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爱国与智者

有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真实的爱,而是虚伪的寒暄。

从她的演讲开始

美国时间5月21日,在美国马里兰大学(以下简称马大)2017年毕业典礼上,名为Shuping Yang(杨舒平)的中国女留学生作为全校学生代表上台毕业发表,她的演讲题目是《美国新鲜的空气》,她围绕新鲜的空气与自由来表达她在马里兰大学的求学感言。她特别提到了自己在国内生活需要带口罩的经历来对比美国的生活,以此来强调美国的新鲜空气。然而,这段言论激起了国人的极大争议,甚至是愤怒。

首先有反应的是在美留学生的回应。《环球时报》分别采访了在毕业典礼现场全程听完演讲的李姓同学与马大中国学生会前主席朱力涵。李同学说:“我们感到非常尴尬,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学校会请她做毕业演讲,以及这种言论为什么会出现在毕业典礼上。如果说她代表马大毕业生的话,我们对马大的未来表示担忧。”

朱力涵认为,以诋毁祖国的方式博眼球是坚决不能容忍的,校方支持此类毫无依据的攻击性言论在毕业典礼上发表不仅是考虑欠佳,更让人怀疑是否有其他用意。

国内网友更是各类吐槽,称之为“这种女人,再回国绝对美国间谍”、“把脸都丢到国际上了,或许是一种才能”、“自己从小在昆明长大也没有戴过口罩。”甚至账号为“昆明发布”的政府认证平台也在22日傍晚发布微博说:“截至5月8日,今年昆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100%。而且,昆明的空气才极有可能‘新鲜而香甜’,如果大家行走在昆明的大街小巷,就能感受到昆明‘四季鲜花开不败’的自然芬芳!”

网络舆论对杨的演讲有两个核心的定性:她是西方文化奴隶的代表:表达了美国人对中国的偏见(认为中国没有自由),她以羞辱祖国为代价满足个人的需要(认为国内的空气污染严重)。

被点燃的思想

随杨事件的升华,另一位叫何江的哈佛毕业生的演讲与走近了我们的视野。虽然他是历史上第一位登上哈佛大学的毕业演讲的华人留学生,但这次被提及的原因是他如何不卑不亢地讲述中国人的尊严。

这件事情引发我思考的是,杨到底讲了什么激发我们如此同仇敌忾地要将她“绳之以法,就地正法”?她是说出事实激发了我们的羞辱感,还是她的谎言令我们无比愤怒?我相信大多数人不是随意在那些新闻里留言的水军,相比这些不堪入目的羞辱,我倒觉得杨只是在表达她的个人感受。因此,我相信人们除了在情绪上不能接受她这样抨击国家外,其实还是能够细细去思考她演讲所产生的思想涟漪。

我们真的没有新鲜的空气?我觉得昆明这锅背得憋屈,国内明明有很多比昆明差很多的城市。然而,杨一句“我所成长的地方”触及了昆明的敏感神经。但,我们自己比谁都清楚自己所生活的环境处境是如何。只不过杨可能在预备演讲稿的时候不太记得一句俗语:“家丑不可外扬”。

我们真的没有自由嘛?其实,就像美国的监听事件、严密的安保机制、各类的审查制度,美国的自由并非是我们所不愿提及的自由。美国自由精神的基础是对人的认识,自由并非毫无法纪,任意妄为,自由是建立在一个有责任感与有尊严的人格的前提之上。如果,这是杨所提及的自由,那么,我们的国度是否真的拥有这样的自由?

我们立志成为大国,这梦是建立在一群有见识的国民之上。国无民则不成国,民无国则无界限。大国,并非仅仅是站在世界经济体的巅峰。有容乃大,然而努力排挤其他声音,甚至刻意不听取正确的声音,这并非是一个能够久治邦国的胸襟。

有时候,我们不经思想的断言,是否也是另一种更大的羞辱呢?

爱真正的家国

我是一名基督徒,有时候与人谈及这类事件,那些反对者便断定我也是一个西方文化的奴隶,便断定我一定是会站在美国的立场。我有时候也不说话,但是我会问自己一个问题:谁是真正爱国的人?爱国又是什么?

爱意味着付诸情感,意味着献上我的全部。想起小时候听那些革命伟人的故事,我也常常为他们动容落泪。但我又想,难道爱没有责任帮助国家变得更好吗?如果这不算爱,鲁迅先生真的是一大恶人,一定谈不上爱民爱国。真正崇洋媚外的是那些没有家国羁绊的人,他们的心中其实只爱自己或者某些兴趣。真正爱国的人,关切他国家的真相以及好与坏。

其实,我真不是一个“爱国”的人,因为我的国不在这里。

当耶稣被带到当时罗马总督彼拉多面前时,总督问到耶稣为什么被祂的国民定罪,耶稣回答道:“我的国不属这世界”。耶稣说祂的国不属这世界是在回答彼拉多的问题,彼拉多困惑为什么耶稣被祂自己的同胞刻意要定罪。耶稣言明自己掌权的国度并非是犹太人的国度,乃是真理掌权的国度。其实,基督徒都清楚,这国就是那耶稣再来所宣告真正的救赎所新造的世界,耶稣要做王直到永远。

我想需要向非基督徒朋友澄清的是,这不是说我今天相信耶稣就不再拥有中国国籍(或者成为西方文化的奴隶),而是,我依然需要恪守中国的法律。但我清楚地上的国度会有终结的一天,这是我们所相信的末世结局。

我也想向基督徒朋友说一句,爱国也并非盲目地维护,这会使我们错失辨明真相的决心,我们需要借着智慧来完成耶稣基督赋予我们今日身份的使命。

令我惋惜的是杨现在的处境,她修改微博的昵称,关闭了评论内容,并且在微博中发表致歉与爱国声明。我想最大的损失是她的勇敢与爱,而发出评论的我们,明天依旧活在“新鲜的空气中”。

附录一:杨舒平的演讲全文

Good afternoon faculty students parents and friends.

各位家长、同学、朋友们,下午好!

I am truly honored and grateful to speak at the commencement for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Class of 2017.

我很荣幸,也很感激能够在马里兰大学2017届毕业典礼上发言。

People often ask me: Why did you come to the University ofMaryland?

人们经常问我:为什么你选择来马里兰大学?

I always answer: Fresh air.

我总是回答:新鲜的空气。

Five years ago, as I step off the plane from China, and left theterminal at Dallas Airport. I was ready to put on one of my five face masks,but when I took my first breath of American air. I put my mask away.

五年前,我从中国来到美国,出了达拉斯机场航站楼,呼吸到在美国的第一口空气后,我就丢掉了正准备戴上的五层口罩。

The air was so sweet and fresh, and oddly luxurious.

这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新鲜甜蜜,尽管说起来奇怪,但这对我来说很奢侈。

I was surprised by this. I grew up in a city in China, where Ihad to wear a face mask every time I went outside, otherwise, I might get sick.

我大感意外。我在中国的都市中长大,每次外出都必须戴口罩,不然的话,我可能会生病。

However, the moment I inhaled and exhaled outside the airport, I felt free.

然而,在机场外深呼吸的那一刻,我感到了自由。

No more fog on my glasses, no more difficult breathing, no more suppression.Everybreath was a delight.

不再有蒙在眼镜上的浓雾,不再有呼吸困难,不再有压抑的生活。每一口呼吸都是一种愉悦的体验。

As I stand here today, I cannot help, but recall that feeling offreedom.

今天站在这里,我情不自禁地回忆起这种自由的感觉。

At 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I assume feel another kind offresh air for which I will be forever grateful — the fresh air of free speech.

在马里兰大学,我还感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自由,一种我会永远感激的自由——言论自由。

Before I came to United States, I learned in history class about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but these words had no meaning to me— Life, Liberty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在来美国之前,我在历史课上学到了美国独立宣言,那时独立宣言的内容——生命,自由和对自由的追求对我来说没有实际的意义。

I was merely memorizing the words to get good grades.

我单纯地记下这些词,仅仅为了拿个高分。

These words sounded so strange, so abstract and so foreign tome, until I came to University of Maryland.

当时那些字句对我来说如此陌生,抽象,直到我来到了马里兰大学。

I have leaned the right to freely express oneself is sacred inAmerican.

我学到了,在美国,自由表达是一项神圣的权利。

Each day in Maryland, I was encouraged to express my opinions oncontroversial issues.

在马里兰的每一天,我都被激励着在有争议的问题上发表自己的意见。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