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情感关爱团契 > 亲子教育 >

宠爱,却不能在管教上缺席

大卫是一位伟大的君王,却不是一位称职的父亲。从他的孩子们的家庭生活中,大卫作为君王的形象,给予孩子们很好的成长环境,“王子”般的待遇,不正是今日许多家庭所期待的吗?至少可以肯定,大卫在这方面是很成功的。不过,大卫的“不称职”在哪些方面表现?我们用家庭教育理论中关于“缺席父亲”的概念来思考,大卫着实是一位缺席的父亲。

当然,大卫在家庭生活,提供孩子生活所需、教育资源方面,可能没有缺席,给孩子们提供了最好的资源,但大卫却至少在两个方面缺席的:第一、大卫在道德上没有给孩子们树立好的榜样;第二、大卫宠爱孩子们,却在管教孩子的义务上缺席了。在道德方面,我们无需再赘述,已经在前面的文章中都已详细谈过。我们至少也可以肯定,大卫的几个儿子,如暗嫩、押沙龙、亚多尼雅、所罗门都在道德上堕落。也就为此,大卫似乎就失去了在相关问题上的教导权威。

每次提到大卫与儿子的关系,经文都有类似的表述,即大卫宠爱他们。在关于暗嫩强奸妹妹他玛一事上,死海古卷与《七十子译本》在13:21后面增加:“但大卫没有惩罚他的儿子暗嫩,因为暗嫩是他宠爱的长子。”在押沙龙的事上,大卫处处表现出对他的爱,如押沙龙杀了暗嫩逃亡之后,大卫就“心里切切想念”(13:39)。押沙龙阴谋造反后,大卫出逃,在组织反击时,还嘱咐将领要“宽待”押沙龙(18:5)。在押沙龙被杀之后,大卫为他哭号,以致约押说:“你却爱那恨你的人,恨那爱你的人。”(19:6)

可以肯定,作为一位父亲,爱自己的儿女是天经地义的。但大卫的问题是他在父亲对儿女管教的权利上缺席了。我们肯定能够想像,并认为大卫因为犯罪而失去了榜样,更失去了权柄,但这不能成为他纵容儿子犯罪的理由,更不能成为他在管教的责任上缺席的理由。试想,大卫若是能够在暗嫩强奸妹妹的事上做出公正的判断,给予严厉的管教,哪怕是忍痛割爱,可能就不会有押沙龙的一系列问题的发生。同样,在大卫家发生的许多罪恶,都伴随着的是他对儿子的“宠爱”,因此而纵容罪恶发生,甚至殃及国家。

关于大卫的儿子,我们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官二代”与“富二代”,进而想到许多反面的例子,但我在此不想只针对这两个群体,更多思考的是父亲在管教上的缺席问题。因为这样的问题,一定不只是在“官二代”与“富二代”身上发生,而是在普通人家里都会发生。我们也不乏看到许多官员与富人将自己的孩子教养得很好,更是屡见大多数普通父母将自己的孩子当成“官二代”与“富二代”来教养,出现许多乱象与悲剧。因此,比探讨权力与经济背景更加重要的是父母在教养中的责任。

同时,以大卫为例子,我们强调他的犯罪从而失去管教的权柄,以致认同一种悲剧的发生是不可避免的。但当我们将权柄与权利分开,就可以知道,大卫即便因为犯罪而失去的权柄,但作为父亲,他仍然有权利或责任去管教自己的儿女。我相信,这是为父母者的一种天职,更是生养儿女的义务。我们容易因道德问题而绑架了权利,堕入另一种错误之中,经常认为没有犯了某类的人,才有某类相关的权利。同时,我们又反过来提出,若是没有类似的经验,就没有相关的发言权。这两者明显是很吊诡的。就以大卫为例:我们认为,他犯了罪,就失去了教养的权利;同时又认为,一个人没有软弱过,就不知道罪的可怕。在生活中,我们也曾听到有人讥讽心理学者,认为有些人自己都有心理问题,同时又认为没有过心理问题就无法体会心理的痛苦。

若是理性思考,就会发现,没有一个人是完全的,没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犯罪(除了耶稣以外)。若用犯了罪就没有权柄来说,没有一对父母有权柄来管教儿女,因为或多或少都有软弱。但是不是没有犯过的就可以?那是不是就要让孩子们来管教父母?想到这里,是不是就完全乱套了?

我们要肯定,没有父母是完全的,但不能因此而剥夺管教的权利,更不能在管教上缺席。与孩子的亲子互动中,每一对父母都应该存着与孩子一起成长的态度,而不仅仅是站在道德的高地去评判,不然使教养变得如法庭一般无情,缺乏当有的怜悯。这当然不是鼓励父母犯罪,而是提醒父母在自身的软弱里不放弃对孩子管教的责任,更应该负起责任,管教孩子。既然是管教,就不能溺爱,无视罪恶的发生,反而要给予一定的惩罚,使孩子自己承担犯错、犯罪的代价,以避免因纵容而导致更大的破口。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