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仰基础 > 认识真理 >

当进化论撕裂有神论,人类有没有进化得更好?

他,是一位儒雅的文化学学者。有一天,他和他的学生一起来到动物园,猴山上活泼淘气的猴子最能引起学生们的兴趣。猴子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在那里抓耳挠腮,一幅洋洋自得,无忧无虑的样子,引起了一位学生的满腹牢骚:猴子为什么要进化成为人哪?

他完全理解学生的感受,学习的压力,使他们成天都处在紧张的生活状态,难免产生厌学情绪,甚至怀疑自己的人生。 “人活着为何要这么努力呀?做猴子悠哉游哉的一生,最后是一个死,做人这么辛辛苦苦的一生,也是一个死,而且死得更惨。你们说,这进化有意义吗?”另一个同学提高嗓门回应道。 一个站在他身边的学生,悄悄地问他:“老师,您说,人的思想到底从哪里来的?人活着如果就是为了死,那么思想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不是增加了生命的苦难和悲哀吗?如果是这样,思想又是怎样进化而来的呢?”

进化论

一、文化观念中有神与无神的思考

按照教学要求,他应该告诉这个学生,人在进化的过程之中,因为劳动而有了思想,可是,这种说法已经遭到学生们的挑战。曾经有学生说,以我们现在人的聪明智慧,应该有条件和能力,为猴子创造一个通过劳动来进化的环境,进化如果是一个普遍规律,就应该还在继续,并且可以通过实验的方式进行复制,为何到现在就没有人尝试做这种实验呢?有猴子开始变得像人了吗? 同学附和地说:“为何我们世界并没有存在着一种界于人与猴之间,正在进化为人的生命体呢?” 其实,学生没有问到的一些问题,反而深深困扰着他,就是在猴子的进化过程中,怎么就产生了良知和羞怯感?物种进化的机制就是弱肉强食,可是,这种你死我活的生存环璄,又如何使人产生道德意识?优胜劣汰是进化必然规则,那么,在这个不相信眼泪的游戏规则里,怎么会使人变得有丰富的情感,甚至有悲悯与同情?如果人类没有自我的道德精神,没有悲悯与同情的社会意识,人类社会就是一个动物世界,不可能产生维持人类几千年的灿烂文化。 中华文化就是世界灿烂文化之中的一颗明星。中华文化的根源,就在于一以贯之的“天道”思想,自古以来,中国人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位掌管世界和宇宙万物的上帝,或称为“天”或称为“道”,由于这位上帝的存在,而形成天地永远不变的规律,这就是“天道”,“人道”是对“天道”的模仿与顺服。如此这般,产生了延续至今的中华五千年文明。 同理,世界文明也是因为人相信上帝对人的创造,而以神的旨意为最高原则,且本能地具有独立的尊严与个人意志,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价值和生存的权利,维护社会安宁和稳定的责任和义务,并设定立法,最大限度地保障社会的安定和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自由。 然而,当人以自我意识放大自己存在的价值时,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达尔文

二、进化论为去神主义的理性思潮背书

发生在14世纪至17世纪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本来是一场反封建、反中世纪蒙昧信仰的资产阶级思想文化运动。像任何钟摆运动一样,以人为本的“人文主义”随之抬头,希望彻底摆脱宗教对人的控制和压迫,直接导致了横跨整个欧洲的启蒙运动。 人文主义是一种基于理性和仁慈的哲学理论和世界观。作为一种生活哲学,人文主义从仁慈的人性获得启示,并通过理性地推理来指导。人文主义以理性推理为思想基础,以仁慈博爱为基本价值观,不依靠宗教来回答道德问题,超自然的解释有意被忽略。 在这期间,科学家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等科学巨人的出现,极大地强化了人的理性认知能力,人们开始相信,依靠人的理性和科学,人最终能认识和解决一切社会和生命的问题;哲学家培根、笛卡儿及史宾诺沙等人的哲学理论,更为启蒙运动奠定了理论与实践的基础。 理性既是万能的,就必须排除有神论在人的思想和文化中先入为主的地位。人们开始声称,世界上包括人在内的一切生命,都是纯物质的本体,而神只是人臆想中的存在。一八四一年,德国无神论的奠基人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在其著作《基督教的本质》中,将宗教的人文主义情怀描述为人类内在本性的外在投射;而卡尔・马克思认为他的表述太过人文意识,他在一八四三年的一本小书《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直截了当地把宗教说成是毒害人的精神鸦片。 哲学的观点还仅仅是停留在理论之上,到了一八五九年,英国的地质学家达尔文,把他在各地收集的古代生物化石标本进行排序,出版了《物种起源》一书,以进化论的观点公布于众。进化论证明了理性主义者的感觉:即,人是自然进化的最高产物,是通过漫长的历史时期,由无生命的有机物逐渐进化而来的,这个世界没有神存在。由此开始,人们对人生的憧憬开始由天上的国度转变为地上的王国。同时,人们也在脱离神权统治的道德与社会环境之下,作为进化中的高级动物,寻找人在动物本能中的自我与自由。

三、去神思想带来的社会化后果

进化论适时地把人和世界上所有的动物联系起来,人生命中的罪性也被定义为兽性,从这个理论中找到了根源。在无神的进化论的推动下,社会果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对神的敬畏被排斥在人类的文化生活之外,而且,人日益成为自己的主宰。 在无神的信仰和自由的名义下,被神赐予用以生养众多的性,成为了不受任何道德约束的犯罪之源。以生育为目的、以夫妻为纽带的性关系被欲望所践踏,一直被社会边缘化的淫乱行为,被社会正名,竟成为合法行为;社会也因适者生存的个人主义和斗争精神而分崩离析,以斗争名义的人与人之间,从精神到肉体的打击与伤害,延续至今;前所未有的疫情和疾病也粉墨登场,人类社会的固有架构已到了崩溃边缘。 进化论支撑下的无神思想,把中国传统的文化思想也悄然瓦解。当人们在无神论的大旗之下接受进化论观念的时候,构成中国文化根本的孝道与亲情也不知不觉地被割除了,以至于任何精神文明建设都无法再弥补。

四、科学不给进化论背书

任何研究方法要被视为科学方法,必须具备以下三个特点:第一,研究的客观性,即科学家们不能对于科学方法下产生的单一结果,有不同的解释且研究时不能故意去改变结果的发生;第二,有完整的资料和文件以供佐证;第三,可重复性,即科学是对自然规律的追求和解释,如果不能重复,就无规律可循(资料来源:唯基百科,“科学”词条)。 根据以上科学方法的三个要素,进化论实在不能列入科学范畴。就其客观性,达尔文虽然对物种的进化进行了合理推论,但达尔文本人承认,人眼的结构和功能是一种‘极其完美和复杂的器官’若相信它是通过随机突变和自然选择进化而来,是极其荒唐的,这正好说明,达尔文自己也确认,进化论只是一个猜想和假设,无法客观定论。就其资料与文件的佐证,虽然有大量物种的化石,但物种变异或跨越阶段的中间过程,到现在为止仍然是缺失的。就其重复性而论,生命的现象已经是完成的事实,是无法通过任何方法重演和复制的;也无法在实验室模拟一个所谓进化的过程。所以,我们可以客观地说,进化论不能归入科学范畴。 严肃的科学家还告诉我们,任何科学成果或结论,都只能在有限的知识环境中成立;也正是由于我们认知能力和科学手段的有限,任何成果或结论也绝对不是完美,甚至在未来的科学体系中根本就是错误的,否则我们所称道的科学就不是科学,而是宗教。 非常不幸的是,在科学发展的摇篮阶段,科学方法和手段都相当幼稚和有限的时候,达尔文提出了物种进化的假设,到科学发展的今天,研究者们不仅没有提供更多的实物作为佐证,反而以社会化及普及教育的方式转变为全民意识,我们不得不说,这种强化式进化论教育,已经把进化论当成了一种宗教。

搞笑的进化论

五、生命科学研究的发展与现状

进化论自达尔文建立起来至今,几乎就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正如哈佛大学的达尔文学者 Stephen Jay Gould所言,“从化石所反映出的动物与动物之间并没有所谓的中间环节,是生物学行家心照不宣的秘密,其它所谓的进化,都只是推理而已”(Stephen J. Gould - "Evolution's Erratic Pace," Natural History, vol. 86 (May 1987), p. 14)。 一九九五年,中国地质科学家在云南昆明附近,澄江天帽山采集标本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寒武纪化石群,该重大发现的相关报道,以《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江化石》一文,发表在当年七月十七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上。文章说,化石显示,在寒武纪早期,约五亿三千万到五亿二千五百万年左右,发生了一次生物群体产生的“大爆炸”,几乎涵盖所有生物的三十到五十门的动物同时在这个年代出现。这个实证说明,所有门类的动物不是通过进化产生突变,然后由个别突变的少数逐渐繁衍增多而产生,而是在一个特定时间突然同时出现的(资料来自网络:《生物的神秘起源――科学家挑战达尔文进化论》)。 提到科学的进步与发展,不能不谈到基因与遗传学的研究与发展。基因科学发现了隐藏各种生物细胞中的基因密码,基因密码的组成与排序的不同,决定了物种的不同类别,这个结论奇妙地与《圣经》中有关神创造的经文相对应。《圣经》中的第一部“创世纪”,在第一章记载了神对万物从各种植物到各种动物的创造,其中,都用了“各从其类”这个词对物种进行了分类。牛被造就是牛,马被造就是马,普通人仅从其外表和功用认识了它们之间的不同,但基因密码的破解,更告诉我们它们之间各从其类、不能跨越的本质属性。这种属性是与生俱来的,是不可能通过进化产生的。 有进化论的坚持者认为,正因为基因的变异才产生物种变异而形成新物种。科学研究的课题起源于假设,但假设必须通过相关实验得到验证以后,才能转变为科学发明与发现。 那么,进化论者对于物种因基因变异而产生新物种的说法,到底站不站得住脚呢?以下是科学家通过相应的科学实验之后,给予的回答。 半个多世纪以来,遗传学家们细致地对各类生物作了成千上万次的基因突变试验。不幸的是,没有一次试验所产生的突变,如人们所预想的,有利于生物自身的发展;相反,几乎所有观察到的突变都是有害甚至致命的。事实上,在自然条件下的突变绝少发生(其突变发生率是十万分之一或二);即或发生,也总是有害于生物种族的遗传,或者无关紧要。突变往往造成生物机能缺陷,重复突变实验的结果,证明只会退化(degeneration)而不能进化。任何产生了突变的生物个体也容易消亡。所以,一个生物群体为一个整体,其基因结构将保持原状,而不受个体的影响。现在,这种科研结果已经得到普遍接受(以上资料来自《圣经-超越时空的神言》第二章:《圣经》与生物学)。 基因密码是一种既新又深奥难懂的科学。为了增强人们对它的认识,有科学家用计算机来给我们打比方。“生物可能是一种以发育生物个体为目的的‘计算机’,软件与硬件融合在一起。不久前科学家设想用DNA双链配对原理,可以构造DNA生物计算机,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支持遗传信息中生化过程有“计算”本质。基因能够携带生物体各细胞拥有的大量基因物质,这一特性和许多现代超级计算机相同(资料来源:搜狐博客《破译生命的密码》)。” 任何生命的计息记忆系统,都是“用蛋白质制成的计算机芯片,它的一个存储点只有一个分子大小,所以它的存储容量可以达到普通计算机的十亿倍。由蛋白质构成的集成电路,其大小只相当于硅片集成电路的十万分之一。而且运行速度更快,只有1×10^(-11)秒,大大超过人脑的思维速度(资料来源:知乎《怎么证明人体就是一部生物电脑?》一文)。” 透过我们对基因遗传科学的肤浅了解,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连计算机这样的结构和数字系统,都是经过无数人两千多年以来,通过知识的积累,科学的探索,实践的检验,好不容易得出来的成果,更何况世界上的植物和生物,更何况有着智慧和创造能力的人呢?他一定来自一个更高智慧对生命的设计与创造。

六、神对人的奇妙创造

那么,是谁设计和创造了人这样完美高超的生命硬件与软件系统呢?汇总世界所有的学科知识,唯有《圣经》给出了答案。圣经创世纪第二章七节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人的身体就象是硬件系统,而人的智慧和道德,包括人超然灵性的认知系统,就象是人的软件系统。人的硬件系统——身体,是神用地上的尘土所造,而人的软件系统,来自于神吹入人鼻孔中的那口气,在希伯来语言中,气和灵是同一个字,神吹进人身体内的那口气,就是神植入人生命的那个灵。 神通过气息,把他的灵内植于我们人的身体,就实现了软件与硬件在人生命中的运作与合一,透过由灵而产生的大脑思维和指令中心的功能,经过神经系统向身体的各个器官传递指令,藉着肌肉的运动,带动身体整体与局部功能,使之协调运作,生生不息。同时,内存在人生命系统中来自于神的灵的本质,构成了人的良知和本性,“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作为人的本性,在社会环境中被激活,转化为对父母的孝道,对妻儿的怜爱,对手足的亲情,对朋友的诚信,对弱者的同情,对社会的责任等。 正是由于人的生命来自于神的创造,神赐予人生命,人的生命中有神。这种人与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存在,使人天然与神有一种独特的契合能力,只要我们向神敞开,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并有着一种回归于祂的本能。神也因着对人的创造和爱,以启示的方法向我们展现祂的生命,并藉着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全然向我们显明祂自己,并向我们传递出一个千真万确的重要信息:耶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人只有藉着他,才能回归神,就能得回与神同在直到永远的生命。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