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范尼云性侵:又一人,败倒在欲望面前

正当全球都在对新冠病毒严阵以待、围追堵截时,近一周以来BBC、CNN、《华盛顿邮报》、《今日基督教》、《天主教先驱报》、《爱尔兰时报》、《经济学人》、《环球邮报》等多家欧美媒体纷纷报道,去年离世的天主教灵性大师、人道主义社会活动家范尼云(Jean Vanier)在长达三十五年的时间里涉嫌至少性侵六位女性的消息。

范尼云是帮助残障人士的国际性社区联盟“方舟之家”的创办人,声望直追特蕾莎修女,曾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他是在华人基督徒当中广为人知的著名灵修作者卢云的属灵导师。虽然中文媒体目前尚未报道,但可以预见,这一重磅丑闻会让许多华人的眼镜再次跌落。

也是在二月,坐拥八十多项奥斯卡奖的美国好莱坞金牌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24日被纽约法院判决强奸罪成立,面临五年至二十五年的刑期。正是韦恩斯坦2017年被多名女星实名举报性侵,从而引发了全球女性揭发自己身边性侵丑闻的咪兔运动(Me Too)。如果我们还记得起来的话,咪兔运动也曾略略震荡了中国,多位道貌岸然的教授、公知、公益人士、媒体人、明星被扯下面具。

原来,当我们封关闭户、企图将病毒阻击在家门以外、国境以外之时,一种更古老、更狡猾、更难以防控,几千年来也没有发明疫苗和特效药的“病毒”,早已悄然入侵并与人类同床而眠、共存多年。如今,在面对性罪的争战中,完败的名单上不但毫不意外地新增了一个韦恩斯坦,而且又从基督教的属灵名人榜里拉下一个范尼云。

看,这个人

1960年代,年轻的范尼云告别父亲身为加拿大总督的显赫家世,投身对残障人士的服侍,成为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被几代人追捧。他发现很多机构由于缺乏资金和监管,把患有精神疾病、智力残疾、痴呆症以及其他不受社会欢迎的“病人”隔离收容在一起,任其处于暴力和混乱之中。“巨大的混凝土墙,80个人住在宿舍,没有工作。我被那里悲伤的尖叫和气氛所震撼。”范尼云曾如此回忆当时的情形。

他相信这些人需要的不仅是救助还有友谊。于是他决心建立一个社区,在那里无论智力残疾与否,人们都可以在一起平等生活和工作。“方舟之家”的雏形就在巴黎东北部一个小镇的“破旧”房屋开始了。“方舟”语出《圣经》,如同上帝在大洪水中拯救了挪亚一家和各样动物一样,范尼云希望为残障人士建造一座灵魂的庇护所。

“方舟之家”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并不是身体和智力健全的人拯救残障人士的医院,而是两者共同生活的社区。它拒绝像其他福利机构一样,让强者在帮助无助者的假象中获得成就和满足。

2015年,范尼云因“在灵性层面肯定生命的杰出贡献”获得了邓普顿奖。在获奖的新闻发布会上,范尼云说那些健康的人在方舟之家同样可以经历到被帮助和生命的改变,“当那些深植于胜利和个人成功文化的人真正遇到残障人士,与他们建立友谊时,奇妙和美好的事情就会发生。他们也向爱敞开心扉,甚至向上帝敞开心扉。他们会发生深层次的改变。他们被转变,从本质上变得更加人性化。”

至今方舟之家已在39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49个社区和10,000多名成员。1971年,范尼云还成立了“信与光”(Faith and Light)这个帮助智力残疾人士及其家庭的网络组织,如今也拓展到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毫不夸张地说,他在服侍残障人士领域掀起了一场革命性的改变。他于2019年5月去世,享年90岁。

从范尼云身上,我们很容易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位现代版的“圣人”:他出身高贵,前程远大,却因为感受到耶稣的呼召撇弃一切,一生与残障人士住在一起;他常年过着独身禁欲的生活;他同情他人的痛苦,以服侍他人为生命和真理的源头,且敏锐于人性的狡诈和罪恶。因此他的灵性和智慧成为当代有人道主义理想和信仰追求的人们最喜欢谈论的榜样之一。

我们以为一个人外表所言所行就是他生命的写照,范尼云用自己的一生提醒我们对罪恶的确应该有洞察力;在信仰的天路历程中,人们常常缺乏属灵辨别力。曾经我们越是被范尼云的洞见和著作所折服,此时越禁不住思想:人类当中似乎那些上半身大有才华与恩赐的人,下半身却不免泡在泥泞污秽之中甚至以此为乐。考虑到人们身上那些隐而未现的事实,当我们乐于当众展示才华时,我们远比我们实际表现出来的更加骄傲。

再看,这个人

其实,方舟之家的性丑闻并不是从范尼云开始的。2015年,范尼云的属灵导师,也是他最初建立方舟之家的灵感来源托马斯·菲利普(Pere Thomas Philippe)神父,在天主教内部的一项调查中被发现曾性侵过14名女性,其中很多受害女性与方舟之家社区有关,这一系列性侵事件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

已于1993年离世的菲利普神父是一名道明会神父。范尼云本人多次表示对其性侵事件一无所知,他说自己“不知所措、震惊,绝对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发生的”。他对受害者表示同情,但仍然称赞了菲利普神父对方舟之家的支持,并称自己感到“平安,不会去寻求更多真相……同时,考虑到受害者极其痛苦,我为我没有做或应该做的所有事情请求原谅。”他仍不忘说明,他“就个人的经历向菲利普神父表示感激,他是上帝在我的人生旅程中使用的工具”,并强调只有神才能审判他,“耶稣是仁慈的,祂在爱里饶恕”。现在回想,上述表态很有技巧。

2016年,一名女性站出来说自己在范尼云的鼓动下与他发生了性关系。范尼云承认了此事,但声称这属于双方自愿。因为他从未被任命为神职人员,所以当时对他的怀疑没有深入。同年10月,范尼云才表态谴责菲利普神父的行为:“我请求受害者能够原谅我没有及时估量她们遭受的创伤的程度,以及对她们的痛苦不够敏感。……我对这位在精神上帮助我的神父充满信心。直到今天,在收到的所有披露的真相面前,我才意识到他内心有着怎样的性变态。”

很遗憾,范尼云在这件事上一直说谎。到了2019年3月,范尼云生命弥留之际,另一名女性作证范尼云曾强迫自己与他发生性关系。虽然范尼云说自己“毫无印象”,但方舟之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主要负责人斯蒂芬·波斯纳(Stephan Posner)出面提前委托英国调查和预防性虐待的专业机构GCPS Consulting顾问公司对此进行独立调查。6月,他又委托一位历史学家研究了刚开封的梵蒂冈档案及当时已去世的范尼云的书信,以调查范尼云和菲利普神父之间的联系。

2020年2月方舟之家选择主动将调查报告公布。报告披露的情况令人震惊。从1970到2005年长达三十五年的岁月里,范云尼与至少六名女性发生了虐待性、强迫性、非自愿的性关系,受害者年龄范围广泛,均在方舟之家工作,有一些是他的助理,有一些是修女。

范尼云不仅熟知菲利普神父的性侵,他对女性的精神掌控手段也明显受到自己精神导师的影响,他的生命根基可以说是菲利普神父一手建构起来的。调查甚至显示,在1952年至1964年间,两人曾经分享性体验,在不同时间与一些相同的女性发生关系。这些“自愿”的女性中,无人宣布自己是受害者。

调查揭示,性关系通常是在范尼云对受害女性进行属灵指导时发生的。范尼云让女性相信他可以帮助她们度过情感危机或宗教困境。他采用了菲利普神父从1952年就开始使用的“神秘”手段——范尼云曾说他对这些做法一无所知,事实上他已娴熟运用近五十年。范尼云会告诉受害人,她们是“被拣选的,是特别的,这是秘密”,“耶稣正是通过我来爱你”,“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看作是所罗门的雅歌”。他用极不寻常的神秘解释让性侵正当化。

范尼云曾说,“当你有权力的时候,我们就能很快压制别人。这就是人类的历史。”他所做的,是典型的宗教领袖滥用权柄对弱者进行的属灵虐待和性虐待。一位受害者说,“我好像完全僵住了”;另一位告诉调查员,“我意识到范尼云被成百上千的人倾慕,好像是一个活着的圣徒……几乎是不可能提出质疑的”。一名妇女写信质问他,范尼云回复“我觉得那很好”。所有的受害人都需要多年的心理辅导来帮助她们走出受虐的阴影。

调查没有发现范尼云和菲利普曾与智障人士存在不正当关系。报告向这些鼓起勇气揭发并仍然处在痛苦中的女性“致敬”。同时方舟之家表示,不排除会收到新的指控的可能。2月15日,方舟之家的负责人波斯纳公开请求大家的原谅,他表示,“范尼云的行为彻底违背了他所宣扬的价值观……方舟之家致力于为所有成员,无论是否残疾,提供安全成长的环境”,他承诺“对保障政策和程序进行彻底公正的评估”。

只看这个人,还不够

范尼云的人设崩塌之后,人们深感震惊,特别是一些国家例如海地,已将范尼云睡过的床改造成了祭坛。方舟之家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范尼云是我一生中遇到的真正具有开创性的人物,得知他生活的另一面,我感到震惊和幻灭。”

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an),也是一位天主教徒。针对天主教性侵丑闻的大面积蔓延,他在2019年曾提出平信徒应该用停止奉献的方式制裁天主教,倒逼其加快改革。但其实面对“性侵病毒”危机的不止是天主教。

2018年2月《休斯顿纪事报》的长篇报道揭露美南浸信会自1998年以来发生的约380宗性侵案件,性侵者有牧师、长执、同工,其中220人已被法律定罪或达成私下赔偿。过去二十年,先后有七百位受害者向宗派举报,但没有推动任何实质性改变,有问题的牧者继续任职。而大多数受害人被教会要求:原谅施害人,甚至被建议去堕胎。舆论一片哗然。《境界》曾在同年2月跟进报道。

2019年6月,美南浸信会自己发布了宗派内的性侵报告;10月,美南浸信会在达拉斯召开大会,算是对咪兔运动发展到“church too”领域的重要回应。与会专家终于承认:“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需要多年的时间才能解决。”2020年2月,美南浸信会开除了德州一间教会,因为该教会坚持聘请一名终身登记为性犯罪者的男子担任牧师,作为该宗派“反对性虐待的重要示范步骤”。

咪兔运动波及之处,无论是影视圈的韦恩斯坦还是宗教界的领袖,无论中国的学者、公知或是名寺高僧,这些人固然已经被性罪困扰,但新冠病毒在没有病症的情况下已能传染的事实提醒我们,当众人抱着消费丑闻的吃瓜心态时,同样要警醒病毒的侵入可以令人在自以为强壮的时候跌倒。

事实上,在人类灵魂善恶争战的历史上,这种情形屡见不鲜。解决层出不穷的性丑闻的前提,是先认清人性罪的深度。耶稣曾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这句看似危言耸听的话实际在警告我们,我们之所以还没有将内心的欲望付诸行动,不是因为我们更加圣洁,而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得到足够大的权力让我们感觉自己可以安全地作恶。

因此,耶稣命令我们应以必死之决心与自己争战,“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下入地狱。”希望在面对了这么多丑闻之后,你不会再觉得耶稣小题大做。

范尼云跌落神坛,但每一副面具下都藏着一张龌龊的脸。人往往对自己的阴暗面选择性失明。对“圣人”的幻灭或许尚可忍受,看见自己的污秽才真是令人痛苦。在失望和谴责过后,更重要的是我们回到自己心灵的战场上,无论你我如今已经向性诱惑缴械投降,还是依然在与之猛烈交火、互有胜负,关键是不要做一个逃兵,戴着面具自欺欺人。这场争战无人能外。病榻上弥留的范尼云听到受害者站出来指证他的场景,足以提醒我们,你我最终无处可逃。

圣经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因此信仰可以帮助我们去拥抱真相,而不是去掩盖。圣人光环不是治疗灵性和道德堕落的特效药,我们只能在对自己软弱的不断审视之下,天天奔向耶稣的方舟寻求真正的庇护。十字架就是方舟上高高立起的桅杆,耶稣就是为了你我身上这些、甚至比这些更污秽的罪而死在上面,让我们可以做耶稣的门徒而不是地上某个名人领袖的跟随者,钉死被情欲充满的肉体,仰望已经得胜的救主。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