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行过幽谷 >

苦难中的人生,上帝是否缺席?

人生路上充满苦难,当一个人绝望到极处的时候,很多人会问:上帝在哪里?英国著名诗人威廉·古柏的一生,也许能让我们得到安慰与盼望。

1、备考时却想自杀

英国著名诗人威廉·古柏(William Cowper)的一生,充满坎坷和破碎。约翰·派博在其关于古柏生平的文章中写道:“这个人灵魂中的战斗是史诗般的。”英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之一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称他是“最好的现代诗人”。

古柏生于1731年,他和他的弟弟约翰是七个兄弟姐妹中幸存的两个。6岁时,他的母亲在生下约翰后去世了,这让古柏深感悲痛。而他之后的人生,在抑郁的风暴中经历友谊的慰藉……

古柏20岁刚出头时正读本科,那时他还是一名法律系学生。他回忆说:

“我住进内殿(即内殿律师学院,英国四大律师学院之一)不久,就被这样一种沮丧的情绪所震撼……我日日夜夜都被绑在刑架上,惊恐地躺下,绝望地爬起来。我立刻对那些我以前密切关注的研究失去了兴趣,古典文学对我已不再有任何吸引力。”

然而,他从乔治·赫伯特的诗和他为自己写的一套祈祷文中找到了慰藉,尽管他当时并不是特别虔诚的基督徒。

古柏毕业后急需一份工作,有一份工作引起了他的注意——上议院见习秘书。他知道,如果有空缺的话,他的伯父可以给他安排这样一份工作。他的伯父为国家建立了特殊功勋,所以被封为侯爵。古柏没有预料到的是,当时的紧张局势会阻碍快速而简单的工作任命。反对党的成员对古柏的能力提出质疑,并要求他在正式工作前接受考试。

古柏全身心投入到考试的准备中,但是焦虑淹没了他,以至于他不能集中精力备考。压力之下,沮丧感猛烈地向他袭来。他避开朋友,把自己关在卧房里。由于极度渴望逃跑,古柏确信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他有几次自杀企图,但每次都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这些干预简直就是奇迹。最后,毒药被扔出窗外,他的脖子上留下了深红色的痕迹。

他叫来伯父,伯父告诉他,以他的情况,他不可能担任这个职位。古柏躲过了上议院的审查,但现在他面对的是更为凶猛的抑郁恶魔。

古柏躺在床上,他确信大街上的每个人都在嘲笑他。他一个人吃晚饭,躲在角落里。他的朋友们不再露面了。他的思想变得杂乱无章,陷入了一种奇怪而可怕的黑暗之中。

他的弟弟约翰也在房间里目睹了哥哥的思想与现实脱节而陷入疯狂的过程。约翰把他带到了一家叫圣奥尔班的小精神病院,那是一个善良的基督徒科顿医生开的。他是在科顿医生富有同情心和称职的护理下为数不多的病人之一。科顿医生是一位福音派信徒,他关心古柏,向他展示了基督的爱。

一天,古柏找到一本圣经,读到《罗马书》3章25节。那天,上帝打开了古柏的眼睛,使他相信耶稣基督的救赎带来的盼望。

然而,抑郁和幻觉仍在古柏的生命中继续……

在科顿医生诊治了大约七个月后,弟弟约翰来拜访古柏。他没有发现令人振奋的好转迹象。约翰看到古柏因为幻觉仍然相信自己不受上帝的怜悯,便展开了有力的辩论,想让古柏相信那是一种错觉。约翰的话奇迹般地打破了禁锢在古柏心头的阴郁。“一道希望之光似乎射入了我的心中,似乎每时每刻都有什么东西在向我低语,‘上帝的怜悯依然存在。’”古柏在黑暗中仿佛看到了光明,第一次开始有了一点进步和喜悦。

抑郁痊愈后,古柏又在那里住了一年。期间,他和科顿医生经常谈论信仰。

古柏离开圣奥尔班后不久,写了一封信给他的表妹、经常与他通信的赫斯基夫人。他在信中提及:“我的痛苦教会了我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如果没有它,我永远不会找到这条路;我知道,并且每天都经历过,上帝对自己的怜悯,足以弥补其他所有祝福的损失。”

2、上帝用奥秘的方式行动

古柏离开了圣奥尔班,决心永远不会回到伦敦。他的弟弟安排他住在亨廷顿(Huntingdon),他很快就遇到了退休牧师安文(Unwin)一家。安文的太太玛丽·安文和儿子威廉·安文成了古柏一生的朋友。

古柏融入了这个家庭,两年后安文先生突然离世,古柏仍然住在安文家,非常依赖于玛丽·安文。不久,玛丽·安文和古柏遇到了一位虔诚的牧师——约翰·牛顿。为了寻求他在灵性上的指引,他们搬到了约翰·牛顿在奥尔尼的教区,住在一个叫“果园边”的房子,并在那里住了20年。这是古柏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虽然他没有像以前那样跌入深渊,但古柏的沮丧情绪仍在退潮。约翰·牛顿想找点事让古柏忙起来,建议他们写一本赞美诗集。约翰·牛顿对后来称之为“奥尔尼赞美诗”的贡献之一,就是写了有史以来最广为传唱的赞美诗《奇异恩典》。而古柏为这卷诗歌本写了60多首赞美诗,其中一些至今不衰,比如开头的那首《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涌自耶稣肋边;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愆。”

有一年冬天,古柏在一次乡村徒步后,回来写了另一首赞美诗,但他禁不住有一种预感:抑郁症和精神病又要严重发作了。他被送到圣奥尔班的那件事已经过去十年,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他对信仰的坚定,他写的赞美诗仿佛是对自己在讲道:

“上帝用一种奥秘的方式行动,施行他的奇事;他在大海里留下足迹,立在风暴之上。……盲目的不信,必定会犯错误,枉然审视他的工作。上帝是他自己的解释者,终有一天,他一定会解释一切!”

这首原题叫《光明在黑暗中闪耀》的赞美诗,引入了我们现在经常听到的这句“上帝用一种奥秘的方式行动”。

这是古柏写的最后一首赞美诗。

古柏于1800年4月25日在抑郁的痛苦中离世安息。

3、经历情感的慰藉

当我们读到古柏和玛丽·安文在一起生活了30多年的时候,或许会推测这段感情。从已知的信息来看,他们的关系完全是柏拉图式的。安文先生离世后,他们曾订过婚,但古柏的一次严重抑郁发作扼杀了他们的婚姻计划。多年后,玛丽·安文多次中风,那个曾经是他坚定的朋友的人现在已经不能独自行走了,她说的话也几乎条理不清,而古柏也变得神志不清。

当古柏的亲属发现玛丽·安文和古柏的健康状况堪忧时,他年轻的堂兄约翰·约翰逊让他们搬到他的房子里,他在那里照顾古柏直到古柏去世。为了向古柏传递上帝的爱,约翰逊偷偷地在古柏床边的墙上安装了一系列管子,并雇了一个古柏听不出声音的人通过管子说出盼望和安慰的话。

当我们今天看到身边的亲友深陷痛苦时,我们会想:主啊,他为什么要受这样的苦?你为什么不亲自安慰他呢?你为什么不治愈他的抑郁呢?……我们常常很困惑:为什么上帝在某些情况下奇迹般地医治人,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却相反?

我想到了古柏自己的话:“不要凭软弱的感觉判断主,要倚靠他的恩典。”

尽管古柏的抑郁最终没有被医治,但我们看到古柏身边之人对古柏倾注的爱和友谊。这份情感的慰藉,是建立在上帝的爱之上。

当古柏离世时,约翰·牛顿牧师说:“当古柏发现自己在一瞬间从所有的枷锁中解脱出来,站在他所爱的和他所侍奉的主面前时,这是多么荣耀的惊喜啊!”

也许那些处在抑郁和悲痛中的朋友会像古柏一样,经历各种痛苦和困惑,甚至觉得已无法继续下去了。但请记住,即使我们回头看古柏的人生轨迹,也能看到上帝的恩典。此时此刻,上帝也在你的故事中作工。

不要被人虚浮的话欺哄,因这些事,神的忿怒必临到那悖逆之子。以弗所书 5:6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