

不但如此,他是神所亲自呼召的、奉派(kathistatai)(替人办事)的。这个动词是被动式,也就是说,这是神所作的,也是为神而做的。

当以色列民被神呼召出埃及进旷野时,神与百姓立约,设立了律法。律法中最关键的部分就是利未祭司制度。《出埃及记》28章中亚伦和他的子孙被神设立为事奉他的祭司,明确规定外人不得擅自供职(《民数记》18:7;《历代志下》26:18)。亚伦等次的祭司职任并不是民选的,而是在神的主权下被分派的。所以“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也没有人敢自取。

3、大祭司的具体工作

祭司是办理与神相关的工作,目的是“为要献上礼物和赎罪祭”。这里所说的礼物(dora)必是指素祭,而祭物(thysias)则是指血祭,指带血的祭物;代表大祭司一切献祭的工作,礼物重在为着感恩得神的喜悦,祭物重在为着我们的罪。

针对“他能体谅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希伯来书》5:2),原文有“节制的同情”之意。一方面,需要非常体恤人的软弱(《希伯来书》4:15);一方面并不盲目袒护(真理和爱并行,充满了神的秩序之爱)。

所以,大祭司须能合理地同情别人因无心或糊涂所犯的过失,但那存心故意犯罪顶撞神的,却不包括在内(《民数记》15:30),这对应了新约里干犯圣灵的罪(《马太福音》12:32)。

另外,愚蒙的和失迷的只是犯罪人的代表和统称。因为我们都落在这个处境中,“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以赛亚书》53:6)我们都像浪子一样,远离家乡,我们都如离开羊群的羊,也曾因“无知”落入灭亡的边缘。所以,我们都需要一个大祭司。

值得一提的是,大祭司必须与百姓有亲密的深度联结。不仅是百姓,连大祭司自己也得为自己献祭。大祭司也是人,凡是人都会犯罪,所以大祭司在为别人献祭赎罪之前,要先为自己献祭。

事奉神的人,无论他多么属灵,仍是与我们有一样性情的人(参《雅各书》5:17);凡是人可能犯的错,他也有可能会犯,这些错误影响他的圣洁,进而影响他的献祭。

律法的规定中对祭司的工作有详尽的指导,包括祭司的着装、祭坛的做法、献祭的具体要求等,甚至天天和血与肉打交道。因此,对圣洁的要求标准极高,让人不禁感慨人间祭司的有限:“(至圣所)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独自进去,并且非带着血不可,好为自己和人民的愚妄把血献上。”(《希伯来书》9:7)

从根本来说,任何一位人间的大祭司均无法自己让自己完全圣洁,所以他进入至圣所时,必须先为自己赎罪。同时,祭司还需要通过教导百姓来看护神子民心中的圣洁,指引他们持续行在耶和华的律法之中。所以大祭司也最易受攻击而导致失败。

4、祂是无瑕疵的大祭司

简言之,祭司是通过献祭,献上感恩和忏悔,使人与神和好。然而,祭司失职会连累所有百姓,使整个群体都落入神的愤怒之下。

比如大祭司亚伦,受到百姓影响, 犯了敬拜偶像的罪;后又受米利暗影响, 犯了嫉妒纷争的罪;之后受到摩西影响, 犯了不信悖逆的罪。由此可见,祭司这种制度本身就有缺陷,人的罪一直在滋生,要不停地献祭,不停地在血肉之间打交道。

但是耶稣基督是完全的大祭司!祂是神选召的,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为大祭司。“照麦基洗德的等次”意指不同于一切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祂比一切大祭司更高超,因此才有摆脱失败的可能。

利未支派总会失败,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罪人。但耶稣基督按肉身来说并不是利未支派,不是按着亚伦的等次,而是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希伯来书》7章记载:麦基洗德是撒冷王,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参《希伯来书》7:2-3),故麦基洗德的等次,乃指神儿子和君王的等次。

《创世记》14章记载,他是至高神的祭司,当亚伯拉罕击败五王回来时,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他,为他祝福。能为先祖亚伯拉罕祝福,说明身份极其特殊。

诗篇预言,“永远为大祭司”指的是任何人间的大祭司都会死,总有完结的一天,须由别人继承,但基督为大祭司是永远长久不更换的(参《希伯来书》7:23-24),因为祂是神。

5、祭司职分得以完全

耶稣基督是百分之百的神,也是百分之百的人。祂的痛苦跟我们一样,甚至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当祂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可以看出祂经历的痛苦和煎熬。

日复一日,耶稣的智慧和身量增长。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借着顺服天父旨意的经历,显出祂持续地以天父的旨意为他人生的核心。基督的痛苦在十字架上达到最高潮。

就如胡斯所说:“他的苦难试验他的完全,同时,他既得胜地忍受苦难,这些苦难也就证实他的完全,绝无失败与缺陷。”因经历试炼了、证实了完全,正如我们的信心被经历试炼和证实一样。这完全不是别的,是与神的心意合二为一,时刻在神的心意中。

因为这种顺服带来的完全,使祂成了毫无瑕疵的大祭司。祂虽然和我们一样软弱,但没有罪,所以不必为自己献祭,可以做完全的中保。

不但如此,在十字架上,祂以自己为完美的祭一次性和永久性地献上,成为我们永远的挽回祭,得以与神和好。我们披戴主耶稣基督的义袍,任何时候圣洁的父神看着我们,就算我们为义,因为我们开始有了神儿子的生命。

因着基督的顺服,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希伯来书》5:9)“凡顺从他的人”指基督徒,就是信而顺服基督的人;“永远得救”指一旦得救就永远得救,不会有所变更;“根源”意指这种永远的得救不是根据人的行为,乃是根据基督自己,祂是我们永远得救的原因。

6、信徒皆祭司

在这个现代社会,我们还需要祭司吗?只要我们还是罪人,答案是肯定的。不过我们需要的不再是人的祭司,因为我们里面有了基督——这位永恒大祭司的生命。

其实,祭司制度最终预表、指向了耶稣基督,也在祂身上获得完全。祂成了新约的中保,成了我们的大祭司,同时也使我们每位新约信徒都成了祭司,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彼得前书》2:9)。

我们都是不完美、甚至污秽的,所以我们每一次来到神面前,必须靠着神的真理,在基督里对付自己的罪,为自己和他人代求,好使我们的民族、国家和这世界的每个角落的人都成为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

今天,我们的教会应当更加珍视“基督为大祭司”和“信徒皆祭司”的教义,从而藉着各样努力,“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好像明光照耀”(《腓立比书》2:15),使神在起初给亚当的委任,在新的祭司之国——教会的身上得以实现。神的荣耀将不断在地上扩张,直到基督再来。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希伯来书 4:16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