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死亡临近时,有人痛苦,有人却欢呼

华桂姊妹离开我们已经好几年了,但我们常会想起她,谈论她的遭遇,体味着神借着她带给我们的思考。

华姊妹退休不久,即被查出患了卵巢癌,手术时病灶已转移。接下来的化疗、手术;再化疗、再手术……折腾了好多回。她是那样顽强而坚定的渴望活下去,巴不得将身体里面所有异常的部分都切除,赢得一个健康活着的机会。

长期的化疗,多次的手术,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毛发都掉光了,牙齿也松动得厉害,免疫力极其低下,日见消瘦的她弱不禁风。好在她家庭经济状况不错,丈夫和孩子也都算贴心,一直无甚怨言地陪着她、照顾她。

她是在医院病床上接受的福音,后来受洗归主。在身体状态允许的情况下也来过教会,与大家一起敬拜。我们定期探访她,最叫人欣慰的,偶尔她会对圣经提一些问题,寻求我们的解答。

在一次探访中,我们谈起关于死亡的话题,因为那个礼拜天我们讲道的内容就是基督徒对死要有所准备。

我这里话音刚落,脸色苍白的她顿时眼眶里充满委屈的泪水,她努力睁大眼睛,不使眼泪掉下来。我也一惊,面对她这迅速的反应又心疼、又尬尴,不知怎么才能安慰到她,甚至有些自责,不该触碰姊妹软弱的底线。

我们每次探访都是祷告之后才去的,相信凡事都有神的美意。我们确实一直都在恳求神医治她,让她经历神的大能,信心得以坚固。

但我们更是切望,既或不然,她也能不灰心,不丧胆,知道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唯愿神的旨意成就,因为神的旨意才是最好的。

死与死后的景况,对于活着的人来说都是神秘的,除了圣经的启示以外,此事既无从想像,也不能解释。

许多人不愿意考虑死的现实性,直到死亡临近才措手不及,圣经却时常把死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创世记》第5章记载的那些亚当的后代一一亚当生塞特,塞特生以挪士,以挪士生该南……不论他们活到多大年纪,全都是以“就死了”为结局。

圣经有清楚的启示,来世是一个全新的境界:“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死是一个阶段的结束,是另一个阶段的开始;或者,是影儿的远去,是实体的莅临。

看过这样一个见证:有个从小就信主的老姊妹,在医院查出已罹患肺癌晚期。闻此噩耗她略有震惊,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当她得知自己只有6个月左右的时间了,竟然显得莫名欣喜。

她直接乘车去了教会,找到牧师拉住他的手说:“我应当首先告诉您,再过半年,我就要亲眼见到我服侍了一生的主了!”她的双眼饱含泪花,一脸幸福向往的神情。这哪里是在诉说可怕的病况,分明是在宣告一则大好的信息呀!

无独有偶,几年前在镇江的一间教会里,我与同工们亲耳闻听了刘牧师的见证。那位领他信主的80多岁的老宣教士,因患病已无法正常生活起居,甚至饮食也受到诸多限制。

但他对福音工作有着很重的负担,对每天的生活也充满热忱。他只能顿顿吃常人难以下咽的食品,但却很是喜乐和感恩,就像在吃人间美味;他会弯下腰去对雪地里的一朵小花问候称赞,犹如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

在去世的前几天,他开始逐一向亲朋好友电话告别,说主很快就要来接他了。亲友们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他非常认真地说:“我的心就像小时候期待过圣诞节一样,期待这个时刻的来临;每想到这个时刻一天天靠近,我的心都会跳动得像小鹿一样欢快。我确知,主已在来接我的路上。”

我是学医的出身,深知临终时的心律紊乱及各器官衰竭给人带来的痛苦和不安;而这位老人,他所信的神却将这一切都冰释了,并且化成了祝福。

按理说,基督徒是不应当怕死的,因为死已被耶稣基督的十架救恩所胜过。那不愿死,一提到死就感到害怕忌讳,宛若大难临头,可以肯定是错误的感受。我们心中所有真理的光照,能除去这种恐惧。

经上记着说:“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人生在世充其量不过几十个寒暑,活到七八十岁就到站了。撇开童稚和迟暮这一头一尾,中间也不过是短短的三四十年。

无论是总统也罢,饭桶也罢;人前显贵也罢,卑微抬不起头也罢;强壮也罢,病弱也罢;长寿也罢,短命也罢,尽都是窄如手掌、白驹过隙!

这逗留于世的沧海之一粟,九牛之一毫,绝不是人生的全部。

有限的时空过去是无限的永恒,问题是你在哪里度永恒?是永远与神同在,还是永远与神隔绝?

我对华桂姊妹说,你已信主,并受洗归祂,照着神的应许“信而受洗,必然得救。”你在有限的今生已做出了唯一正确的选择,你已拥有永生,死亡摸不到你,甚至不能靠近你,因你属于永活真神。当我们在主里睡了的时候,也正是进入永恒的时候……她没有破涕为笑,但显然在沉思。

那次探访后不到一年,华桂姊妹病逝。在弥留阶段我们去见她,心中有很大的不舍,她的丈夫和孩子都不信主,她属灵的生命又是这样幼小,觉得她就像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婴一般。我呼唤她,她轻轻地答应了一声,眼睛已无力睁开。

我鼓起勇气对着她说:“耶稣爱你!”话一出口便止不住哽咽,生怕她临终软弱会说出什么叫我担心的话来。可是,我听到她十分清楚地说:“耶稣也爱你!”

这分明是说,她承认耶稣爱她,并且知道耶稣不仅爱她,同时也爱我这个来看望她的人,此时此刻她竟在给我安慰。

我瞬间泪崩,以马内利的神是信实的,祂看顾自己的小羊,与她同在,给她最真实的终极关怀,她并不孤单。

我心中突然涌动着大喜乐,因为亲爱的华桂姊妹很快就能知道,她起初拼尽全力想要抓住的,跟神乐意要赐给她的一切,根本就不能相比!如经上所记:“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一个人能面对死亡发出胜利的欢呼,是地上所有金钱的总和也买不到的,这事只能出于神的救恩,荣耀归给祂!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