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信仰人生 >

天使般的服侍

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明德路基督教堂,你会见到几位特殊的弟兄姊妹:他们的背包总是鼓鼓的,里面带着各式各样的保温杯,只要看到有需要的人,他们就会送上杯中熬制好的米糊或是野生灵芝水;他们的身影常常出现在教会身患重疾的弟兄姊妹家里,或是重症病人的床前,他们的脚步常常奔走在前往乌市各大医院和殡仪馆的路上……他们就是明德堂重病患者服侍组的同工。

明德堂重病患者服侍组所服侍的都是末期病人,他们所做的是临终关怀,但因为在我们国人的观念中,许多人不能接受“临终”这个词,所以小组起名为“重患服侍组”。这个小组的组长是无声姊妹,小组还有多位成员,每个人都充满主爱,受圣灵感动,甘心献上,默默付出。

无声姊妹为了服侍更加便利,多年前购买了一辆运动型多用途汽车,用于重患服侍组的探望与奔走。常为她们开车一同奔走的园泉兄弟一直在明德堂诗班做司琴服侍,负责婚丧礼仪诗班,他个人也是在患病中经历了主大能的医治;小组中的喜乐姊妹自己也在疾病中,却常用爽朗的笑容,鼓励那些在忧伤中的肢体;小草姊妹在主日诗班领诗,她曾被诊断为淋巴癌,在医院肿瘤科进行化疗,写过两次遗书,蒙主医治后进入重患服侍组,常以自己患癌抗癌的经历鼓舞其他末期病人;玉华姊妹虽工作繁忙,但每个周末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参与重患服侍组的服侍,一同看望奔走;现在还有更多有爱心受感动的弟兄姊妹进入了这一服侍中……他们尽自己的能力服侍末期病人,有和风细雨的安慰,有风尘仆仆的奔走,有劝说勉励,有默默付出、熬粥做饭,他们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生命传递主爱。

四年前的12月,我远在老家太原的母亲被诊断为肝癌晚期,我请无声姊妹代祷并咨询有关末期病人的护理方法,她执意向我要了家乡亲人的联系方式,并直接飞到山西太原看望我母亲,每天为家母按摩、唱诗,与我的家人一起祈祷,因着无声姊妹不远千里的陪伴、爱中无私的付出,使末期疼痛中的母亲得着喜乐与平安,也带给我的家人以极大的安慰。当时的母亲,只要看到无声姊妹,就叫她“天使”。因着姊妹的陪伴,更带给我爱中的激励,远在异地的我安心地完成了圣诞节的五场讲道;因着姊妹的服侍,母亲的身体稍有好转,给了我翌年1月回乡最后尽孝的机会。后来当我回到母亲身边时,只要提到无声姊妹,母亲立刻沉浸在喜乐中,带着慈祥的笑容柔声地说:“她是个天使!”

原明德堂司琴七十多岁的贾老姊妹因病不宜在新疆过冬,女儿特意带她去海南疗养,教会牧者和弟兄姊妹常常代祷、打电话问候,重患服侍组喜乐姊妹亲自前往海南看望,每天陪伴在贾姊妹身边。贾姊妹病情危重后重返乌鲁木齐,重患服侍组的同工天天去她家中看望并服侍。无声姊妹看到贾姊妹身边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在昼夜劳苦地忙前忙后,实在过于疲惫,立刻把贾姊妹和其女儿一同接到自己家中照顾。贾姊妹虽然躺卧在床,时时处于疾病末期的病痛中,但因着身边有充满爱心的弟兄姊妹,她安然度过了人生的最后时刻。在她安息主怀后,重患服侍组的姊妹像女儿们一样,为一生侍主的贾姊妹清洗、穿衣、化妆,在鲜花与歌声中送走了亲爱的肢体。

重患服侍组的服侍,是神放在他们每个人心中的感动,也是他们每个人生命成长的见证。起初他们只是受感动去看望教会中身患重大疾病的弟兄姊妹,但在探望中,他们发现许多末期病人需要倾诉,于是他们坐下来开始做聆听者;有的病人因病脾气暴躁与家人关系紧张,于是他们开始做双方的劝勉安慰者;有的病人长期卧床,身体需要按摩,于是他们开始学习简单的护理。

五年前,重患服侍组的同工陪伴教会一位身患重病的年轻姊妹,他们亲眼看着曾经陪伴的姊妹离世,医护人员使用医用钳子夹着药棉清洗遗体,虽然仔细却是不带感情的例行公事,大家的内心受到极大触动。以后,在重患服侍组的服侍中又增加了一项内容——他们要亲自为离世肢体清洗擦身、穿安息服、化妆送行。从此,他们鼓鼓囊囊的背包里又多了一个化妆包,那是特别为离世肢体准备的化妆用品。每次化妆完毕,他们都会如欣赏上帝的杰作一样,与逝者道别,天堂再见!

重患服侍组的同工常与末期病人亲属一同守夜值班,陪伴肢体度过人生最后的时间。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一时刻何时来临,很多家属没有生死别离的经历,会陷在巨大的伤痛和无助中,几位同工就做好准备轮流看守,也鼓励家属留在病人身边做最后的陪伴;重患肢体最后的时间往往是在家中或医院中度过,无论他们何时辞世,只要其家属打电话告知,重患服侍组的同工都会第一时间赶到,满足其家属的需要,为肢体做最后的服侍。

有的重患肢体因为长期在重症监护室,生前身上插满各种监视仪器和治疗的管子,离世前一直没有洗过澡,更没有理发洗发,重患服侍组会为逝者理发洗发、清洁身体,用棉花堵塞身体腔隙,在过程中会有各种污物流出,但他们全然不顾,只是安安静静地服侍;随后他们会为逝者穿安息服,陪伴亲属将遗体送到殡仪馆、办妥各样手续,而这些工作常是在午夜或黎明做的。忙完这些之后的当天或是第二天,重患服侍组还会留下一个同工继续陪伴在逝者家属身边,帮助家属用文明的方式祭悼,用鲜花布置灵堂,使逝者家属哀恸的心得着安慰。而所有这一切付出,重患服侍组的同工都是甘心乐意地献上,献上自己的时间、精力、金钱,因着他们在主爱中的服侍,所有目睹他们服侍的患者亲人,无不感动落泪!

因着重患服侍组的服侍,逝者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在生死别离和人生苦难中真实地经历主恩、得享主爱。重患服侍组的服侍不是一两次的看望,而是一直的陪伴,直到病人渐渐好转,或陪伴他们安然离世。重患服侍组同工在爱中探望的身影、为主而奔走的佳美脚踪,安慰着一颗颗忧伤的心,赢得了一个个家庭对教会的认识、一个个生命对主恩的接受。

重患服侍组的同工还常年购买灵芝、熬灵芝水给有需要的肢体。有许多弟兄姊妹被他们的爱激励,一位姊妹听说末期病人在服用止疼药后副作用大,常常呕吐不能进食,她受感动特意购买了很好的副作用极低的止疼药,奉献给末期病人使用。因着重患服侍组全心投入、细致入微的服侍,感动了更多弟兄姊妹以不同的方式献出爱心,给予有需要的人。

作为牧者,只要身边遇到末期病人,我们就将联系电话转给重患服侍组,与他们一同去看望、一同为末期病人施洗,一同手拉手祈祷,听着他们用美妙的和声赞美主,与他们一同追思送行归主的肢体。因着与重患服侍组同工们常在一起的服侍,当教会中98岁的黄清治老牧师辞世时,我也像他们一样,与姊妹一起,亲手为敬爱的牧长化好妆,让他带着主所赐的荣美归回父家!

圣经说,天使是服侍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重患服侍组同工的服侍就如同天使,他们带给末期病人及其亲人温暖和安慰、鼓舞和信心,更带给他们对生命永恒的盼望!愿主记念他们的劳苦,愿主赐福他们为主而奔走的佳美脚踪,愿主兴起更多的生命为主而献上!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