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神爱世人 > 情感关爱团契 > 婚姻恋爱 >

天离地,有何等的高,慈爱也何等深

雅亿姐,跟你倾诉一些感情经历。我是罪人中的罪魁,但我却经历了恩典与真理。恩典带我归正了真理,这个过程中,我明白何为长阔高深的爱。

结婚三年,婚姻到了不痛不痒的状态。

我丈夫是个好人,但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朵鲜花在渐渐枯萎。有时候半夜醒来,凝视着睡熟的他,我真不知道我下半生是否就如此虚度……他只知道赚钱回家,一点都不会享受生活、他吃饭像个军人一样,三五口吃完,丝毫不在乎你烧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也是争分夺秒的,在任何时刻他都可以为了他的工作接电话,对他而言,根本没有“私人时间”和“营造浪漫”的概念。

我怀念自己的初恋情人。两个人分手时对着海浪许下的约定常常回荡在我的耳边:“假如婚后你不幸福,随时来找我,即使我不是你的情人,也可以为你擦去泪水。”

这一份割舍不下的旧情,是我还没有信的时候发生的。但却让我常常不安、伤怀甚至郁郁寡欢。我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母亲。

我母亲是一个智慧的妇人,她从来不用律法的那一套来压我。但她要求我凡事都要祷告,如果要做什么决定,要告诉她。

当年,我和勇爱情的终结,是因为两座城市的时空。当年的他要回到多病又年迈父母身边去,而我心里也放不下守寡多年的母亲。于是,我常常将自己不幸的婚姻归罪于母亲,母亲知道我的心痛,她舍不得我在痛苦中终老此生。

她经常跟我举例子,讲故事,告诉我,我对初恋的感觉是谎言,是假的。但是我放不下,经常在这个软弱与试探中不可自拔。

勇常在网上联系我,诉说他对我的思念。若不是我们之间隔着千里的距离,我们或许早就再次走到一起。我跟母亲讲了很多次,想去看看勇。假如他和我一样不忘旧情的话,我回来就提离婚的事情。

我说:“我已经错过一次,不想再让后半辈子都活在这种空虚和记挂的里面。妈,你就让我疯一次吧……”

看着我的痛苦,母亲说:“倘若你真去,让我陪你飞一程好么?就当我是你的一个忘年交吧。倘若你们依旧情投意合,那么我也好做个见证人。”

母亲连续四十天为我昼夜儆醒,然后,我们母女以旅游为借口,坐上了北上的飞机。

当飞机在云彩中穿梭的时候,我心里踊跃着一种重获自由的狂喜。母亲一直在闭目祈\求,她嘴里轻声在念叨的,若有所思的目光如同一缕丝线般缠绕着我的神经。

飞机降落了,在机场看到初恋的时候,他眼中有几丝惊惧——也许他没想到我会带着母亲同行吧。

在母亲面前,他不敢对我亲近,更不敢对我说什么贴己的话。我们两个人就像老同学一样寒暄了起来,一顿不热不冷的饭之后,母亲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提前回宾馆休息。

母亲走后,勇向我靠近了一点坐下来。这时候我们可以叙叙旧情了,然而,很奇怪。我们两个人一下子变得拘谨起来,不知道从何谈起。

“你老公,对你还好么?”

“挺好的。”

“我家老婆也蛮乖的,她父母刚给我们买了套更大的房子。假如,我们可以回到以前,又不伤害到各自的家庭,那该多好……”

话题转向暧昧了,他的眼神也开始升温。然而这样的目光却深深戳痛着我,在我的情感世界中,没有灰色地带,更容不下“情人”这种不尴不尬的身份。

所谓思念,这一切因为之前所讲的“不要伤害彼此家庭的前提”而变得无比可笑。即使,我们心里都埋着过去这段无法割舍的旧情,也记着分手时许下的诺言。然而此刻,物是人非,岁月已然让彼此的心境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勇一边恭维我美丽,一边让自己的眼神越来越放肆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母亲说过的话:“你和他注定了是两个家,即使再次走到一起,你的心在你的女儿身上,他的心在他的儿子身上,再婚生活比你的想象要复杂许多。”

搅动着咖啡,我的心里开始波涛起伏,我甚至觉得自己这么大老远赶来看他,是个极大的错误。他越来越暧昧放肆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穿衣服一样,我的面色越来越严肃。

他忽然问我:“晚上你住哪里?我送你吧?”

我冷冷地看着他,这油腻的男人一点不再像从前那个淳朴的大男孩了。也许,这句话他会说给妻子之外的许多女人。就像他如今身上的香水味道一样,透露而出的是那种想要浪漫而不愿负责任的味道。

我冲他笑了笑:“不用管我了,我有自己的安排。”

于是,他买单后离开了。走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礼貌性的握手。当两只手握在一起的时候,不见温情,只有很冰冷的暧昧。

仔细一看,他发际线高了很多,颇油腻。我毫无留恋地把手抽了出来。

我走回酒店。在闪烁的霓虹灯下,我重新走近散落一路的回忆,回味了每一个沟壑纵横的细节,仿佛吊唁自己青春年少的最爱一样,我的泪水肆意飞扬……曾经的岁月跨越了一切,却终究经不住流年的偷换。

我回到宾馆的时候,母亲正在气定神闲地在读那本书。我想对母亲解释什么,却动了动嘴唇说不出来。母亲走过来抱住了我,她的怀抱温暖依旧。

母亲说:“我知道他一定会保护你,让你回转过来的。我跟你来,就是为了回家,好好过日子。智慧的妇人建造家室,愚昧的妇人亲手拆毁。有我的遮盖与祝福,你的婚姻不会被拆毁的。” 我终于明白,这就是母亲要陪我飞这一程的原因。她知道说教是苍白的,很多事情只有让我自己经历之后,才会明白。

母亲说:“别傻了,世界上有什么感情是走过之后,还能原封不动的?你从勇的眼睛里还看不出来么?当初的你,对他来说早已不存在了。就像当初的他也不存在了一样。你要做的,是珍惜眼前的幸福……”

母亲带着我悔改,为自己的悖逆与任性。在悔改的泪水中,我似乎读懂了何西阿,读懂了自己丈夫的好处。虽然这个木讷的男人无趣,不懂浪漫,但是他会把辛苦赚来的每一分钱给我花,至少,他睡在被窝里的时候我会觉得很温暖……

就这样,我们母女一边旅行,一边聊天,一边悔改,一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母亲每日带我读那本书,默默的陪伴与安慰,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离家出走后被母亲捉回来的小女孩。那种幸福感,真的很浪漫。 后来,我们回去了。

我告诉老公去见前男友,我母亲陪着我,他因此就觉得此行没问题。看到老公如此大度,真实的安全感替代了我心里的惴惴不安。

每个周日,我们两个都跟着母亲去,老公开车,我跟母亲像闺蜜一样坐在后座聊天,谈着要好好备孕,生几个孩子比较好……

恩典满溢的日子并不是浪漫的,却是踏实的。在疫情的日子里,我更珍惜自己拥有的这个家。

小恩

雅亿说

小恩姐妹总说自己是罪魁,却蒙了恩惠眷顾。我非常羡慕她有这么智慧的母亲——有界限,有原则,又不定罪打压女儿,而是用牧羊人的心肠从危险中救回自己的小羊。

我相信,一切遭受情伤,一切在痛苦中,一切为感情苦恼的读者们都可以来品尝这恩典的滋味——恩典,就是白白给我们的,是我们不配的。

恩典,是那个让我们从歧路转回的力量,让我们驻足静思觉得自己要回头的力量,是戳破谎言让我们生命回归真实的力量,更是那个至死不渝、陪伴到底、风雨里为我们守望的力量。

这恩,是真的,是无穷无尽,比天还高比海还深。你如果尝过,就知道这恩是美善的,世界上没有什么能与之相比。

很多读者活在苦毒伤害中,雅亿总是先抱抱你,而不对你提什么要求。我会默默地为你祝福,就像文中母亲所作的一样。你要做的是,给自己一定时间来调整、来缓冲、来学习接纳自己此时此刻的样子。

让恩典与爱,慢慢浸润你枯竭的生命。不要急,不要怕,因为有人替你在负重祈求,并且深信你会好起来。

岁月的静好,翩然而至的安全感,柴米油盐的幸福,黑门的甘露,合一的喜悦,与全家一起同心合意的脚踪,都是你的。雅亿为你祝福,为你凡事盼望,为你默默地守候。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