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经济学家赵晓:被基督信仰改变的人生

  好奇的学者生活

  “我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是男人,然后是家庭成员,是孩子的父亲等等,经济学家是我的最后一个身份。”

  赵晓有一段“边城”般的童年生活。1967年,赵晓出生在妈妈被下放的江西奉新县农村,童年对他最刻骨铭心的记忆是青山绿水和蓝天白云间的自在、和谐。“这段生活对我一生有着重要影响。我崇尚自然,喜爱和谐。社会有贫有富,但自然、和谐最重要,很多权贵和富人内心其实非常痛苦,而穷人则照样可以有尊严与快乐。”他说,“经济学真正关注的是社会福利,说白了就是人的幸福,而幸福与自然、和谐等非财富因素有关。”

  另一方面,赵晓也是那种对世界充满好奇的人,随时准备去发现,所以他很喜欢提问。“我一年有相当多的时间在全国各地讲学和做调查、向不同的人学习。每到一地讲学,有可能的话我都会要求提供一个调查的机会。我愿作一个草根经济学者,双脚踏在中国的大地上。”事实上,正是赵晓骨子里的探索气质引导他开始追寻信仰。

  从小到大,赵晓一直顺顺当当,后来他的文章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势头很猛。但2002年,35岁的他迷失了。“我无求于功名,也不想求助别人,我喜欢我的工作并且做得不错,我以一种孤傲的姿态生活着,最终被这种骄傲奴役了。”

  “那时自我感觉最好,其实却是最迷糊的阶段,像喝醉了酒。我失去谦卑,直到有一天失去所爱和所求。”

  然而,2002年的美国之行,成为赵晓一生的转折点,他不仅找到了学术上新的起点,也找到了精神上的皈依。和许多经济学者一样,赵晓持有极其乐观的经济学信念:市场经济的发展必将带动其他社会问题的解决,市场可救中国,可让中国人幸福。但中国市场经济的改革进入新的世纪,却明显出现了许多问题,财富的增长并未带来相等的幸福。这个时候,2002年,赵晓来到美国,有机会专门考察中国的市场经济与美国的市场经济有什么不同,中国的市场经济转型还需要作什么样的重大建构?赵晓惊奇地发现,差别其实一目了然,就是美国到处是教堂,中国到处是澡堂。有教堂的市场经济和有澡堂的市场经济高下立判。有教堂的市场经济背后存在着超越性或者说神性的动力和行为规范;而中国的市场经济更多由人的下半身(欲望)来驱动,行为规范明显缺乏超越性和内在约束性。

  赵晓站在哈佛广场上,发现半径200米的地方就有三座教堂。即便他到中部伊利诺州的一个小城市,也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灯红酒绿,而是特别平静。每到周末,走在大街上的人不是去教堂就是刚从教堂出来。”

  “事实上,从美国的东海岸到西海岸,从城市到乡村,你都可以发现,这个国家最多的建筑不是别的,正是教堂。教堂而且只有教堂,才是美国人的中心,是凝结美国人内心中最主要的东西。”赵晓回忆道。

  教堂和美国的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教堂的功用是什么?”赵晓开始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后来他得出了与从欧洲巡游美洲大陆的德国学者马克斯·韦伯(Max Weber, 1864—1920)和法国学者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1805—1859)同样的答案,“西方的市场经济植根于他们的宗教精神(伦理)之上,他们的宪政制度(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同样也是建立在基督文明的基础上”。

  “原来,市场经济这个苹果是长在制度的苹果树上,而苹果树的种子则是基督信仰。”在美国考察期间,赵晓写了《有教堂的市场经济和无教堂的市场经济》一文,他这样阐释,“市场可以让人们不偷懒,但是不能保证人们不说谎不害人,以基督信仰为根基的市场伦理有效支撑了美国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此后,他开始进教堂并研究《圣经》。有三个月的时间,他白天忙着和大量的科学家、物理学家、历史学家、神学家们探讨,晚上则研读《圣经》。他所拜访的名单,不仅有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这样的经济部门,又增加了波士顿神学院这样的宗教机构。那也是他最充实的时刻,他发现脑袋中的疑问越来越得到解决。

  最令赵晓信服的是,《圣经》中有大量的预言都已被应验。他发现,圣经是一本充满预言的书,其中包含对个人(如亚伯拉罕)、城市(如耶利哥,推罗)、民族(如犹太人)和国家(如以色列)以及全人类的许多预言,有的预言时间跨度超过千年,这与只教人讲道德的书是完全不同的。奇特的是,这些预言居然一一应验。美国柏赛第纳大学(Pasadena City College)数学系与天文学系的主任史东纳博士(Peter Stoner)就做过一系列的研究,结果证实了圣经的可靠性。赵晓也不得不惊叹《圣经》的权威性与准确性。因为他深知,证伪仍然是号称“社会科学”的经济学难以吞咽的苦药,经济学家们就连下半年的经济走势准确预测都很难。例如,2007年中国的经济学家们普遍预测中国经济将持续过热,为此提出“双防”政策并首次提出紧缩的货币政策,其实这个判断是完全错误的,所以后来政策不得不一年内三次大变。以多年宏观经济预测的经验,赵晓深知预测的困难,并且完全相信凯恩斯(John M. Keynes)所说的长期预测根本超出人类智慧,因为长期只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那就是人会死,至于其他从预测的角度来讲都是不确定的。所以当赵晓看到圣经700多处大的预言跨越几千年都实现了,他开始产生敬畏,相信上帝真的存在,相信《圣经》的确是来自上帝的启示而不是人的智慧。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当我看到《圣经》的信实,我只能信服。这跟买股票一样,如果我有一位朋友,每次都料事如神,而我又是个诚实的人,那我在股票买卖上只能信他、跟随他。”

  2003 年1月9日,赵晓非常乐意地做了决志祷告。生活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后来在他的影响下,他和妻子的家族成员也纷纷信靠基督。

  中国人往往崇尚无欲,我原来也如此。反省了两年才发现,仅仅无欲是不够的,还要有使命感与责任意识,而使命来自信仰。信仰让我更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生活得更坚实。”赵晓这样表述自己的使命:“扎根于中国大地,研究和参与中国包括经济转型在内的整个文明转型。”

  放弃与守住自己

  原来赵晓研究很多热点经济问题,媒体的约稿也很多。但现在,他更多做自己喜欢的研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年轻的时候,你是动物,被各种欲望驱使。但有一天你学会了放弃,你就开始成熟了。”

  在人生转型之后,赵晓逐渐减少在媒体的发言,集中做两件事,一是研究经济学的伦理和信仰基础,二是参与到传统中华文明与基督信仰融合的文明实践中去。“此后我的为人态度宽容了很多,学术思考也深厚起来。”

  “最为重要的是守住自己。”他说,“要拒绝野心的诱惑,还要拒绝媚俗。把握自己,首先不丢分,然后能拿多少算多少。”

  有人曾问到他在整个中国经济改革中扮演的角色?他想了许久,“我努力做一盏照路的小桔灯吧!这盏灯也许能照亮别人一点点,却不一定能帮助我看清自己。所以我真的很需要信仰的光照。我永远不会以为自己知道很多,或者有多重要。”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