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讲道讲章 > 综合讲章 >

何日君再回?-从《何西阿书》听上帝不止息的呼唤(中

《何西阿书》也是上帝写给我们这个后现代堕落社会的一卷书,透过它,上帝在等候浪子归回,呼吁“何日君再回”。

为何上帝的审判会临到北国呢?因为先知属灵的眼睛看见:

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何西阿的时代,四围没有强敌,耶罗波安二世开疆拓土,因着地理位置的优势,以色列是邻国交通和贸易的转运站,经济上欣欣向荣,几乎达到所罗门王时的水平。“我果然成了富足,得了财宝”(《何》12:8)。正如同时代先知阿摩司所描绘的,他们富有到拥有“过冬和过夏的房屋、象牙的房屋、高大的房屋”(参《摩》3:15)。在世人眼光中,此时的北国似乎是美好、光明、拥有一切的世代。

但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财富和灵性的兴衰往往形成反比,当北国在信仰上远离上帝时,经济“沃土”遂成了巴力崇拜的“温床”。在别具洞察力的何西阿眼前,北国即将进入的纪元,其实不是希望的春天,而是绝望的冬季;不需太久,内乱和外敌搅局的结果,北国就会灭顶,走向地狱了!

果然,耶罗波安二世死后(主前753年),北国陷入分裂、政治明争暗斗,一年内就换了三个王!到北国灭亡的30年间,六易其主,其中四位遭暗杀身亡(参《何》7:3-7所影射的宫廷凶杀案),导致耶罗波安二世累积40年的绩效,几乎被内斗内讧所消蚀殆尽。

当兴起的亚述来袭时,国内仅有的资源成为外交朝贡的“提款机”!因此,何西阿时代北国虽然表面富裕,先知属灵的眼光却看见他们却没有好的灵性,30年后就要陷入沦亡被掳的惨况。正如狄更斯在其名著《双城记》的开场白: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年日,也是愚昧的年日;

这是信心的纪元,也是怀疑的纪元;

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绝望的冬季;

我们可拥有一切,我们甚么都没有;

我们直走向天堂,也一直走向地狱!

二、不认识神

《何西阿书》前3章叙述先知的家庭故事后,从4章开始到第14章,何西阿指出以色列当时问题的症结:“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神”(参《何》4:1),因着以色列不认识神,其社会问题如病毒扩散般,纷纷冒出来(参《何》4:2):

1.起假誓(参《何》10:4← →第三诫)

2.不践前言、说谎(参《何》7:3,9:2,10:13,11:12← →第九诫)

3.杀害(参《何》6:9← →第六诫)

4.偷盗(参《何》7:1← →第八诫)

5.姦淫(参《何》4:13-14,7:4← →第七诫)

6.行强暴(参《何》4:2,6:9← →第六诫)

7.杀人流血(参《诗》106:38← →第六诫)

人犯罪后,连环境也被牵连:“因此,这地悲哀,其上的民、田野的兽、空中的鸟必都衰微,海中的鱼也必消灭。”(《何》4:3)本是大自然“守护者”的人,因为犯罪,顿时成了戮害大自然的“凶手”,地因此受咒诅(参《创》3:17)。当人拒绝顺服上帝,不仅人类受苦,自然界也受苦,受造物遂服在虚空之下(参《罗》8:20)。因此,环保议题的本质是神学议题。

这不断扩散的“传染病”,正如莎士比亚所说:“以不义开始的事须用罪恶来巩固它。”因此,不愿尊崇上帝、拒绝聆听上帝“何日君再回”呼吁的以色列社会各层面,全然堕落:

宗教上:拜假神,迦南式偶像敬拜盛行(参《何》2:8、13,9:10,11:2)

政治上:篡位频生,政治腐败(参《何》10:7,13:11)

外交上:脚踏二条船,时而巴结埃及,时而倚重亚述(参《何》5:13,7:11,8:9,10:6,12:1)

经济上:商贸兴盛,贫富悬殊,民怨四起(参《摩》2:6,6:4-6,8:6)

道德上:国家领袖和祭司朋比为奸,国家陷在抢掠、奸淫、谎言的罪中(参《何》4:13-14,7:4,9:1)

三、从他处找祝福

先知透过家事来暗喻国事,从歌篾的困境反应出北国的问题:就是明知和立约的上帝有约,却去拥抱巴力,疏忽了“婚姻的红毯很窄,只容两个人走过”。信仰的红毯也一样,不容许属灵杂质。以色列就因从他处去找好处,“与亚述立约,把油送到埃及”(参《何》12:1),“打发人往亚述去见耶雷布王”,不知道“他却不能医治你们,不能治好你们的伤”(参《何》5:13),又拒绝上帝“何日君再回”的呼吁,导致自己越走越迷惘,越来越痛苦:

“她不知道是我给她五谷、新酒,和油,又加增她的金银;她却以此供奉巴力。因此到了收割的日子,出酒的时候,我必将我的五谷、新酒收回,也必将她应当遮体的羊毛和麻夺回来。……我必使这些树变为荒林,为田野的走兽所吃。我必追讨她素日给诸巴力烧香的罪;那时她佩带耳环和别样妆饰,随从她所爱的,却忘记我。这是耶和华说的。”(《何》2:8-13)

从以色列“所爱的”乃复数的“诸巴力”,可见人若假神真拜,不仅愈拜愈失败,还会愈拜愈迷惘、失焦。尼采在《偶像的黄昏》(Twilight of the Idols)里说得妙:“这世界上的偶像比真实的事物还多。”因为人心本是制造偶像的工厂。

也正如鲁益师(C.S. Lewis)犀利无情地指出:“看一个国家是否饿昏了,就看这国家在看什么样的脱衣舞。”要了解一个文化,不能不去认明其贪爱和所拜的偶像;想了解以色列的堕落,必须看他们拜的神明──诸巴力!

四、社会全然崩解

本书的主体,在“无人认识神”之后被引进,拒绝垂听神“何日君再回”呼吁的以色列,即将陷入全面崩溃的困境中,这崩溃包括祭司/Priest(参《何》4:4、5)、先知/Prophet(参《何》4:5)、君王/首领/Prince(参《何》4:18,5:1、10)和人民/百姓/People(参《何》4:6)各个层面,表现在:

1.无人认识神(参《何》4:1);

2.祭司忘记神的律法(参《何》4:6);

3.百姓求问木偶(参《何》4:12);

4.淫乱邪情纠结(参《何》4:13~14);

5.官长喜爱羞耻的事(参《何》4:18);

6.背道带来灭亡(参《何》5:3-7)。

正如歌篾的婚外情暗喻了以色列的堕落,这“全民皆输”的景况,显示灵性堕落和婚姻淫乱是沉沦的连体婴,同时凸显了社会、家庭或个人要是拒绝让上帝“把脉”,必然走上“小罪累积成大罪”的自杀不归路,而且还会陷入“自杀导致他杀”的沦亡境地。原来,世人沦亡的原因,并非外在的,而是内在的。除非世人(和家庭)体认自己已到绝境,否则必定陷入迷失。

以歌篾和以色列来看,人若不以神为主,终必陷入六神无主的迷思。不是吗?当以色列愈来愈向巴力靠拢,心思意念也就愈来愈走向无“法(律法)”无“天(上帝)”,“淫心使他们失迷”,最后沦亡。

这也提醒我们,当主流文化愈来愈世俗主义,神儿女愈须要分别为圣,免得如圣公会神学家William Inge所说,“与时代精神结婚的,下一个时代便会成为鳏夫”。

五、今非昔比

先知何西阿在北国亡国前30年,如此警告:

“你们当在基比亚吹角,在拉玛吹号,在伯·亚文吹出大声,说:便雅悯哪,有仇敌在你后头!在责罚的日子,以法莲必变为荒场;我在以色列支派中,指示将来必成的事。犹大的首领如同挪移地界的人,我必将忿怒倒在他们身上,如水一般。……我必向以法莲如狮子,向犹大家如少壮狮子。我必撕裂而去,我要夺去,无人搭救。”(《何》5:8-14)

为警告以色列不要执意背约、继续寻找其他倚靠(不论是信仰上的巴力或是外交上的亚述、埃及),何西阿运用动物学家、植物病虫害学家和医生的专业术语,强调上帝的可畏、可怕。祂是“捕鸟人”(参《何》7:12)、“屠杀者”(参《何》9:13、16),是“撕裂他们的熊、吞吃的狮子,撕裂他们的野兽”(《何》13:8)。

以色列将如“蛀虫和朽烂”(参《何》5:12),无可救药、求助无门(《何》5:13)!他更直接宣告:“以色列啊,你与我反对,就是反对帮助你的,自取败坏。”(参《何》13:9)

从全书来看,以色列被上帝带领出埃及,原为“羊羔”(参《何》4:16),“驯良的母牛犊”(参《何》10:11),“归回上帝的鸟”(参《何》11:11),“茂盛的葡萄树”(参《何》10:1),现在让神难过,拒绝聆听“何日君再回”的呼吁,成为“倔强的母牛”(参《何》4:16),“虫蛀之物”(参《何》5:12),“被外邦人套轭的母牛犊”(参《何》10:11),“愚蠢无知的鸽子”(参《何》7:11),“将被捕捉的笨鸟”(参《何》7:12),“瞬间消失的鸟”(参《何》9:11),“翻背的弓”(参《何》7:16),“不能结果、枯干的根”(参《何》9:16),“没有翻过的饼”(参《何》7:8),“必干的泉源”(参《何》13:15)……

此外,原本为儿子的以色列(参《何》11:1),现被何西阿比喻为“病人”(参《何》5:13,6:1,7:1,14:4),是淫乱的“妻子”(参《何》2:2-13)。最后只能走入沦亡,悽惨到“婴孩必被摔死,孕妇必被剖开”(参《何》13:16)!

六、真儿子带领浪子回归

《何西阿书》14章1节写道:“以色列年幼的时候,我爱他,就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这节经文后被《马太福音》引用,“住在那里,直到希律死了。这是要应验主藉先知所说的话说:‘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太》2:15)

《何西阿书》中所指的“儿子”,因为他们拒绝垂听“何日君再回”、继续拥抱巴力,因此走向“他们必不归回埃及地,亚述人却要作他们的王,因他们不肯归向我。刀剑必临到他们的城邑,毁坏门闩,把人吞灭,都因他们随从自己的计谋。”(《何》11:5-6)的命运。

但是马太沿着救恩历史的发展,将这个“儿子”转到后来为童女马利亚所生的耶稣(参《太》1:23-25)。耶稣是受洗时有圣灵降临的“真儿子”(参《太》3:16-17),祂被圣灵引导到旷野40天、得胜撒但的试探(参《太》4:1-11),代替了在旷野漂流40年失败的“儿子”——以色列。从启示的渐进来看,当人类(包括以色列)陷入罪的拉扯和俘虏时,上帝早就预告,祂将赐下神子来呼召这些迷失的浪子!

难怪,唱“何日君再回”的男主角何西阿,其家庭故事的最高潮,是上帝吩咐被“打脸”的何西阿娶回“劈腿”的歌篾,让何西阿和歌篾破镜重圆──这预告了被掳外邦后的浪子以色列,在经历没有君王、首领、祭祀、柱像、神像(和巴力)之后,惟一的出路是归回大卫王后裔,那位带领以色列再度出埃及的耶稣。

“以色列人也必多日独居,无君王,无首领,无祭祀,无柱像,无以弗得,无家中的神像。后来以色列人必归回,寻求他们的神──耶和华和他们的王大卫。在末后的日子,必以敬畏的心归向耶和华,领受祂的恩惠。”(《何》3:4-5)

“圣经从没有为回归者预备大花轿把她们抬回去,因为昔日叫她们迷糊的偶像必须被对付,无论这偶像是代表政治的力量,或宗教的迷惑,或自己的情欲……必须‘多日为我独居,不可行淫,也不可归别人为妻’,直到偶像被打碎……(杨牧谷语)”。

《何西阿书》也预告,道成肉身的耶稣,为救赎罪人,将在十字架上完成高难度的工作;祂顺服祂父的剧本,没有耽延或逃避。因着弥赛亚一次付上“斤两十足”的“遮羞费”三十两(参《太》27:3),被罪恶和撒但所掳之民如你我,终得以归回上帝,白白领受祂的恩惠。

鲁益师说,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最大的差异,就是一个词“恩典/grace”。这差异好比有一人掉入废井里,路过的各宗教领袖提出解救方案:回教徒对他说:“阿拉的旨意就是要你掉到井里。”说完后就走开;佛教徒走过来说:“如果你禁欲,就不必在井里受苦。”说完后也走开了;印度教徒来了说:“如果你在井里过着信实的生活,你就可以投胎再生。”说毕,他一样走人;孔子来了,说:“如果你不出门,就不会落入井里。”;耶稣来了,祂看到了这人,竟亲自跳进井里陪伴他!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到展现,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