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科学探索 >

从顶尖的科学家,到护教学者,柯林斯经历了什么?

上帝存在吗?上帝与这个宇宙是什么关系?人类是怎样出现的?我们是谁?以上这些议题涉及到一些最深刻的问题,涉及创造、进化和设计,引发了不少争论。然而,一旦认识到上帝的伟大与可畏,人就会愿意俯伏谦卑下来,重新认识自己与创造主之间的关系。

1 一位科学家的信仰之路

在2003年生物遗传学领域中,有一个划时代的庞大项目成功完成,这就是“人类基因组计划”。该计划通过将人类的DNA测定其组成,辨识人类染色体中所包含的六十多亿对组成的核苷酸序列,绘制成人类基因组的图谱,并且辨识其载有的基因及其序列,从而达到了解人类遗传信息的目的。

这项重大计划的总科学家是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他是耶鲁大学的物理化学博士,又是北卡大学的医学博士,在遗传学的领域中一向是绝顶的权威。克林顿总统在2000年宣布该项计划的初步成果时,特别讲了一段意义深长的话:“今天,我们正在学习上帝创造生命的语言。让我们越来越敬畏神最神圣的礼物,祂的复杂、美丽和奇妙。有了这种深刻的新知识,人类即将获得巨大的新能力来治愈疾病。”柯林斯博士也因此在小布什总统任内得到了最高荣誉的总统自由勋章。他也是现任的国家健康总署的署长,负责研发新冠病毒疫苗,镰刀形红血球病症基因治疗等,作出许多重大贡献。

像这样一位医药生物学界的顶尖专家,却在2006年出版了一本令人大跌眼镜的书《上帝的语言——一位科学家说明信仰的证据》(The Language of God)。他在书中详述自己从无神论者到成为耶稣基督门徒的心路历程,更举出多项证据与实例,见证进化论中提出的演化过程在基因组中可以清楚观察得到;不单如此,基因组的序列更是见证真神创造的语言。

在许多保守教会的圈子里,一向看“进化论”是必须口诛笔伐的异端邪说,视相信进化论的生物学界更是无神论的大本营。柯林斯博士的书的确引起了许多读者极大的兴趣,成为历年的畅销书,出版了数百万册!

2006年11月5日,《时代周刊》的“God vs. Science”(上帝vs.科学)的专刊中,他还代表相信神的科学家们与著名的无神论者进化论科普家、牛津大学的理查德·道金斯教授(RichardDawkins)展开辩论(笔者个人以为,道金斯是位著名科普家,但在科学界的贡献是不能与柯林斯相提并论的)。而柯林斯,这样一位顶尖的科学家从无神论者转变为基督徒,成为护教学者,带领大学团契并带领人归主,这有什么深刻的内情呢?

随后,柯林斯博士在2007年成立了BioLogos基金会,以融合现代科学与正统基督教信仰为宗旨,出版书籍与影视教材。他担任第一任会长,受到各地学术与宗教界的邀请发表演说。他以《上帝的语言》一书为基础内容,和许多他在担任住院医师时,眼看垂死的病人因为信主而满有盼望的见证,娓娓道来他如何从读C.S.路易斯(C. S. Lewis,牛津大学教授)的护教名著《返璞归真》(Mere Christianity)中深受启发,到他自己信主的经历。他也列举了许多进化论在遗传基因组中,可以实际观察到的实例。

他指出,“BioLogos”的意义就是Bio(生命)与Logos(道)的组合。从生命的基因组中,可以清楚地看到Logos(道——隐喻生命之道耶稣基督)。柯林斯博士在2009年被奥巴马总统提名,国会绝对多数通过,任命他为国家健康总署署长,因而将BioLogos的会长一职交给洛马点拿撒勒大学的生物学终身教授德瑞尔·法克博士(Darrel Falk)为第二任会长。法克博士也出版了一本同一系列的书《与科学达成和平——搭建科学界与信仰界的桥梁》(Coming to Peace with Science)。

2 科学与信仰

三年后,法克博士退休,将BioLogos掌舵交给加尔文大学的天文学教授黛博拉·哈斯玛,也就是《起源》的作者之一。对于《起源》中的见解和提出五种主要观点的精辟分析,我有很深刻的印象,但是对进化论本身还是存在一些疑问。

我是出身于第五代的基督徒家庭,高外祖父母是在宁波由圣公会最早按立华人的夏光耀牧师与师母。连我的孩子一共六代蒙恩,实在是主恩浩瀚。我从小对太空科学非常喜爱,及长赴美进修博士时就是选太空机器人控制研究为专业。后来神的恩典带领,进入NASA(美国太空总署)休斯顿太空中心任机器人研发主管,带领38位科学家与工程师从事太空科学研究。同事中有许多都是基督徒,许多还是积极参与教会服事的会友。

在宇航员完成登月计划后,甚至成为旅行布道家,如詹姆斯·欧文(James Irwin),又有如阿波罗八号的三位宇航员在1968年平安夜,从月球轨道上向地球广播《创世记》第1章1至10节。所以在太空与天文物理领域中,科学与基督教的信仰不但不认为有冲突,反而许多太空科学家,如太空总署里被称为“太空火箭之父”的韦恩·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还时常公开见证神。

可是,生物界有关进化论的讨论,一般华人教会包括北美的基督徒多数还是避免谈,免得有冲突。生物会有微观的演化,的确是事实,可以直接观察,甚至通过实验得到结果。至于大幅度的演化,甚至跨越物种的演化是否有证据呢?至少在之前我也是颇有质疑,认为与传统《圣经》的解释不符。

2001年,笔者在太空中心工作14年之后,清楚得到神在我人生中下一步的呼召,舍下了科学领域的工作,全时间事奉成为牧师。

从1997年开始进修神学,得到硕士之后,更体会到科学在护教与传福音过程中有效应用的重要,继续在达拉斯神学院进修护教学的教牧博士。在读了许多2006-2007年间出版的许多科学与信仰之争的书籍(包括《起源》一书中提到的几个不同立场的数十本书)后,对进化论与基督教神学的兼容性仍然无法下结论,因此决定往英国达尔文的老家去探求究竟。

2007年,剑桥大学圣埃德蒙学院的法拉第科学与宗教研究所正好有暑期短期进修课程,由在英国与欧洲最顶尖的基督徒科学家教授课程,包括我心仪已久的荣休女王学院院长、理论物理学家约翰·波金霍尔(John Polking-horne)教授等十多位,许多都有科学和神学双方面的最高学位。在那两个礼拜的进修之中,确实使我眼界大开。才知道在牛津大学被人认为是继C.S.路易斯之后最优秀的护教学大师艾里斯特·麦考福教授(Aliste rMcGrath),他原来是无神论者,分子生物物理学博士,之后由理性的层面认识造物主,并且义无反顾地辩证真道。原来剑桥大学的顶尖进化论学者,古生物学系主任赛门·康威·莫里斯(Simon Conway Morris)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经常在各地作科学与信仰的演讲(在参观剑桥大学图书馆中珍藏的达尔文手稿里,都还得知他也相信有一位造物主)。

3 基督教神学 VS. 进化论

为什么这些最杰出的科学家又是神学家,对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一点都不觉得有不相容之处呢?

原来这些学者们对神的创造有一个更高层面的认知,神创造自然的定律,并且持续地维系自然的定律的不变,不会出尔反尔,因此更能彰显神的信实。

由此来看,生物的创造一定像物理的定律一般,有迹可寻,由定律造万物,是非常符合《圣经》的教导:“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约翰福音》1:3)若看单独的一个生物的结构非常精妙,自然合成的机率极低,那么由过程演化而达到这样结果的机率更低,不是更能看到造物主经由“生物律”来创造的精妙?这是我自己在剑桥学到的精髓,看证据不因传统而食古不化。《圣经》的启示绝对无误,但人对《圣经》的解释会可能出错,需要与时俱进的更新。

现在大家读到的《起源》一书是增订第二版,内容更加充实与开拓。不单单从改革宗的观点,更是由整体正统基督教的神学观来评估。不单只持一家之说,更是将各家观点详加解释与评估,让读者按证据自己来下结论。本书的中文译者,更是不可多得的顶尖专业学者。盼望本书能带给华人教会的读者更开阔的眼界,多读书,多认识新知识。深广地学习证据,然后再下自己的结论。愿荣耀归主名!(《诗篇》19:1)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