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生命故事 >

被恩典浸泡,好像微服私访的王子

终于拆完最后一只箱子,我长舒一口气。

没想到搬个家,那么多事。我每天一边工作,一边处理新家的杂事,都将近两个月了,才把最后一只箱子的东西收拾完。但等等,还没完……这不,新家的一串钥匙当中缺了公共游泳池和健身房的钥匙。帮我们买房的中介约翰,是个大忙人,让我直接联系卖房中介莎拉,因为旧房主的钥匙都在她那儿。还好,莎拉接我电话时挺热情的,说不用我去拿,她给我顺路送过来。

莎拉如期而至,是个热情爽朗的中年妇女。

我们小区就百来户,许多老年人在这里养老,非常安静。平时在小区散步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更别说找人聊天了。莎拉对这一片城区了如指掌,我正好跟她聊聊天。

竟然买了一处“凶宅”

不知不觉间,聊到了旧房主,一位独居的大学老师。莎拉无不惋惜地摇摇头说,旧房主是那么和蔼可亲的一个老太太,为小区做过许多贡献,大家都喜欢她,不幸心脏病发作,猝死家中。

“什么?猝死家中?!”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约翰跟我们说,旧房主是心脏病发作,送去医院抢救,没救过来。他没说死在家中啊!你没搞错吗,到底是死在家中还是医院呢?”

莎拉不可置疑地说:“那还能瞎说吗?救护车到达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没救了。约翰没跟你们说清楚,人是在家中过世的吗?”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绝对没跟我们提起这事。”

“太不可思议了!他怎么能不告诉你们呢?这是不可以的!”莎拉又用抱歉的口吻说,“真是太遗憾了!”

当然遗憾了。虽然我跟先生都是基督徒,百无禁忌,但很多买房的人可能有各种迷信,忌讳买到最近有人去世的房子。所以中介必须要跟买家交代清楚,房价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我屏住怒气,跟莎拉又东拉西扯地聊了一会儿,礼貌地把她送走以后,立刻打电话给先生,兴师问罪。约翰是先生坚持要用的中介,因为他是我们教会牧师的儿子,先生说信得过。虽然我宁愿找个陌生人也不愿找牧师的儿子当中介,但先生是家里的头儿,我只能不甘不愿地接受。

提到这约翰,先不说他认识的人多,有许多客户,特别忙。再加上他在教会很多服侍,每场聚会都带敬拜。周末和周中晚间,只要教会有聚会,绝对联系不到他!

搞得我自己每天都得花几个小时在网上寻找,比较房子,就怕买房的速度跟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又怕约翰不用心,错过合适的房子。更不巧的是,来来回回签文件的过程当中,先生急病住院,我顾不过来,不得已最终只能都托付约翰办手续,我只管签字和付钱。

先生一接起电话,就被我一连串地数落:

“都是你,非要用约翰!当初找房子,他就没怎么为我们花心思。人家找房子,中介都是随时伺候,我们呢?正好相反!最后接收房子的时候,因为你住院,我让他帮我们检查验收,结果他检查得那么马虎,那么不负责任!后院垃圾没清理,洗碗机打开就关不上,地毯上搬家留下的推车车轮印那么深,他都没看见!光这些就得花多少人力物力来处理!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你知道我们的损失有多大吗?!”

先生听后先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大概想起了他惯用的缓兵之计,回复道:“你先不要急。买房的时候不是签了好多文件吗?当初顾不上研究,现在拿出来再仔细看看,也许人家已经在合同上写清楚了,咱们自己没注意。也有可能卖方没跟约翰交代清楚,沟通有误。或者他真的太忙,疏忽了。反正应该不会是故意隐瞒。先不要急着下结论,给人家一点恩典嘛。”

我挂了电话,马上翻出了购房协议,找到了关于“是否3年内有人在该住宅过世”这一项,答案是“否”!

他是一时疏忽吗?不是,他肯定是趁乱浑水摸鱼!我要去质问约翰!不行,他一定会否认是故意的。我要去找牧师告状!不行,牧师肯定会包庇他。那我要向会友们揭露,让大家以后不要用约翰!不行,我才进这个教会不久,跟大家不熟,不好说。那我去消费者协会投诉,吊销约翰的执照!不行,这也太狠了,先生那么喜欢牧师,肯定不答应。

各种纷杂的念头,包括先生那一句“给人家一点恩典嘛”,反复在我的脑海里打架。

被恩典浸泡过的人

记得我读神学那几年,有一位学长曾在离校之际,向学弟学妹们作过一番临别感言,在祝福大家能顺利完成学业之余,也提醒我们学业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要利用这段在校时间,体会上帝的恩典。因为没有多少人能像我们这样,放下各样缠累,专心听道学道,如同坐在耶稣脚前的马利亚,享受那上好的福份。

他让我们不要错过机会,好好经历主恩,以致于一眼就能让人认出,我们是“被恩典浸泡过的人”。

被恩典浸泡过的人是什么样的呢?他跟大家形容了一番。好像是刚晒过的被子,满了阳光的味道,暖洋洋香喷喷。你打它、捶它,无论怎样都不会被它伤到,回报你的反而是更多的柔软和温暖;又好像是浸透了水的海绵,里面盛着一条小溪,走到哪,滴到哪,挨着碰着,就能被它滋润。你挤它,它就倒空自己浇灌你。

被恩典浸泡过的人更像是微服私访的王子。就算穿得像乞丐,举手投足却是从容和笃定,不争不抢,不急不躁。你要他的外衣,他连里面的衣服都可给你。因为天下的资源都是他家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还会在乎什么,还会跟谁计较?

离开神学院那么久,学长这番话我还记得。有时候看到我们家小狗悠然自得,心满意足地晒太阳,我会忍不住开一句玩笑,这真是一只被恩典触摸过的小狗。

因为它曾经是流浪狗,刚到我家时,任何人一靠近它的狗粮就马上龇牙咧嘴,满脸狰狞地护食,怕被饿死;让它独自在家呆一会,就徘徊不安,忧伤哀嚎,怕孤独死;给它洗个澡,又哭又闹,挣扎逃命,怕被淹死。晚上睡觉还会做噩梦,哭泣颤抖,几乎每天惶惶不可终日。

后来它才渐渐安下心来。可能是看到储藏柜里超大容量包装的狗粮,而且每顿都吃不完,我还变着法子塞给它吃。洗澡时它如果忍耐一时的不舒服,乖乖配合,其实还挺享受的,而且洗完还能得到一只鸡蛋作奖赏。

虽然我和先生对它的照顾和关爱并非十全十美,但是足够让它明白它是我们家的一份子,我们会对它不离不弃。心一宽体就胖,不过才两年的功夫,它已经长成了圆滚滚的小白猪,温柔安静,镇定自若,如此放松,就算放鞭炮都不能吓到它。

主人也赏了我一个鸡蛋

想到这儿,我又好笑,又惭愧。20年前刚来美国,我随身之物只有两箱衣服,如圣经上说,“如今我却成了两队”(参《创世记》32:10)。

这些年上帝给我的恩典还少吗?单单在弟兄姐妹们当中蹭的饭、坐的车、接受的馈赠和帮助,还有被视而不见的失误,那些被原谅和饶恕的过犯,还少吗?

我所有的一切,包括那两箱衣服,有什么不是白白地从上帝而来,又有哪些是我本该配得的呢?但在这次买房过程中全被忘了。我紧张、焦虑,怕吃亏上当,怕买错房子,怕出纰漏,怕这怕那。一点没有安全感,就像个被遗弃的流浪狗一样,随时准备为一把狗粮做殊死搏斗。

难道微服私访的王子居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像街头乞丐一样担惊受怕,心慌意乱吗?“为什么不情愿受欺呢?为什么不情愿吃亏呢?”(参《哥林多前书》6:7)。上帝啊,帮助我,就算看不出我被恩典浸泡过,最起码也让人看得出我被恩典打湿了脚吧!

随即,我拿出一张空白的感谢卡,写道:“亲爱的约翰,谢谢你一边服事弟兄姐妹,一边在百忙中为我们找到了满意的房子。尤其最后交接的过程,都是你在帮忙操心,让我们可以顺利入住。附上一张星巴克的礼金卡,记得忙中抽闲,喝杯咖啡。愿你的岁月以恩典为冠冕,愿你的路径滴下脂油(参《诗篇》65:11)。”

才刚寄出卡片,莎拉打来电话,心急火燎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搞错了。我去查了旧房主的死亡证明,从家里救出来的时候还活着,是到达医院以后去世的。都是我嘴快惹的祸。你没有找约翰算账吧?!”

我不禁失笑,什么祸?什么账?真要算起来,我哪里还得清?

心里美美的,好像原本臭烘烘的小狗,才洗完澡,又被主人赏了个鸡蛋。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