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学会做一个善于失败的人

如果听到有人夸你:“你真是个善于失败的人啊!”你心里什么感觉?好像有点复杂是吧?这是在夸我吗,有这么夸人的吗,还是在讽刺我呀?对于每个走过2020年的读者家人来说,无论冲你说话的人脸上带着什么表情,我都建议你把这句话当作夸奖。

为什么不呢?看看周围吧,想想你浏览过的新闻,蔓延一整年的除了病毒,还有人的争吵和表演,多少人成功的面具在2020年碎了一地。过去的一年提醒我们:那些在公众眼中不断成功的人,可能只是因为他们不擅长失败、从来不敢表露失败而已。如果你真能做到善于失败,你就已经超过了许多媒体上高大上得让人仰视的头脑。

如何面对失败?这不是一个危机公关的问题。很多人和组织在过去一段时间的表现,甚至导致没有公关公司肯接单去替他们重新化妆、扭转局面,因为他们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既然甲方压根没有失败,那么乙方自然也就没有机会进场。越是败得难看,越是不肯承认。可是谁会觉得自己的败相很潇洒呢?

一项美国各领域数百位专家和领袖参与的研究表明,那些最著名的、经常上电视的人物,对当下与未来形势判断的准确率是最低的。另一个针对国外五十多家大型企业重大失误的调查显示,被调查对象的职位越高,否认错误、甩锅的情况就越多。一家公司的CEO面对镜头的表现堪称经典,对于公司的重大失误,他在整整45分钟里指出政府、顾客、企业中层、公司其他高管都对失败负有责任,唯独没有提及自己。

这些精英要么负责制定策略,要么收入水平和自尊与自己的专业水平和公众形象紧密相关,所以他们更愿意坚持己见,同时最有冲动掩盖自己的错误,否认甚至歪曲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他们是最难从失败中学到东西的人。

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曾获美国杰出科学贡献奖的著名社会心理学家费斯廷格(Leon Festinger),早在1956年就在经典著作《当预言失败时》记录了一个例子——芝加哥的家庭主妇基奇,自称与外星人建立了联系,一些朋友围绕她形成了类似邪教的小团体。基奇宣称世界将在1954年12月21日黎明前的一场大洪水中结束,而外星人会驾着飞碟在前一天的午夜降落在她家花园,把相信她的人接走。

费斯廷格让助手混进这群UFO信徒中,观察事件的全过程。直到20日凌晨4点,飞碟还没来。这群辞去工作、变卖家产、离开配偶来跟随基奇的信徒惊讶地呆坐在沉默里。寻找其他解释的尝试都失败了,基奇本人也哭起来。

这时候这群人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承认错误,承认自己相信这位女导师的预言是轻率和不够智慧的,但是因为他们已经付出了太大的代价,而且如果认错第二天他们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那实在是太难堪了;二是否认错误,修改证据、创造新的借口和解释。

4点45分,基奇“接收”到一个新信息,宣称由于这群人整夜坐在那里散发出来的光,“外星的神对我们的信仰很满意,决定再给地球一次机会。我们拯救了世界!”这一小群人一直跟随基奇,搬离芝加哥,去到一个不知道他们曾在那一晚陷入尴尬沉默的地方,创立了一个新的协会,邀请人和他们一起“修行”。

其实并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这么做。每当人们搞砸了事情,特别是大事之后,自尊心受到挑战,可能来临的羞耻如芒在背,都会感受到相同的诱惑。人类一个根深蒂固的特性就是:越相信自己判断的人,越容易去修正可能证明自己错误的证据。被人骗还是容易醒来的,那些宁愿自我欺骗也不愿意接受真相的人,没有人能叫醒他们。

英国专栏作家萨伊德(Matthew Syed)在《黑匣子思维》(Black Box Thinking)一书里提到,即使在医疗水平先进的欧美,英国急诊部门每10名患者中就有1人因误诊或制度问题受伤或丧命,法国这一比例高达14%,美国每年死于医疗事故的人据保守估计在4.4万-9.8万之间。原因当然与疾病的复杂程度有关。但作者提醒我们,在欧洲一项调查中,70%的医生同意将自己的错误公之于众,但最终只有32%的人履行承诺;美国对三家顶级医院的调查中发现350个医疗失误,其中只有4个是被医护人员自觉上报。

一项针对美国26家急症医院的研究显示,由医生上报的医疗事故不到2%。隐瞒错误最严重的不是年轻、缺乏经验的护士,而是训练多年、资历深厚的医生。多位医学与健康专家指出,对失败的反感、对错误缺乏坦诚的辩解和推诿,导致医生很难从同行的错误中学习,阻碍了全行业的进步。而这种氛围的形成也与患者有关,因为几乎每个人都不愿意接受医生也会犯错的事实,把犯错的医生视为无能与无用的。苛责带来的是掩饰与逃避。

在医疗、司法等领域,那些工作不仅为了谋生而是带着使命感的人,往往更难接受失误。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医治人心、关顾灵魂、提供意义、深怀使命感的宗教领域,无论天主教和基督新教,每每总是来自外部的监督才促使信仰群体内部展开调查、承认真相、清理罪恶。美国跌倒的福音派领袖中尚有金贝克、麦哥登等人公开悔改,在华人偏重羞耻感和面子的文化中,近年来被媒体曝光或对簿公堂的领袖不少,在众人面前认罪道歉的例子却很罕见。

不要低估人们自我辩解、自我说服、自我欺骗的执迷。在一个传讲悔改的福音的群体里,有人不惜把一生搭进去,动用各种关系和手段,维持在人前的形象。他们把基督的福音信成了芝加哥主妇花园里的UFO邪教,不知疲倦地忽视和歪曲指证他们错误的证据。对那些宁愿跟随人、得人的认可而不跟随神、不愿讨神喜悦的民众,必遭遇频繁跌倒的领袖,这是上帝管教的一种方式,让人们学会定睛耶稣、不再看人。这仍然值得感恩,因为至少上帝还没有放弃管教祂的子民。

经过这一年,中国以及第三世界的一些信徒以往经常采用的便宜法门——用传讲一个繁荣自由的美国梦来吸引人们走进教会的做法,已经越来越难以为继了。天国的福音不再能倚靠美国梦来传播,这对天国不是什么损失,对身在美国梦里的人倒是一个提醒。历史上,每个获得过现世的成功与胜利的信仰群体,如何走下曾经主流的位置,一直是很难学的功课,无论是昔日的罗马、日内瓦、荷兰,还是今天的美国。

我们真的知道,基督信仰是一个关于如何失败的信仰吗?基督信仰是一个颠覆我们对成功标准的信仰吗?被世界边缘化的我们,常常摆出一幅退守基督的架势,想要依托十字架构筑碉堡,好像我们信主时已经失去了这个世界一次,现在绝不允许自己有了信仰之后再失去这个世界一次,我们随时准备反攻,想藉耶稣之名在祂回来之前提前掌权。

然而,耶稣来是呼召我们主动进入祂的里面,首先拥抱祂的失败——一个最有使命感和呼召、对上帝的一切最具神学知识、属灵资历最深厚的人,如何接受自己落入自尊与荣耀的反面,被人神弃绝,经历最彻底的惨败。祂的失败不是策略性的失败,不是为了博取同情的自我安慰,而是上帝对我们作为人没有能力活出圣洁的宣告,对人企图用自己的力量战胜罪恶以及罪恶上空属灵界的势力必定失败的断言。

即使最严谨的自我控制和最克己的道德训练都不得不经历彻底的失败,然后恩典的力量才得以在人的身上发动,如同复活的力量在耶稣的身上发动。复活的确是宇宙间最伟大最奇妙的得胜,关键在于我已不再是我。有份于这个得胜的我,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对必胜充满信念、对自我掌控不肯放手的我。这份得胜归荣耀给神的意思是,我们被一种自己无法掌控的能力激荡着,喜极而泣地发现,原来我们手中的奖杯上竟然刻着耶稣基督的名字,而上帝竟然把这个奖杯递到我们的怀里。

每一个耶稣基督的跟随者,先要来学习的就是失败的功课。不但在接受信仰时承认我们无法自救,在信主之后、服事之中,我们同样需要学习失败、经历失败。作为牧者和领袖,即使你已经给出了最睿智和动情的宣讲,流出了感同身受的眼泪,仍然必须接受新生命再次软弱甚至夭折的可能,有时不得不体会主耶稣那一晚为马上就要攥紧钱袋走出房门的犹大洗脚的心情。而且,你可能感觉手里的这双脚有些熟悉,好像刚刚才洗过,因为人会反复弄脏自己的脚。

这时,如果服侍者忍不住踢翻水盆、甩掉毛巾、推倒椅子,也是可以理解的;或者他写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诗句,自己冲向门外夜色中的兵丁,去做一个英雄,也不意外。有时,我甚至不知道,神究竟是为了拯救羊群而差派牧者,还是为了真正得着一个牧者,就交给他一片草原。

这时,我们唯有跪下来,求主赐下无边的怜悯覆盖这地,为祂自己名的缘故,让我们沿着祂的脚步,拥抱祂的失败,效法祂的顺服,仰望祂的得胜,跨进新年。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