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家庭关系 >

家庭系统神学

新年是开始读书计划的时候。有人计划要通读圣经,有人计划要读一定数量不同类型的书。或者,对一些人来说,他们计划要通读一本系统神学巨著。

我的朋友,改革宗长老会牧师鲍勃·哈克特(Bob Hackett) ,最近在脸书上评论说:“年轻人,认真对待教养儿女和家庭生活,就像你认真对待系统神学一样。”

我回帖赞同:“你怎样爱妻子,教养儿女,这表明你的系统神学到底是什么。”

也许,当一些人展望2021年要读什么新神学书的时候,重申鲍勃的评论,抛出我的愚见,会是及时的提醒。

我怀疑我们都见过(甚至我们就是)这样一种人,他们的神学正确,但生活和我们所信的真理是活生生的矛盾。我们竭力滤出神学里的蠓虫,自己倒吞下骆驼。我们埋头看积尘的大著作,或在讨论群的弹窗现身,对深奥的主题侃侃而谈,却没有像基督爱教会一样爱我们的妻子,还常常惹我们儿女的气。

我相信我们也见过相反的情形,有些人说不出什么是“亚目拉督主义”,他们是相信堕落前拣选,还是堕落后拣选,但他们认信的真理深深塑造他们的生命,跃然其上。

所以我说,“不要骗自己,你怎样爱妻子,教养儿女,这表明你的系统神学到底是什么。”

基督教神学和活出真理的生命,两者并非风马牛不相及。一个人可以擅长神学思考,却拙于汽车维修,因这两者本身而言并无关联。但我们相信神是谁,相信我们是谁,却和我们为人的核心,我们各样的关系是否正常交织在一起。

你实际信什么(而不只是知道什么),这要表现在你如何作丈夫,如何教养儿女这样的事情上。

我们的为人,表明我们的信仰。

让我们说得更清楚一点,可说的有很多,那先开个头吧。

我们相信怎样的上帝论?

如果神是可认识的,我们的家人就会看到我们花时间与祂相处,而不只是读与祂有关的书。

如果神是不可测透的,我们就不会表现得我们什么都懂,我们身上就会带着敬畏、惊叹和谦卑的印记。

如果神有可传递的属性,我们的家人就应该在我们身上看到这些属性。作为父亲,我们给孩子描绘出关于神怎样的画面?苛刻、严厉、令人害怕的形象?还是圣洁、公义、慈爱、温柔、不轻易发怒、满有爱心的形象?有时甚至需要提醒传道人:“你很擅长传讲父神的慈爱,也许你要努力在家中表明这一点。”

如果你相信神的护理命定每一个受造物和他们所有的行动,当你的车爆胎,电脑死机,或任何其他不顺心的事情发生时,你的孩子会看到这一点。你想大喊:“我不需要这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但很明显你需要,不然它就不会这样发生了。我们对神主权的信靠有没有落实到生活的细节中?

如果你护理的教义,包括了天父每天供应日用的饮食,那么你对工作和金钱的态度,是否表明你相信神会信守祂的话语?

我们相信怎样的人论和罪论?

虽然你蒙召要描绘出一幅神的画面,但你要记住,你不是神。你是一个罪人。

我们都知道我们是罪人,但你孩子上次听你悔改是在什么时候?我们是功能方面完全成圣了吗(这是“假冒为善”的花巧说法)?我们孩子需要看到的是我们悔改的行动。否则,他们长大就会成为假冒为善的人。

你相信神用尘土造人吗?你相信,这很好,但记得你孩子是尘土造的吗?他们有尘土造的体质,有尘土一样的心智,有年龄的限制。我们必须记住这点,否则我们会惹他们气。神记念你不过是尘土——你每一天能活下去,都取决于此。想一想,“如果天父对我的反应,就像我即将要对我孩子的反应一样,我会落在什么境地?”这就是系统神学的应用。

我们相信怎样的基督位格和工作的教义?

关于基督和祂的工作,我们相信什么?我们是否相信,祂身为救赎主,执行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祂的工作有许多独特之处,但祂工作的DNA,却刻印在所有基督徒身上,因为神已经让他们有了基督的样式。

哦是的,我们可能会快快要求发挥君王的作用——治理和带领我们的家。但我们牺牲服侍妻子儿女的神学在哪里?按祭司的样式,我们是否因为知道他们正受试验而对他们充满同情,我们是否为他们代求?我们是否像约翰·佩顿(John G. Paton)的父亲为他和他兄弟姐妹代求一样,为他们代求?作为牧长手下的牧者(或那位大先知手下的先知),我们是否将神的话语带给他们,用他们能消化的食物喂养祂的羊和小羊?还是我们又忘记了他们是尘土——用大块大块难消化的改革宗教理,让一个六岁孩子思想疲惫,内心感到沉闷?

我们的妻子是否在我们身上看到基督的样式?她是否看到我们牺牲自己的计划、目标、愿望——把她放在第一位?还是看到我们的爱好或体育运动胜过她的事情?你是更关注巴文克、伯克富和欧文,过于体贴她吗?

如果我们不能像基督爱教会那样爱我们的妻子,那么在教会能论述妻子或女人的角色,就没有什么意义。仔细想想基督所爱的新妇。你的工作比祂的容易得多——所以要用爱遮掩妻子让你心烦的许多小事。如果你不是一直以来都这样,那你就要悔改。

我们相信怎样的救恩论?

我们相信靠恩典得救吗?我们相信神不记念我们的罪,把罪扔进遗忘的海洋吗?

这是否反映在我们与最亲近的人的互动当中?还是我们有一长串单子,记着“她说过什么”、“他们做过什么”?我们是否大发雷霆,让那些与我们亲近的人感受到我们被冒犯了,他们需要迅速把一些东西摆上神坛,平息我们这些自封,被冒犯的神明?我们是否在因恩典教义大大欢喜的同时,向别人灌输一种靠行为得饶恕的意识?我们会乐于接受归正的真理,生活却像归正从未发生过一样。

你对教会有什么看法?

你是否相信教会是基督的新妇?这一点是否反映在你对会众的爱和服侍上?你的孩子是否从你那里得到这样的想法:会众值得你为他们做任何事,因为基督已经为他们做了一切事?

我们是否顺服教会掌权柄的人?或者我们看到教会没有按我们的想法做事,依然我行我素?这给我们家里的孩子树立了什么样的榜样?

教会有很多不完全的地方,我们可以就此进行细密的神学讨论,也可以论述应该怎么办。但如果我们不爱教会里的人,我们就没有通过最基本的神学考试。我们就会训练我们的孩子,让他们也考试不及格——他们也不会尊重基督所爱的教会。

你对末世论有什么看法?

噢!现在讨论这个话题,会让费力钻研的新晋神学家吊足胃口。肯定这一点对家庭生活是没有影响?然而是有的。

我们是否相信,我们要为我们说过的每一句话,甚至我们说这些话的方式交账?我们如何向耶稣解释我们对孩子说话的那种轻蔑语气?如何向责备祂的门徒,因为他们对孩子轻蔑说话的耶稣交账?对我们的妻子说的那些冷嘲热讽的话又怎么办?耶稣如此爱她,为她上了十字架。

我们是否相信,有一天一切事情都会公之于众?相信的话,为什么我们要歪曲或玩弄事实来掩盖我们的错误,向妻子或孩子隐瞒真实的自我?他们往往会看穿我们所隐瞒的,这也种下了怀疑和不信任的种子。我们相信我们自己认为的末世论吗?慈爱的神在最后开启真相对付问题之前,现在给我们机会也这样行。

而这也许只是冰山一角,也许在敬虔和正统神学的外表背后,我们还隐藏着一些大事。对于你实际的信仰状况,不是看你说了什么,而是看你如何对待你的家人。

所以……

改教家马丁·布瑟(Martin Bucer)写道:“真正的神学既不是理论性的也不是猜测性的,而是做事性质和应用性的。它的目的是生活,就是过一种敬虔的生活。”

我们还可以从更多方面来思考神学,看看它们在家庭中的应用,但上面的应用应该足以让你开始思考。

当然,这一切对我们自己来说太难了。但我们不是靠自己。圣灵在我们里面会帮助我们达成这目标。

我们的妻子或孩子可能永远不会读一本系统神学著作,但他们会读你。

所以,“年轻人(也包括年长的人),认真对待教养儿女和家庭生活,就像你认真对待系统神学一样。”因为你的行为,表现出你的神学到底是什么。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