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父亲患癌,母亲的爱诠释了何谓“灵魂的伴侣”

他们站在时光的轴线上描绘爱情

时光会过滤掉爱情表面的光辉

然而,无论青春美貌,还是年轻强壮……

唯一经得住考验的感情是彼此灵魂的相知相爱。

——皮埃尔·德·龙沙(Prerre de Ronsard,法国著名抒情诗人)

一、意想不到的磨难

2021年2月16日,远在中国的父亲被诊断出患食道癌,因为不知道癌细胞是否扩散,所以需要马上做手术。

那段时间,我因疫情无法回来,没办法回家尽孝。每天除了打电话询问以外,真的是束手无策。

手术定在2月22日。手术之前母亲和我一同祈求上帝怜悯。进手术室之前,母亲轻声对父亲说:“耶稣与你同去。”

手术约五六个小时,jiao hui姐妹陪伴母亲在手术室外边等待。我也时刻看着手机,陪伴母亲的姐妹每隔一段时间就发一次信息给我,告诉我手术的进度。难熬的6小时终于过去了,我们得到手术成功的消息,才松了一口气。

术后几天,都是母亲一直住在医院陪护。母亲年纪大了,住在医院自然样样都不方便。幸好有亲如家人的jiao hui姐妹常来帮忙看望,让母亲心里踏实了许多。

父亲非常坚强冷静,他告诉我:“我已经八十多岁了,生老病死无法避免。我们都是信上帝的人,应该相信上帝的安排。”

出院后,母亲一个人照顾父亲多有不便,于是教会的几位姐妹不辞辛苦地开车送他们去复查、来家里给他们做饭。父母只有我一个独生女,该尽孝的时候我却无能为力,让我很惭愧,但是上帝有美好的安排,让他们享受jiao hui的关爱照顾。

母亲告诉我,当她知道父亲患的是癌症时,很惊恐、担忧、束手无策。她回家后偷偷在主前大哭一场,但想到靠主要坚强一些,还有很多事要等着做,后又强忍眼泪打起精神,也相信上帝的同在,而且相信上帝既把这试炼加在他们身上,必有祂的美意。

在忙乱中,摩托车不能开锁,家里下水道坏了,母亲就拼命祷告:“求主加力量吧!”

父母虽然经历此大难,在做重要决定时却十分平静。他们选择在当地医院做手术,父亲去做手术之前,将所有大事都向母亲交代清楚了。母亲也是医生,他们当然知道手术的风险,但他们非常冷静地安排好所有事情,静候手术的结果。

现在四个月过去了,所幸父亲恢复得很好,已经能自己行走,出去散步。

我最深刻的童年记忆之一,就是父亲拉着我的手在他教书的大学校园的林荫道上散步。那时候的他最放松,也最喜欢和我聊天。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那天在路上看到的野花、柳林、荷花池,还有逐渐暗淡的天空和晚霞。我想自己后来选择了教师的职业,也很大程度受父亲的影响。我爱大学校园,父亲潜移默化地将他对这个职业的爱,也传给了我。

二、父母的爱情故事

父亲母亲的爱情和婚姻是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他们都出生在基督徒家庭,在青少年团契中相识。他们读完大学后,一个在武汉工作,一个在广东工作。直到结婚十几年以后,母亲才终于得以调动工作到武汉和父亲团聚。我那时都已经五岁了,对父亲还很陌生,因为他在寒暑假才会出现。

这样的生活在今天看来,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他们在最困苦的年代,彼此忠贞守望,以祈祷和书信度过孤独艰难的岁月,直到团聚的那一天。

我记得我和母亲搭火车去武汉和父亲团聚的那天,母亲兴高采烈,一路上很多话。我反而没那么兴奋,我对武汉这个陌生的城市有点害怕,但是到达火车站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了下雪,这让我一下子就将恐惧忘到脑后。

我刚到武汉的时候,不会说普通话,在学校里变得沉闷起来。父母很担心我的学业,花了不少时间陪我做功课,才使我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也爱上了我们居住的地方:武汉郊区一所大学校园。

我一直觉得,我从那时起,就生活在一个美丽的桃花源。那里的年轻人洋溢着青春的活力,教师们也兢兢业业地传道、授业、解惑。

后来我在国外的大学学习和工作多年,发现中国教师身上这种朴素的、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美德,在西方的学术机构,是多么稀少!每当这时,我就会怀念我童年时代认识的大学教授:他们身上有一种舍己的献身精神,而且完全是非功利性的,仿佛是他们人格生命中与身俱来的一种特质,让人肃然起敬。

父母的工作一直比较繁忙,但他们并没有忽略我。在我的成长记忆中,有许多和他们度过的快乐时光。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人比较少有浪漫情怀,比如我从没见过父亲给母亲送玫瑰花,但他们在生活中彼此支持关爱,母亲要去进修,父亲多承担一些家务;父亲常出差,母亲也没有怨言。他们对赡养对方的父母也从无异议,爷爷和外婆都和我们共同生活过很长时间,让我的童年里有了爷爷和外婆的疼爱。

我心里非常肯定他们的感情,我更加肯定无论遇到什么境况,我们会相依为命,并且父亲母亲永远不会分开。

他们信仰的根基都很深,但是表达方式不同。父亲喜欢自己看书,与亲近的人讨论信仰有关的问题,母亲则喜欢每天早上有固定时间读经祈祷。父亲对这种形式不太热心,他希望分享信仰是自由的、即兴的,而不是太过受时间表限制。

可是在这近半年,父亲却跟从了母亲的读经祈祷时间表,母亲很开心。我很惊奇,因为我自己的信仰表达方式也是和父亲一样,不喜欢过于细节的规矩。这也和我与父亲的职业有关:教师总是在布置作业、检查作业、按时上课。在信仰生活中,我希望能摆脱这种有些形式主义的惯性,我想父亲也是如此。

我没有问父亲,为什么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习惯。但我知道,母亲因此很开心。因为她一直希望能和父亲一同祈祷读经,这是她最快乐的时间,也是他们最能够倾心交谈的时光。

三、灵魂的伴侣

最近,我常去花园小坐,在那里为父母祈祷。

我的目光常常停留在那株刚长叶子的龙沙玫瑰上,它以法国著名的抒情诗人皮埃尔·德·龙沙(法国第一位抒情诗人,1524-1585年)命名。

他的诗句仿佛在绿叶间若隐若现: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

在温柔的烛火前,你坐在炉火边,纺纱缠线

必定还在惦记着某一个人

你会唱着他写给你的诗句

也许你不知道

你拥有的不只是他的赞美

还有你未曾感受到的爱恋”

龙沙的诗歌常以时光无情、生命短暂为主题,即使是歌唱爱情,也是以衰老和死亡为切入点。他的诗歌,总有一种不寻常的深邃:

他站在时光的轴线上描绘爱情

时光会过滤掉爱情表面的光辉

无论青春美貌,年轻强壮……

唯一经得住考验的感情是

彼此灵魂的相知相爱

我想,父母那源于灵魂的相知、相爱、相守,一定是源于他们共同的信仰。因为这份信仰所启示的爱,是永不止息……

爱是永不止息。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