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见证分享 > 行过幽谷 >

肿瘤,出现在求婚之后

认识A的那天,我风风火火的从上海飞到北京,头上套着一个硕大的有线耳机,那是2009年的夏天。几个小时的旅途奔波,带着一大包我的“宝贝”——给参加夏令营的孩子预备的手工材料,我穿着一身松松垮垮遍布褶皱若干次被汗液浸透的运动套装,站到了领导面前。

她高兴地把我介绍给几位北京的同事,然后对着一位穿着好多口袋的裤子的大学生模样的人说:“这样吧,你去帮忙吧,看看还需要买点什么。”十分钟后,我们俩坐上出租车。半是出于礼貌,半是为了打破有点尴尬的安静,我试探性地问:同学,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呀?他含笑答道:喜欢看书。我抬起头来,看了看他金属边框眼镜后那双沉静的眼睛,不像是那种为了吸引异性注意,故弄玄虚、自命不凡或者附庸风雅的人吧。我这样想,他的眼睛没有躲闪,几乎可以说很真诚。

于是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他说很喜欢看约翰·派博的书。他说起他的父母和在北京郊区的家。

“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

半个月的夏令营时间呼啸而过,每天开不完的会,处理不完的紧急情况和各种琐事。营会的地点还因为某些原因换了一次,你或许能想象到我的狼狈。但我几乎没有时间想这些,只记得营地后面有一座翠绿的高山。每天看到它的时候,总是给我莫大的安慰。想到创造高山的那一位,如何将整个宇宙握在他的手中,这个想法总能让我从纷繁的事务中安静下来。

还有,看到那些山的时候,有时,我会想到A,也许是那次他唱的“我要向高山仰望”那首诗歌?也许是那次我们一起爬山?还是A性格里的某些品质让我莫名地和高山联系到了一起?

之后,A去了西北短宣。我则回到上海的家中。

有一天,我突然收到了A的短信,除了分享他的经历,他引用了一节经文,“不要叫醒我所亲爱的,等他自己情愿。”一贯表现“安全”的他,让我以为他是在说事工里遇到的困难和仰望神的心意。

我就回复他:“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现在回想起来特别有趣。后来他说,他去短宣时总会想起我,后来就让大家为我祷告,看是不是神为他预备的那一位。远在上海的我,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几个月后,我再次来到了北京,我开始慢慢习惯这个“热情”的同事的陪伴,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认识了他教会的会友、朋友、同学……回想起来,那时候好像我们很少单独在一起,他的一个高中同学后来好几次提起,那时我们一起去爬香山,他还当了我们的电灯泡。所以,虽然我的闺蜜不停追问,A是不是喜欢我,但我没有感受到被“追”的威胁感。

有一天,我收到了他的电话,几句寒暄过后,他突然问我愿意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他说他本来是想当面和我说的,但是没有合适的机会……他说我不要马上回答他,我可以好好祷告想一想,然后就兀自挂上了电话。

这样,本来打算说的“不”,没有了机会出口。我想,那就祷告看看吧。

反对的理由很明显,他是北京人,我是上海人,我们又都是独生子女,离开哪个城市都会是个困难的决定。家庭的情况也很不一样,更不要说生活习惯、饮食起居的各种差异。

“除非我好好对付自己,否则只能伤害他”

但随着我在北京呆着的时间越来越久,那个“不”似乎越来越难说出口。A的性格里的那种安静的力量深深地吸引着我,他甚至刻意避免和我身体上的接触,让我感受到被尊重和保护,和我以前遇到的那些人截然不同。另一方面,带领我的姐姐也很鼓励我,我还让她帮我打听一下,什么样的姐妹适合当他的妻子,想知道自己合不合适。结果,得到的回复是“喜欢他的”。

冬天的时候,我又回到上海,这次,我发现我开始想念他。我对自己说,如果神还让我去北京的话,我就答应他吧。

那年的春天,我又来到了北京,我们终于成了男女朋友。很快,他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他说他觉得恋爱就是以婚姻为目的的,希望我可以和他有一样的想法……

甜蜜的恋爱时光如飞而去,让我最常回想起的,却是那次吵架。具体的事由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只记得我气乎乎地转身就走,心里想,我们就此结束了!他叫住了我,他看起来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疲惫,他说我走错方向了,然后伸手帮我拦了辆出租车,告诉师傅目的地,还付了车钱。

坐上出租车,眼泪终于决堤;朦胧中,看到那个背影默默地向地铁站走去。突然有一种很大的冲动想过去抱住他,说:“对不起,我又乱发脾气了,请原谅我。我们好好地在一起吧!”但是心里面另一个声音告诉我,我不能再凭血气行事,除非我在神面前好好对付我里面的骄傲、自私、任性、贪爱世界,否则我只能给这个人带去更多的伤害。

我很想说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乱发脾气。但事实是,类似的事情后来又发生了几次,直到那天,他拿了一束花出现在了我的宿舍门口。

从书包里,他拿出了一条毛巾,然后又从卫生间打了一盆热水。我明白过来,他是要给我洗脚,事实上是,他是用洗脚的方式向我求婚。

洗完脚,A单膝跪地,一枚戒指闪现在我的眼前,他说,这不是一枚很贵重的戒指,到婚礼的时候,我可以自己挑一个我喜欢的,但是希望我现在可以带着它,直到结婚的时候……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看着他把戒指戴在了我的中指上。然后,我深深地埋进了他温暖的怀抱,幸福的海洋似乎要把我淹没。而不到一个月之后,事情却又发生了非常意外的逆转。

“这样的年轻人只有电视剧里可以看到”

就在求婚之后一周的一个晚上,吃过晚饭,我突然觉得肚子疼。我想,可能是吃得太油腻了吧,喝点热水应该就好了。可是就这样到了半夜还是很疼,而且我睡不着。最后,我终于打通了A的电话,他的声音听上去应该是被我的电话吵醒的,但听说我肚子痛,他马上就决定去医院看一下。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在MH医院的急症室见到了彼此。医生正在处理一个出了车祸的年轻人,听了我的描述,就给我开了一个腹部B超。做B超的大夫在上腹部查了一会,没有查出什么,就开始检查我的下腹部。然后他说,有一些不太好的情况。最后,他告诉我,他发现我的下腹部有一个“包块”,但是需要做妇科的B超才可以进一步看清楚是什么东西。

B超大夫的话像一个晴天霹雳,我的脑子开始疯狂地转起来,想象着各种可能。我开始哭,A一面安慰我,一面忙着给我安排B超、验血的事情。从他的脸上,很难看出他在想什么。但是我猜他也害怕了,因为他开始抓着我的手和我一起祷告。

妇科B超结果出来了,右侧卵巢位置长了一个直径4公分的肿瘤。

虽然还看不太清楚里面具体的结构,但这个大小的话,性质已经很容易发生转变。一旦有变化,不但卵巢可能面临坏死,生命也会发生危险,医生建议我们马上手术。

我们很难相信,几天前还在讨论什么时候结婚、要生几个孩子的我们,真的需要面对一次前途未卜的手术。这种开腹的手术很难在术前确定手术范围,如果要摘除子宫的话,如果需要切除卵巢的话,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想也不敢想。

A安慰我,不管如何,他爱我,他会和我一起面对这一切。他甚至向神许愿,如果神医治了我,他答应这辈子都好好服侍神。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