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教会历史 >

金盾牌还是铜盾牌

代下12:1-12

刚才所读的经文,主要讲了一件什么事呢?主要在讲,南国犹大罗波安王在位第五年的时候,他所经历的一场战事,以及罗波安王在这场战事中的种种表现。

罗波安王是谁呢?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都知道大卫王,他是合神心意的王,他在神面前蒙神赐福,把游牧部落的十二个支派建立成统一的联合王国,也称大卫王国,等到大卫王死后呢,就把王位禅让给他的儿子所罗门,等到所罗门做王的时候,我们看到以色列无论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农业……各个方面都是极其强盛,可以说在那个时期没有任何一个外邦和国家敢来攻打以色列,反而都是来进贡、示好,我们都知道这是神的赐福和保佑,可是到了“所罗门年老的时候,他的妃嫔诱惑他的心去随从别神,”(王上11:4)

所以耶和华对他说:“你既行了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约和律例,我必将你的国夺回,赐给你的臣子。然而因你父亲大卫的缘故,我不在你活着的日子行这事,必从你儿子的手中将国夺回。只是我不将全国夺回,要因我仆人大卫和我所选择的耶路撒冷,还留一支派给你的儿子。”(王上11:11-13)

因此,所罗门王刚刚去世,王国果然如神所说,一分为二,成了南北两国,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南国犹大国的第一任国王就是罗波安,他是大卫的孙子、“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作犹大王。他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在耶路撒冷,……作王十七年。”(王上14:21)

如今,到了刚才所读的经文之时,“ 罗波安的国坚立,他强盛的时候,就离弃耶和华的律法,以色列人也都随从他。罗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来攻打耶路撒冷,因为王和民得罪了耶和华。”(代下12:1-2)

当到了罗波安作王第五年的时候,埃及首先就来攻打犹大国,“罗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来攻取耶路撒冷,夺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尽都带走,又夺去所罗门制造的金盾牌。”(王上14:25-26)

罗波安王在位一共十七年,列王纪只记载了他在位第五年战败于埃及王示撒这件事,他所做过的是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件,显然列王纪的作者是把这件事作为一个例子,表明继续像所罗门那样离弃神的罗波安,要从神那里遭受到惩罚,就连所罗门最引以为傲的金盾牌都全被夺走了!所罗门王朝的辉煌荣耀也顿时成为过去了。

在列王纪上10:13-28中记载了所罗门王的个人财富:“所罗门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连得。另外还有商人和杂族的诸王,与国中的省长所进的金子,所罗门王用锤出来的金子打成挡牌二百面,每面用金子六百舍客勒;又用锤出来的金子打成盾牌三百面,每面用金子三弥那,都放在黎巴嫩林宫里。王用象牙制造一个宝座,用精金包裹。宝座有六层台阶,座的后背是圆的,两旁有扶手,靠近扶手有两个狮子站立。六层台阶上有十二个狮子站立,每层有两个,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在列国中没有这样作的。所罗门王一切的饮器都是金子的;黎巴嫩林宫里的一切器皿都是精金的。

所罗门年间,银子算不了什么。因为王有他施船只与希兰的船只一同航海,三年一次,装载金银、象牙、猿猴、孔雀回来。所罗门王的财宝与智慧,胜过天下的列王。普天下的王都求见所罗门,要听神赐给他智慧的话。他们各带贡物,就是金器、银器、衣服、军械、香料、骡马,每年有一定之例。

所罗门聚集战车马兵,有战车一千四百辆,马兵一万二千名,安置在屯车的城邑和耶路撒冷,就是王那里。王在耶路撒冷使银子多如石头,香柏木多如高原的桑树。所罗门的马是从埃及带来的,是王的商人一群一群按着定价买来的。从埃及买来的车,每辆价银六百舍客勒,马每匹一百五十舍客勒。”

这是所罗门王的个人财富,还不算圣殿中被掳去的宝物,大多都是精金和稀有的宝石。圣经中一共提到了有500面大小的金盾牌,是摆列在所罗门的黎巴嫩林宫里,彰显王者的尊贵和王权的。而耶和华神殿中一切的宝物也都被掳走了,圣殿中的一切宝物也都是由精金打造或是皂荚木包金,也都是非常重要和贵重的,其中被掳去的,肯定也包括了预表了耶和华神同在的约柜,诗78:61“他又将他的约柜与人掳去,将他的荣耀交在敌人手中。”可见,埃及王示撒所夺去的宝物,可以说是将圣殿和王宫完全洗劫了。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埃及国已经不是那么强大了,埃及过去是世界的强国,但这时候埃及却面对很多问题,国势已经大不如前了,示撒可能更想得到的是更多的金钱和战胜昔日强国的荣耀。示撒攻占耶路撒冷后在米吉多立了一座石碑来表述自己的功绩。

而罗波安即位时所接手的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可以说他心中所盼的全都得到了,但他显然还没有领悟到自己为什么这样富足,凭什么获得这一切。为了使他明白,神容许埃及王上来侵略犹大和以色列。埃及王示撒不仅夺了圣殿和王宫中一切的宝物,并且攻取立了巴勒斯坦150多个城邑,(代下11:5-12)虽然也攻取了耶路撒冷首都,虽未占据,但这也使得犹大国元气大伤。

一千多年才建立起来的大国和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在所罗门死后五年,荣耀、权势和财富就全都离开以色列了,当时被一分为二的南北两国却都始终不愿回到神的面前,寻求耶和华神来帮助、拯救他们。仍然是离弃神,去拜那些外邦的假神,寻求淫乱、邪恶的风俗,去追求权力、淫乐、情欲、声望。罗波安王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稳固王权,就派人制造了铜盾牌去代替被掳的金盾牌。“罗波安王制造铜盾牌代替那金盾牌,交给守王宫门的护卫长看守。王每逢进耶和华的殿,护卫兵就拿这盾牌,随后仍将盾牌送回,放在护卫房。”(代下12:10-11)

罗波安造铜盾牌这件事有三方面的意义:

1.荣耀——所罗门的金盾牌和罗波安造的铜盾牌在原料上有很大的差别。这表示所罗门金碧辉煌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罗波安及以后的王朝都是像铜那样的逊色和对神不真实。

2.财富——罗波安用铜来造盾牌,而不是用银制造,表明示撒这次的入侵对犹大国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在所罗门时期,“银子算不了什么”,“王在耶路撒冷使银子多如石头”。(代下9:27)但如今示撒连犹大国所有的银子都夺走了,罗波安只能用铜来制造盾牌了。

3.王权(权势)——所罗门的金盾牌是在黎巴嫩的林宫里摆设,来彰显荣耀和王权,罗波安的盾牌却是放在护卫室里收藏,只在去神殿时拿出来。因为铜盾牌做得再像真正的金盾牌,都是铜的,并不足以显扬一国的荣耀。而在神殿中拿出来也只不过是罗波安的一种政治手段,因为罗波安是不敬畏神的,他的母亲是亚扪人,罗波安也寻求外邦的偶像,纵容甚至鼓吹国中的许多异教之风,他在圣殿里敬拜也是徒有外表的。拿出铜盾牌也只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点荣耀,却如何也换不回神所赐给大卫家的荣耀和王权。整个犹大国都知道真正的金盾牌和圣殿中的宝物被敬拜外邦偶像的埃及夺走了。

人犯罪后,总是在找各样的方法去遮掩、弥补、挽回,但是却换不回原来的价值和意义。铜的擦亮磨光之后看上去会比金子更亮,但本质和价值却差远了,是无法相比的。拿十个铜的粗项链和你换一条很细的金项链你换不换?铜相对来说多很多,但金子是非常珍贵和稀少的。尤其是精金,是最精纯、没有杂质的,是被炼净的,象征的是尊贵、荣耀和王权。当时铜,几乎到哪家哪户都能找到。

在圣经中把神的话语比作精金,诗19:9-10“耶和华的道理洁净,存到永远;耶和华的典章真实,全然公义。都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神的话语是最纯净的,句句炼净。“神的话将我们救活了”。“神的话也是我们脚前的灯,是我们路上的光。”而神的道就是耶稣基督,主耶稣的生命是最精纯的、最圣洁、完全、没有瑕疵的,耶稣基督就是我们的拯救、我们的生命。

在启示录中提到了神的圣城新耶路撒冷,启21:18“墙是碧玉造的,城是精金的,如同明净的玻璃。”神的城是精金的,是极其荣耀的,这是真神的所在,更是神为一切信他得救的人所预备的永恒的国度。

在地上,神更是把用他的宝血所赎买的教会比作为精金。神告诉我们,他要将教会如同精金一样炼金,使教会成为极其荣耀的。但我们知道,现在地上的教会还有很多的问题、很多的不完全,因为教会都是由罪人所组成的,但神却要用血将我们洗净,洗净他的教会,使教会在世界上被分别出来,成为这一时代的指引。

基督徒的生命也应该如主的生命一样,是精金的,应该是被神所炼净的。我们的里面应该有属天尊贵的价值,不与世界同流合污,不会被世界引诱,不随从世界的风俗和流行,因为我们是有君尊生命的人,彼前2:9“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我们必是那承受产业的人,因我们被称为是至高者神的儿女,

罗8:15-17“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神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神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

我们是尊贵的,不仅仅是因着耶稣基督的救赎,被神白白的称义,地位得以改变。并且在创世之初,神造人,也是按着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我们本有神的形象,本有神所赐尊贵的生命和身份,神使一切被造之物都在我们的手下,使我们有权柄去管理一切被造的世界,可见人是极其尊贵的,是高过一切被造之物的,是仅次于神,就如王子一样。

但是我们里面本来的尊贵的身份却失去了,因人犯罪,我们属天的荣耀和尊贵被破坏,但是还留有一些神的形象、尊贵和荣耀。所以耶稣基督用宝血来洗净我们的罪,将宝血遮盖在我们的身上,用他至圣儿子的生命和身份来恢复我们属神的生命和尊贵的身份。

我们属神的生命就是我们的金盾牌,抢夺金盾牌的人就是魔鬼和罪恶,它使我们失去属天的尊贵和荣耀,失去保护,但耶稣基督这位救主用他的宝血来拯救我们脱离一切的罪恶和恶者的侵害。

罗波安王在金盾牌被抢走后,用铜的制造,以代替被抢走的金盾牌。现今的社会盗版、山寨、假货、办假证的特别多,但是在圣经中,一位犹大国的国王也做了一件这样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以铜代金的事。

我们是否一直在用人的方法来做神家里的事情?是否总是用俗的、污秽不洁的东西来做神家的工作。铜也行看上去比真的,比精金还要亮,但铜的就是铜的,始终无法与原来那个真金的相比。

也许我们用人的办法去做神的事时,看上去也没有问题,也很好,也很有果效。但是神如何看我们所做的事,我们是否得到神的认可,而不单单是人的称赞和认可,到底神有没有收取我们所做的工。

如果神要的只是工作的果效,神自己做就足够了,神是全能的,神绝对可以凭自己的大能作成任何事情。但今天神要我们有这样的机会和荣耀可以与神同工,神看的是我们在完成神的工作中对神的信心与敬畏;让我们能够用神所喜悦的方式去完成他自己的工作。

有很多时候,神也会容许或是利用一些恶人来提醒、警戒他的百姓在罪恶中能够回转到神的面前,最终完成神的旨意和心意。就像神在这里就利用了埃及王示撒来攻打他自己的百姓,然而埃及王示撒回去后的第二年就死了。

我们是愿意神很好的使用我们,还是利用完我们就不用了呢?求神赐给我们属天的智慧,使我们明白神的心意。神允许埃及王上来攻打他的百姓,并且能够容忍埃及王炫耀式的将这次战役立碑流芳。但即使这样,罗波安王都没有在神的面前回转,去带领百姓敬拜真神,仍然行神所看为恶的事,以致神的震怒临到神所爱、所拣选的百姓。“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16:4)以色列就因着拜假神、离弃真神,而被神交予外邦人的手中。北国以色列在主前722年亡国亚述帝国;南国犹大也相继于主前586年被巴比伦所灭。

唯有耶和华神是独一的真神,不要用任何的假神、偶像、嗜好来代替神在我们生命中的位置。铜的就是铜的,你再看重它,都不能够代替真神的价值和地位。

这件事也让我们看到,我们到底是在求自己的荣耀、还是在求神的荣耀?就如罗波安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稳固王位,制造铜盾牌一样。

箴25:27“吃蜜过多是不好的,考究自己的荣耀也是可厌的。”我在学校时看过一部福音影片叫《面对巨人》,里面在讲到一位作为基督徒的橄榄球教练训练球员如何面对比赛时,说到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参加比赛,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神的荣耀,活出神所给我们生命的价值?而今天我们在教会中到底是为了什么在侍奉神,我们是为了神的荣耀和工作,还是为了考究自己的荣耀?

金盾牌才是我们荣耀的生命,是神所赐给我们王子的地位。求神保守我们的金盾牌不被仇敌掳去,若掳去了,让我们回到神的面前,求神差派大能的使者为我们夺回来,使我们里面重新有神的灵,用神的生命去作神家的一切工作,让我们无论作何事都能够体贴神的心意,行在神的心意上。而不是自己想办法遮掩过失,用人的方法制造铜盾牌。求神也除去我们生命中一切的偶像,不让金钱、物质、虚荣、儿女取代真神在我们生命中的地位。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