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综合讲章 >

上帝所要的“祭”

《旧约全书》第三卷——《利未记》,又被解经家们称之为“祭典”,意指该书的主要内容是有关以色列民应如何向上帝献祭的律例、典章。如果再加上《出埃及记》、《申命记》和旧约其他各卷所涉及的关于“献祭”的内容和论述,会让圣经读者确认:“献祭”确实是神的“选民”宗教生活中的一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笔者也深有同感。

近几年来,在教学、写作之余,重读《利未记》,并和被称为“更美之约”的《希伯来书》对照思考,给自己提出了一个问题:“上帝所要的祭”。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照搬“祭典”中有关“五祭”的规定,谁都能获得“满分”。但我们读经绝不能停留在字面条文的死记硬背和浅尝辄止的“圣经知识”上,而应该深入思考,全面解读。融会贯通,才能有新的领悟。经过日积月累,对“上帝所要的祭”整理出下列十四条答案,形成一组系列讲章,愿与大家共享。提纲如下:

一、行为重于献祭(创4:1-8);

二、听命胜于献祭(撒上15:22-23);

三、怜恤高于献祭(太9:10-13);

四、颂赞优于献祭(来13:15);

五、乐捐强于献祭(来13:16):

六、和好先于献祭(太5:23-24):

七、忧伤痛悔的心(诗51:16-17):

八、与神同行的心(弥6:6-8);

九、完全奉献的心(罗12:1;箴23:26);

十、一颗智慧的心

十一、一颗共识的心

十二、一颗坚忍的心

十三、一颗谦卑的心

十四、一颗顺服的心(太2:1-12)

全文金句:“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0-21)。“我儿,要将你的心归我……”(箴23:26)。

一、行为重于献祭(创4:1-8)

人类最早向上帝献祭的历史,可以上溯到第二代始祖亚当和夏娃的两个儿子:该隐和亚伯。他们一先一后,各用自己的劳动成果作供物献给耶和华,揭开了人类向上帝献祭的第一章,记载于《创世记》四章一至八节。但令人遗憾的是这头一次献祭却导致人类历史上第一场家庭悲剧——兄弟相残、使亚伯无辜被害,该隐也成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杀人犯”。而这场悲剧的起因,圣经上说得很清楚,是由于耶和华“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而引起该隐的不满,当即“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虽经耶和华向他解释、劝勉和警告,但该隐却怀恨在心,终于酿成了悲剧的苦果,留下了耻辱的一页,令读经人不禁掩卷长叹……

耶和华为什么“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呢?我国教会传统的解释都聚焦在所献的供物上。从五十五年前我读神学时,在学校的教室里和教会的讲台上,从我的老师和牧长们的讲解中包括一些前辈们的著作中,基本上都倾向于因该隐献的是“地里的出产”,而不像亚伯献的是“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因为“按着律法,……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有的人还进一步引申出亚伯献羊和脂油,表明他是靠着预表基督是“上帝的羔羊,背负世人罪孽的”,因而获得赦免;而该隐献的“地里的出产”是他的劳动所得,表明他想靠自己的努力,用“立功之法”来换取神恩,耶和华怎能看中呢?

对这些似是而非、漏洞百出的辩解和见之著作的“高论”,在我的思维中存在了将近半个世纪,很少深入思考。而且我知道,这种传统的“误解”,在教会中仍然在代代传承,不以为非,反以为是。好像大家都有个类似的想法,圣经上已明确指出耶和华却“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肯定是因该隐所献的不合神的意,供物献的不对头,我们又何必去争论呢?圣经上明文记载还会有错吗?直到六年前,我在两所神学院校,先后开“五经”和“历史书”这两门课时,在备课的过程中,才看到传统的解释漏洞太多,自相矛盾,解决不了问题。

首先,人类第二代祖先和后来的摩西之间相距多少年,客观、求实的解经家都承认,亚伯拉罕之前的远古时期是个“未知数”。而亚当所生的人又不能像神那样无所不知,预见未来,早知道后来的“摩西的律法”。俗话说:“不知者不罪”,耶和华怎能因该隐未献“羊和脂油”而责怪他呢?

其次,圣经上明说:“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那么,“羊群中头生的”和“地的出产”都是他们的劳动成果,怎么会变成了一个是“靠主蒙恩”,另一个是“靠自己的功劳”呢?耶和华难道不喜欢用劳动所得献给他,反而喜欢人“不劳而获”吗?

第三,即使跨越时空,用不知多少年后的“祭典”中有关“五祭”的规定来对照,用作祭祀的供物,也绝不是只限于牛、羊、斑鸠、雏鸽等“活物”,献“素祭”的供物就明确规定“要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和盐做成无酵饼”,或者用初熟的禾穗烘烤后作供物献上;人献“赎愆祭”若无力献“活物”,只要用十分之一伊法的细面(约等于2.2公升)献上就行了(参利2章,5章11至13节),同样可赎罪,并不像传统所解释的那样。

那么,耶和华究竟为什么“看中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呢?我们只要注意到句中的“人先物后”的次序排列,再抓住耶和华在第七节中对该隐的责问,难题就迎刃而解了。原来,《创世记》第四章前七节经文,上帝通过人类第一次献祭的记载,就向人昭示了有关献祭的两条原则:一是先看人,后看物;二是“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上帝所要的祭”乃是“行为重于献祭”(参约壹3:12)。

十年前游览一处宗教景点,看到在登上大殿平台的石级尽头的两根不高的石柱上,刻着一副小字对联:“在家不孝双父母;何必灵山拜至尊?”虽无落款,不是什么名人手笔,但朴素无华的大实话,却道出一点真谛:没有善行的顶礼、祭祀是徒劳无益的。

二、听命胜于献祭(撒上15:22-23)

这是先知撒母耳批评扫罗时留下的一句名言,值得我们深深地思考。事件的背景是由于扫罗王在打败亚玛力人之后,没有诛灭元凶亚甲,又留下了上好的牛、羊和一切美物,违背了耶和华藉撒母耳吩咐他的话。当事情的真相被撒母耳识破后,扫罗又巧妙地为自己掩饰、辩护,说留下上好的牛、羊,是为要献祭于耶和华上帝的。扫罗满以为经他这么一讲,身为大祭司的撒母耳,必将别无应付,只能说“阿们”了。谁知撒母耳却严加谴责,说出了一段掷地有声的至理名言,撒母耳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撒上15:22-23)。

“听命胜于献祭”,说得多好!试想,人无论献上多么高贵的供物,还能比“遵神旨、听神命”更重要吗?让我们用一个不太恰当却通俗易懂的类比来加以说明吧。

人最喜欢什么样的儿女?“漂亮的、有钱的、当官的、大方的……”这些答案的得分都不一定很高,惟独一条答案可能获得所有做父母的赞同,那就是“听话的”。一个不听话的儿女,长得再俊、钞票再多、官再大,再舍得在父母身上花钱,但在父母的心目中,总不如那听话的儿女能让他们感到顺心、开心、放心。我们都知道,世上没有完全人,父母的话也不一定句句都对,但他们总是喜欢听话的儿女,何况鉴察人心、无所不知、全能的天父,岂不更要求人作他顺命的儿女吗?正如主耶稣当年教导门徒的:“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让我们都能真正地领悟到:“上帝所要的祭”是什么呢?“听命胜于献祭”。

三、怜恤高于献祭(太9:10-13)

先知何西阿责备悖逆的以色列民,用虚假的悔改自欺欺人;一针见血地向他们指出:“我(指耶和华,笔者注)喜爱良善(或作怜恤),不喜爱祭祀;喜爱认识神,胜于燔祭”(何6:6)。主耶稣在驳斥那些找茬子、抓话柄、伺机攻击他的法利赛人时,引用了这句话。因为那些假冒为善的人在门徒们面前,批评耶稣不该和税吏、罪人一同坐席。“耶稣听见,就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9:12-13)。主耶稣在“八福篇”中也表达过类似的训诲:“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旧约先知所获得的启示,新约救主所重申的原则,都告诉我们一条共同的信息:“上帝所要的祭”是什么呢?“怜恤高于献祭”。

中文“怜恤”一词,含有怜悯、同情、恻隐之心、慈悲为怀等意。是人际交往、增进情谊、表达关爱、共享福乐的不可缺少的“粘合剂”。雅各和约翰在他们的书信中也有类似的阐述:“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恤的心,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或者“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约壹3:17;雅2:16)亚圣孟子也曾严正指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恻隐之心,仁之端也。无恻隐之心,非人也!”让我们再回到圣经中来,找出更权威的解释吧。《路加福音》十章二十五至三十七节,“好撒玛利亚人”的表现,是这条原则的最好注解。为什么祭司和利未人见死不救,宁可绕道而行呢?只能有一个解释,他们把自己去圣殿供职、值勤看为最神圣、最重要的,而那些“俗事、闲事”则可以少管或不管,免得误了“圣工”。而撒玛利亚人为什么却能向落难者伸出援助之手呢?路加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看见倒在路旁的人,“就动了慈心”,于是一切善行随之而来。“慈心”就是“怜恤”,就是“同情心、恻隐之心”。“慈心”乃行善之本,有“慈心”才能有善行。故事的结尾连律法师也不得不承认:“‘这三个人哪一个是落在强盗手中的邻舍呢?’他说:‘是怜悯他的。’耶稣说:‘你去照样行吧!’”

由于受传统误导的影响,中国教会不仅长期停留在“小学道理的开端”,存在着“信行脱节”的倾向,还有人习惯于将所谓的“圣”与“俗”绝对分开。就像故事中的祭司和利未人那样,“圣工”要紧,死活与我无关。以致见死不救,还觉得“心安理得”。甚至“牧人”干了恶狼的事,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照样在以弗得的覆盖下,道貌岸然,行礼如仪。完全忘记了先知、恩主和使徒们的训诲:“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上帝所要的祭”是什么呢?“怜恤高于献祭”。求主助我,永铭心中!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