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慕道初信 >

十字架的真意

经文:林前1:17-18;弗2:16-17

面对着朝夕相对的十字架,它给我们带来的是怎样的影响?对于我们这些立志跟随主的人来说,十字架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主要分四个方面来分享。

第一、十字架是羞辱和苦难的记号

在信仰生活中,十字架对于每个基督徒来说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标记,大到礼拜堂钟楼上高耸的十字架,小到我们所珍爱的十字架饰品,各式各样的十字架:希腊十字、罗马十字、洛林十字、爱尔兰十字等等,无不向我们诉说着含义深远的意义。十字架在艺术家的手中被赋予了更为生动的样式,也有了更为精美的装饰。但追根溯源,现在被人视为神圣、庄严、权柄、力量的十字架在耶稣的时代,甚至更为久远的年代,却是苦难、羞辱和失败的记号,是一种残忍痛苦的刑具。记得我曾经看过一部影片名叫《斯巴达克思》,想必看过或是熟悉这段史实的人都知道:古罗马的奴隶常常被训练成角斗士送进斗兽场与野兽相斗,十有八九成为猛兽口中的美味。公元前1世纪,一个名叫斯巴达克思的奴隶不堪这样的残忍,与同伴逃出了角斗士学校,逃到维苏威火山,和其他逃亡的奴隶组织了一场“角斗士起义”,在节节胜利后,由于军事策略上的失误,后来在克拉苏所率领罗马大军的攻击下,起义队伍分裂,遭到惨重失败。斯巴达克思和他的追随者被狡猾冷酷的克拉苏钉在通往罗马大道两旁的一个个十字架上,绵延几里之外。那一个个鲜血淋淋的十字架,一张张被疼痛扭曲了的脸令人惨不忍睹。十字架的刑罚,原是腓尼基人常常使用的,后来被希腊罗马所效法,用于刑罚奴隶、罪大恶极之人和没有罗马公民权的人。埃及、波斯、巴比伦等国也以此刑罚用在谋反、叛逆之人、强盗、故意杀人者的身上。这种刑罚苦不堪言,行刑时,先责以鞭打,然后两手分别钉于横木两端,双脚合在一起重叠钉于直木下方,再把木架竖起,暴露于烈日风雨中,直到人断气为止。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血管胀裂、口渴难忍、头晕目眩,不时地抽搐,痛苦万分,但又不能马上死,要达数十小时以上。所以,这种刑罚之残酷不亚于中国古代的凌迟处死。犹太人痛恨此刑,罗马人也以此为最羞辱的刑罚,罗马公民无论犯什么重罪,都不用此刑,相传保罗是被斩而不是被钉十字架,但其他的使徒却不能幸免。

在犹太人看来,十架之刑是上帝的咒诅,以此为传福音的绊脚石(加5:11;林前1:23)。因为在旧约时代虽然没有钉人十架的刑罚,但却有约书亚杀死亚摩利的五王挂在五棵树上的记载(书10:26)。因为按照摩西律法,人若犯该死的罪,被治死了,要将他挂在木头上,被挂的人在上帝面前是受咒诅的(申21:22-23)。在一些犹太人的心自中,弥赛亚——上帝的儿子是绝不应被上帝所咒诅的,然而上帝的独生爱子却以这种方式为我们罪人死,天父奇妙莫测的慈爱就显现于此了。被钉十字架的基督与得胜的弥赛亚似乎是毫无关联的,但正是藉着苦难和羞辱的十字架,上帝的能力战胜了人类的罪恶和死亡,一个令人恐怖的刑具成为了上帝权柄、慈爱的象征。在《彼得前书》2章24节中说:“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使徒行传》5章30-31节中彼得与众使徒回答大祭司说:“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稣,我们祖宗的上帝已经叫他复活。上帝且用右手将他高举,叫他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由此看来,全能的上帝用被咒诅的死成就了极大无比的救恩。

马丁·路德正是受到保罗书信中关于十字架道理的教导影响,认为神学的精华是十字架神学,其反面是荣耀神学,荣耀神学是在上帝的事工中认识他,十字架神学则是在受难中认识他,我们应到被钉十字架的基督那里去寻找真正的神学和对上帝的认识。十字架神学就是在上帝隐藏的地方,在他的受难中,而荣耀神学认为这是到懦弱和愚蠢的地方去认识上帝。

第二、十字架是得胜和荣耀的标志

自从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难以后,十字架对于基督徒来说就被赋予了新的含义,不再是耻辱和失败的标记,而是得胜与尊荣的象征。在君士坦丁大帝时,有“赖此架得胜”的传说,他废除了十架之刑不再使用,并以救主流血于此而作为纪念,表示对基督十架的尊重。这样,十字架也慢慢成为基督教信仰的标志,它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凡十字架所在之处,都会引起我们的认同感,它好像是海船上的罗盘,指引着我们的方向。有一次去佘山游玩,对初来乍到的我来说,有点不知路在何方,但是一看到山顶上有“远东第一大堂”之称的圣母大堂上高耸的十字架时,我的脚步就从容了,它有如一块磁石吸引着人慢慢走向它。我想这不仅是我,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感受。在保罗书信中,有一个极为重要的主题就是十字架的福音,《哥林多前书》2章2节中说:“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是“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上帝的大能”(林前1:18)。福音就是十架之道,这是被要神迹的犹太人、求智慧的希利尼人视为绊脚石和愚拙的,但对于蒙召的人来说,无论是犹太人、希利尼人、基督总为上帝的能力、上帝的智慧。如果祭司长、彼拉多和希律安提帕知道这智慧,他们就不会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在此十字架的羞辱与被钉者的尊荣成了鲜明的对照。然而,尊荣全能的主却使羞耻、卑贱的十字架与他一同成为荣耀、得胜的标记;十字架成为人们认识耶稣基督的通道和战胜一切罪恶、死亡的记号,因为一切邪恶和阴谋在十字架的光芒中都没有容身之处。

德国著名的女作家安娜·西格斯在1942年发表的小说《第七个十字架》中记叙了一个最特殊、最富象征意义,但却是真实的故事:七个由于不同原因被关进德国集中营的囚犯,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早晨,逃出了集中营。全副武装的纳粹党卫军和冲锋队,开始了一场大规模的拉网式的追击和搜捕。集中营的司令官下令将院子里七棵梧桐树截断,钉成七个十字架,并要在七天内把逃犯全部抓回来钉上这七个十字架。但结果却是:其中六个人,一个立即被抓,一个被人举报,一个因精疲力竭倒毙在田野里,一个不愿束手被擒,从高楼上坠地身亡。一个被人出卖抓回集中营,任凭法西斯怎样严刑拷打,残酷折磨,始终坚如磐石,宁可玉碎,不为瓦全。另一个在惊恐万状中跑去自首,希望苟且偷生,但也没有免于一死。最后一个名叫格奥尔格·海勒斯的在被追击途中,历尽艰辛,九死一生,在朋友和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登上一艘船沿莱茵河顺流而下,逃出了法西斯的魔掌,让不可一世的法西斯树立的第七个十字架空立在那儿。这第七个十字架,令人想起基督的受难,但又不能等同起来。为什么天主教的十字架上有基督受难的苦像,而基督教的十字架上却空无一物,有人认为这是强调耶稣基督的复活和得胜。小说中这第七个空着的十字架也正是一个战胜霸权和死亡恫吓的象征,体现了一场正义而勇敢的行动。唯一的幸存者也从开始纯粹为了活命而斗争,到在别人富有团结精神的支持配合下取得成功的逃亡经历中,完善成为一个新人,他的生命由此获得了新的意义。正如作者在小说的最后写道:“我们都感到,这外部的权力真是无孔不入,它们能够那么深那么可怕地钻入人的内心最深处,然而,我们也感到,在人们的内心最深处,仍然有某种东西是坚不可摧的,任何势力也伤害不了的。”这同样也是对基督受难最好的注解,主耶稣为了救赎人类,他承担了人的罪走向了十字架,似乎是遂了欲除耶稣而后快之人的意思,但是在基督的心中,再多再深的苦痛也不能将他压倒,他将自己的灵魂交托天父,并在十字架上说“成了”,他成就了天父的救赎大功,胜过了黑暗和死亡,基督的宝架也成为我们的荣耀。正如赞美诗《宝架歌》中所唱:“基督宝架我所夸耀,巍然屹立宇宙间;一切圣迹光华普照,庄严灿烂亿万年。”十字架将引领我们得胜有余并走向上帝的荣耀。

第三、十字架是和平与圣洁的记号

《以弗所书》2章16-17节说:“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十字架同样也是和平的福音,它使万有与上帝复和。《歌罗西书》1章20节说:“既然藉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始祖犯罪不但使上帝与人之间的和谐遭到破坏,也给整个受造世界带来混乱,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使人也与上帝和好,在原则上重新恢复了物质世界里的和谐关系。同样,基督的十字架也联合犹太人与外邦人在基督里合一,“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弗2:14-15)。更为重要的是,十字架也是圣洁的标记,它使门徒与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合一。《加拉太书》告诉我们保罗与基督同钉十架的经历,保罗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他又说:“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6:14)。十字架使我们与罪断绝,得到基督里面的新生命,成为被主的宝血所洁净的新人,这不仅是值得保罗所夸口的,也更是我们信仰的确据和依靠,当我们在软弱、患难、疲倦、孤独、盲目时来到主的十字架下向他祈求,相信主必会拯救我们,使我们摆脱罪的重担,得见主的恩光,获得内心的安康。

第四、十字架是爱的记号

凡读过丁主教文集的弟兄姊妹们都知道,丁主教认为,“爱是上帝的最高属性,其他的属性和爱相比都居于次要地位。基督徒通过基督所表现的爱来认识上帝,基督所启示的上帝的最重要的属性就是爱”。在“一个中国基督徒的上帝观”一文中,他说:“我们在《新约》中所看到的耶稣,他为人所弃,却忘我地向世人倾注他的爱和怜悯。他受尽苦痛,被钉上十字架,仍然言语温柔。他最终战胜了黑暗的权势,所有这些都在新约读者的人性深处激发起至善,他的生活和他的牺性都显示出他对世人真挚的爱。”基督是通过十字架以牺牲自己的方式而不是靠强权征服来显明自己的权柄。对此丁主教说:“是这样的一位基督,使我们敢于相信,爱是人生的真谛,爱是上帝最根本的属性,爱是这个宇宙的本质属性,宇宙中有风暴,有地震,有火山爆发等等自然灾害,我们不理解,但尽管不理解,我们不相信宇宙的真谛是恨,是毁灭。不,我们相信,宇宙的真谛是爱,是成全,是基督所显示的那样的爱;宇宙中有了这个爱,我们就有了后盾,我们能够平安,能够生活的有力量、有意义,发出感谢、赞美。”的确,十字架带给我们的并不是刑罚,而是爱,是舍己成仁的爱,这也是许多神学家所不断强调的主题。

法国基督教女思想家西蒙娜·薇依认为上帝爱的十字架正是在黑暗、痛苦的深渊中竖立起来的,上帝之爱是爱的本源和爱的终极对象,上帝创造了无论在任何远的距离都能去爱的本质。爱的神奇,就是被钉十字架。“上帝的爱全然践行在矛盾、恶运、撕裂和整个地付出自己的过程之中,直至在不幸中倾尽自身——十字架上的上帝就是倾空了自己的上帝,这种倾空自己就是爱:爱即倾空,倾空即爱,这种爱是倾空中的爱。”同样,著名的天主教神学家巴尔塔萨的神学主题也是爱,在他看来,道成肉身是爱,十字架上的死是爱,赐给人圣灵也是爱,上帝在爱的死亡中战胜一切。莫尔特曼在其著作《被钉十字架的上帝》中,认为正是在十字架上,上帝付出了他全部爱的存在。耶稣基督带来了上帝之国的爱,给那些在痛苦、绝望中的人们带来获救的希望和未来。从十字架上产生的爱,是同正义和力量联系在一起的,这种爱是承受痛苦和被弃的能力,是在面对死亡及邪恶时,不懈地追求正义的激情,也是一种对未来的憧憬和盼望,因为绝望是罪。《约翰一书》4章10节告诉我们,“不是我们爱上帝,乃是上帝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上帝藉十字架将他的爱显明给我们,愿我们也尊重从他所受的命令彼此相爱,成为真正认识上帝的新人。愿主爱的十字架继续激励我们,带给我们平安、释放、勇气和希望。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