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婚姻恋爱 >

今年,你又被逼婚了吗?

这些年我什么也没做,就和“春晚”一样成了我们家年三十的固定节目——每逢佳节被逼婚。我刚到北京工作的时候,以为北京弟兄多,机会也多。北京弟兄是多,没错,可姊妹更多。每个礼拜去聚会,都像去参加武林大会。

以前我爸多粗暴的一个人,有一回坐在沙发上幽幽地跟我说:“人老了会孤独的,你别以为有微信朋友圈儿就行了,你会寂寞的。你这孩子咋不知道为自己愁呢?到时候人家鸡娃你鸡啥?”我忍不住回了一句,“结婚也得冷静啊,我有个同学都三婚了!”没想到我爸一拍大腿:“你瞧瞧,人家都结三次了,你怎么一次都没试过!”我妈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要说结婚次数多呢,也不是什么优点!可你非要找信主的,少了多少机会呀。我问你,那个受洗——能退不?”

我爸妈这么多年看新闻联播都能吵架,你怼我一句,我怼你一句,跟回答外国记者提问似的。只有在逼婚这件事上他们高度一致,一起怼我;为了振奋我的斗志,他们竟然开始在我面前秀恩爱了。我看着他们俩,就好像看见两个新闻发言人从电视里出来,坐在我对面沙发上约会!

其实在感情方面我也挺努力的,没那么挑。我在读书会认识了一个弟兄,挺有才的,说是要去浦东发展,先带我去同居半年,然后再结婚。我妈听了,瞥了我一眼:“基督徒也带这样的?他也想退货?”要说我爸的反应还是很理性的,到底是当过兵、追过战争剧的人,一句话就拎出来三个重点:“第一、南下干部都不带家属,第二、婚姻都在当地解决,第三、原配基本都保不住。”

去年我休假回家早,一个男孩儿直接把机票快递到我家,我老爸以前抽奖中个打火机都担心被诈骗,现在那勇敢的,年都不让我过,就给我赶出来了。为了迎接我,那个男孩特意换了房子,他说他以前住的地方,楼下就是洗脚屋,气氛不适合约会。他开着奥迪去机场接我,吃完饭去他家坐坐。刚喝了一杯茶,他忽然对我说,今晚你就留下吧。我说基督徒不能这样,他很动情地跟我说:“清萍,你真的以为情欲是可以战胜的吗?那我明天就跟你登记好了。”这是什么逻辑?我觉得,他还是搬回洗脚屋楼上好了。

其实他人也不坏,可能也是被家里逼婚逼急了。他还追出来替我付了打车的钱。我刚一到家就开始闹疫情。有一天忽然收到他微信,问我能不能帮他推销核桃?开奥迪,卖核桃?反差有点大呀。我一问,他这才跟我说:“那什么,那车是我租的,你走了,我想反正也租了,开回老家也挺有面儿的,没想到一进村就遇上疫情被封在里面,这都半年了,连头猪都不让出去。再不想点办法,等到复工我啥也剩不下、全给租车公司扣光了。”他说他们老家的核桃可好了,补脑。

今年春节我想明白了,也甭给自己太大压力,我的结婚证也不是父母晚年幸福的保证书。幸福是能力,发愁是习惯。如果没能力,就算你结婚了,父母还会找别的事继续愁,为你没生孩子愁啊、孩子不够胖愁啊,习惯了嘛!中国人活到最后能力全没了,就剩下一堆习惯。说到底,能信主,现在就锻炼把烦心事儿都交给神,那才是促进家庭幸福的钥匙。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