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仰基础 > 神学基础 >

圣经与科学的关系

一.什么是科学?

牛津高级字典将科学定义如下:

“Science is organized knowledge, especially when obtained by observation and testing of facts, about the physical world, natural laws and society.”

“科学是以物质世界、自然规则、以及人类社会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事实的观察和试验,从而获得并归纳整理出来的一套知识体系。”

对照科学的定义,圣经不是一本关于科学的教科书,圣经主要是神对人关于神自己以及他的救恩的启示,圣经中关于希伯来民族和各国的历史记述,虽然可以认为对历史科学研究有重要贡献,但这些记述仍然是围绕着神的救恩这个中心展开。

二.科学研究的前提

圣经虽然不是有关科学的教科书,但圣经仍然对科学的研究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圣经有关一位至高、全能、理性、秩序的一神化神学观,是众多科学家从事科学研究的基本前提。这个前提包括如下基本内容:

1. 一个有理性的神应该创造一个有理性、秩序的、可以被了解认识的宇宙;

2. 相信神的创造有规律可循,从而为科学研究提供观察实验的方法论指导;

3. 基督徒从事科学研究的动机,是领受了彰显神的荣耀和智慧的文化使命;

4. 科技是被用作解除人类痛苦的工具,是基督徒实践爱人如己的宗教事业。

【关于上述最后一点,英国著名散文作家和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段话大意是:当人的始祖堕落时,人天真无邪的状态和管理万物的能力也一并失落,但这两种失落可以在今生借助宗教(认识神)和科技做部分修复。】

基于这样一个基本前提,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近代科学孕育于基督教文化和犹太文化。一个简单的事实,犹太人在世界人口中占极小的比例,但迄今有265位犹太裔诺贝尔奖得主;而华裔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迄今在世界范围内只有大约十来个诺贝尔奖得主,其中中国大陆土生土长的只有一位。

汉学家李约瑟(Joseph Needham)在他《伟大的调整》(The Grand Titration)一书中解释指出,近代科学之所以没有在中国兴起的原因,是因为中国缺乏敬拜独一真神的文化土壤,而对宇宙持有神秘不可知论的思想。

他说,“他们(中国人)没有信心接受自然定律的密码可以被解开,因为他们不能确定一位比人类更智慧的神是否设立这些密码。”

基于这样的原因,中国传统上偏重实用的技术而忽视科学,所谓四大发明即是一个实例(直到今天我们所能夸口的也还是老祖宗这点东西)。

西方基督教文化氛围下科学研究的诚实态度、求真精神、创新思想、荣神益人的动机等,都是讲求实用的中国传统文化所缺乏的。

三.圣经关于科学研究的总体原则

神学涵盖哲学,哲学涵盖自然科学,这是当今大多数人的共识。

圣经虽然不是有关科学的教科书,但圣经仍然为科学研究提供总体的指导原则: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

这一节经文是鼓励人去揣摩认识真神,借助于对神所造万物的研究探索。因而这句话成为科学工作者探索这个物质世界的基本动力。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篇19:1)

宇宙万物、苍天碧海都在述说神的荣耀、智慧和大能,所以基督徒有责任透过揭示物质世界的奥秘,展示神的荣耀。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创世记1:24)

“各从其类,”显示神的创造有规律和秩序,可以认识和了解,相信这一点,就为认识和揭示物质世界的自然规律提供神学上的基础和保障,是人类从事科学研究的前提。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象造男造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1:27-28)

人按照神的形象被造,并被赋予“治理这地”的责任,因而人有能力、并有责任和义务探索了解物质世界的规律,从而更好地完成神所赋予的任务,更好地管理治理这地。这一点,也成为人类从事科学研究的信心和动力!

“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箴言1:7)

一切知识的起头,是以敬畏耶和华神为开端,离开这一点,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徒劳无益。人有时候忽略神甚至抵挡神似乎也能做一些事情,那实在是神无限的恩典!

类似的圣经经文还有: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言9:10)

“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耶利米书33:3节)

“神的奥秘,就是基督。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歌罗西书2:2-3)

当然,圣经有关人类科学研究还有一句颇为有趣的话,记载在但以理书:

“必有多人来往奔跑(或作切心研究),知识就必增长。”(但以理书12:4)

神连末时“必有许多人来往奔跑,知识就必增长”这样的事,也在圣经中藉先知但以理清楚地向世人表明。“来往奔跑,”中文译文此处有个小括号说,“或作切心研究。”将来人必切心研究,知识就必增长,这是主前大约600年圣经的预言,它成为近代科学家从事科学研究的激励,也是近代科学研究突飞猛进的准确应验。

四.近代重要科学发现

下面是近代科学史上里程碑式的科学发现。

1.哥白尼,日心说(1543)

2.哈维,血液循环理论(1628)

3.牛顿,牛顿三大定律(1687)

4.拉瓦锡,氧化学说(1778)及质量守恒定律(1789)

5.道尔顿,原子学说(1805)

6.欧姆,欧姆定律(1827)

7.法拉第,电磁诱导(1831)

8.焦耳,热力学第一定律(能量守恒定律)(1843)

9.开尔文,绝对温度与热力学第二定律(1848)

10.巴斯德,细菌学说(1857)

11.孟德尔,遗传学说(1865)

12.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1869)

13.麦克斯韦,电磁理论(1873)

14.伦琴,X射线(1895)

15.普朗克,量子学说(1900)

16.爱因斯坦,光电效应、相对论(1905)

17.魏格纳,大陆漂移学说(1912)

18.艾弗里,DNA的遗传特性(1943)

19.沃森、克里克,DNA双螺旋结构(1953)

20.莫利斯,聚合酶链式反应(PCR)(1984)

需要提出的是,上述列表受本人认知的限制,难以详尽准确,必有遗漏或误错(比如上述最后一项PCR,严格说来,不是科学发现,而是技术发明。因笔者曾是生化专业,出于偏心,把它加上)。所以未必得到读者的认同,只起抛砖引玉作用。

从这个表大体可以看出,重大科学发现多集中在十八、十九世纪,与宗教改革后的信仰热忱有很大关联。从二十世纪后半叶以来,科学发现的速度放缓,与后现代的自由派思潮泛滥有关。

五.部分著名科学家的信仰状况

有人对近300名科学家进行信仰调查,发现92%相信有神。

下列是近代基督徒科学家的大荟萃(也很像是物理化学单位的大汇合):

哥白尼,伽利略,牛顿,孟德尔,开普勒,莱特兄弟,欧姆,虎克,伏特,安培,库仑,高斯,麦可斯韦,法拉蒂,焦耳,伦琴,帕斯卡,巴斯德,林奈氏,开尔文,普朗克,莱布尼兹,马可尼,莫尔斯,波义尔,道尔顿,爱迪生 …

下面资料摘自凯迪论坛俞峰弟兄转载网友猫眼瞪瞪的帖文:《你了解这些伟大的科学家吗?》谨向原作者猫眼瞪瞪表达热忱谢意。

哥白尼:“假如真有一种科学,能以使人类灵魂高贵,脱离世间的污秽,这种科学一定是天文学。因为人类果若见到上帝管理下的宇宙所有的庄严秩序时,必要感觉到一种力量,催迫自己趋向于规律的生活,去履行各种道德,可以从万物中认出造物主,确是真善之源。”

伽利略:“圣经与自然界都来自上帝圣言,前者是上帝圣神所启示,后者是由上帝之命所造成。”

开普勒:“我感谢你,造物主和上帝,因为你已在你的创造中给了我这份喜乐,我在你手作成的工中喜乐。现在,我已完成我蒙召应作的工作。在其中我已尽用了你赋予我心智的一切才能。以我狭窄的心智对你无限丰盛的理解,我将向那些将要读到我的话语的人彰显你的工作的伟大。”

牛顿:“我们应把上帝的话—圣经,视为至高无上的哲学;据我研究的结果,圣经记载之信而有证,实远非世俗的历史所能比拟。宇宙间一切有机无机的万象万物,都是从永生真神的智慧大能而来;他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他在这无量无边,井然有序的大千世界中,凭其旨意,运行万物,创造万物;并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众人;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注:纽约大学历史系教授曼纽Manuel,1968年在他所著的《牛顿传》中写下:“近代的科学是源自牛顿对上帝的默想。”)

巴斯德:“信心(faith),相信神的启示……信心是一条绳子,维系你周围所发生的事情,与你内心的呼召,成为一个和谐的关系。热心 (enthusiasm),这是最好的字,由En及Theo合成:En是里面,Theo是神。真正持久的热心是因为上帝住在我的心里。”法国化学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是世界公认的微生物学的创始者。他发明巴斯德消毒法,对人类医疗卫生贡献极大。

培根:“有两本摆在我们面前的书可以让我们研究,它们可避免让我们陷入错误之中。第一本是圣经,它向我们启示了神的旨意,然后是大自然,它表现出了神的能力。…只有圣经才能使国家社会蒙受最大的福祉。”

“阅读使人充实,会谈使人敏捷,写作与笔记使人精确,史鉴使人明智,诗歌使人巧慧,数学使人精细,博物使人深沉;论理之学使人庄重,逻辑与修辞使人善辩。”培根(Francis Bacon)是近代哲学史上首先提出经验论原则即科学归纳法的哲学家,被称为“给科学研究程序进行逻辑组织化的先驱。”

法拉第:“我的一生是用科学事奉我的神。”法拉第是电磁理论的创立者,19世纪英国物理学家、化学家、教会长老、皇家学院教授、皇家学会会员。他以丰富的感情和诚实面对科学的成就和有限,以完全的谦卑和渴慕面对神的奥秘和无限。临终时说,“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后1:12)

富兰克林:“这是富兰克林的遗体,像一本破旧的书被虫蛀蚀,但此书本身永不磨灭,将来仍由原书至高的作者修订再版,焕然一新。”富兰克林是十八世纪美国最伟大的科学家,也是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他是美国建国元老,参加起草美国《独立宣言》,主张废除奴隶制度。

开尔文:“我们四周的一切都是智慧和慈爱构思的证据。在我生平的发现中,最有价值的,是认识了主耶稣基督。”

“能量为何不能被创造?因为‘神第七日歇了他一切创造之工;’(创世记2:2)能量为何不能被毁灭?因为神‘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

开尔文是动力学物理学家,提出热力学第二定律。

伦琴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人。1895年伦琴发现了伦琴射线,根据圣经《希伯来书》4章12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伦琴根据这段经文,取希腊文“基督”(Χριστός)的第一个字母X为名,称为X光,即基督之光。

普朗克:科学的目标是“向上帝走去!”

帕斯卡关于信仰的两个著名言论:

1.“人心都有一个空洞,唯有神才能充满;”

2. 关于信神的赌博论。

爱迪生:美国总统胡佛说他是“美国的国宝,人类的恩人。”

有记者问他:“你一生最大的发明是什么?”

他回答说:“我发现了耶稣是我的救主,洗净我一切的罪。”

“圣经的宝训,乃是人类行为最高的水准,也是人生道路不可片刻离开的指南。我介绍人读圣经,因它可使人生快乐。”

波义耳是化学的奠基人:

“人得救的条件不是要反对什么,而是接受上帝白白的恩典。只要你肯,仍然可以在科学里爱上帝、敬拜上帝。”

莱布尼兹(1646—1716)是德国杰出的数学家、哲学家。面对人间苦难和罪恶 以及上帝的全能全善之间的矛盾,莱布尼兹为此写出了著名有神论辩护作品“神义论。”(theodicy)

焦耳:“承认信仰,服从神的旨意,然后从他手的工作体会他的智慧、大能和美善。”

高斯:“微小的学识使人远离神,广博的学识使人接近神。”高斯是德国著名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大地测量学家。

赫兹将电磁波每一秒钟振荡一次的频率,就称为赫兹(简称为Hz,或称为赫)。赫兹36岁就积劳成积,死于骨肿瘤。在短暂的一生中,这样的努力值得吗?正如他对上帝的祷告:“主啊,你知道!”

欧姆:欧姆定律。欧姆一生都在路德会教堂聚会,他的同事说:“欧姆是把大学当作他的修道院,默默地以教育当作向上帝遵守的誓约。”

哈弥尔顿:创立数学的向量分析(vector analysis),提出“四元代数”(quaternious)。他被数学界称为“抽象代数之父”,被物理界称为“动力学之父”:“虽然我是从事最具革命性的研究,但是我心深处却常持守在救恩真理中。”

卡文迪许(Henry Cavendish):英国化学家、物理学家。卡文迪许实验室至今为止已有28位诺贝尔科学奖得主。在卡文迪许实验室的前门用拉丁文刻着一段旧约诗篇111:2的经文:“耶和华的作为本为大,凡喜爱的都必考察。”

诺贝尔:19世纪瑞典化学家、工程师、发明家、哲学博士、企业家、瑞典皇家学会会员、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诺贝尔奖创办人:“我跪下来,举目向着神祈祷,他是宇宙的主宰。日间就这样过去,黑夜降临,群星闪烁得可爱,依我看来,那星光就像神给我神秘的回音。”

列文虎克:细胞的发现者。“生命不会自然发生,只有上帝才能使物质产生生命。我看到这些小生物,是看到上帝创造的美意。”

医学大师巴金森 :“扶起压伤的芦苇,挑旺将残的灯火,是我一生最大的喜悦与成就。”这句话引自圣经:“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以赛亚书42:3;马太福音12:20)又说:

“金钱不该是医生的价值指标,医生对病人的尊重,是最基本的医德。医学的突破,仍建立在医生视每个求诊病人,都是他更了解病情与治疗的学习。我深深难过的是,这种医生愈来愈少了。医生不是服务业,而是一份得胜的工作。”

韦斯高夫,核能工程学大师,美国原子弹之父:“我在原子弹大爆炸里,看到上帝的审判。我在马太受难曲里,感受到耶稣的复活。”

凯利,妇产科大师:“医院的工作,使我更深地接触人类的痛苦,我略施帮助,就得到受苦之人的许多感谢。这使我深爱我的职业,不只是为谋生,也是为服事。就像圣经路加福音第十四章23节所写的仆人,我愿意做个主动出击的医生,到马路上和篱笆边勉强人进来。”

“人生最大的问题是什么?不是赚钱、健康、娱乐,而是到底你有没有认识耶稣?”

有一天,有辆公车的司机在一个红绿灯前抱怨:“红灯太多了!”背后有人拍他的肩头,正是凯利医生,他微笑着对司机说:“先生,等我们到天国门口,亮的是绿灯该有多好啊!”

马可尼是无线电的发明者,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总是靠祷告获得力量。他说:“在我一生所遭逢的这许多横逆中,上帝是我唯一的安慰。”

冯·布劳恩,肯尼迪总统空间事务科学顾问,“阿波罗”工程的主持人:

“有人极力告诉我们,说科学产生了更多有关创造的知识,想使我们不信有造物主也能生活了。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每得到一个新答案,就发现有更多的新问题,我们愈明了原子错综复杂的结构、生命的本质和无数银河系的恢宏壮观,我们就愈发现更多的理由惊奇神创造的奇妙。但我们对神的需要,并非只是基于敬畏。人需要信 心,正如人需要食物、水和空气一般。有了世界上的一切科学,我们仍然需要信服神。

约翰‧古腾贝格(JOHANN GUTEN-BERG)是西方活字印刷发明者。第一部用铅活字印成的《四十二行拉丁文圣经》(42-Line Latin Bible)在1455年印刷完成,约装订成200册。

卢瑟福(Ernest Rutherford):英国/新西兰物理学家。1871年8月30日生于新西兰,因研究放射性物质及对原子科学的贡献,被称为核物理之父,获1908年诺贝尔化学奖。由于在他的金箔实验中发现了卢瑟福散射现象。为纪念他,第104号元素被命名为“鑪”。他说:

“认为学者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所以就不信上帝,这种看法实在是凡夫俗子的错误之见。恰恰相反,我们的工作使我们更接近上帝,我们的工作只会加深我们的敬畏之心。”

威廉‧亨利‧布拉格和威廉‧劳伦斯‧布拉格父子同时分享了191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女儿对父亲的传记中如此说,“(他)把自己的一生都押在坚信耶稣基督是正确的,并通过终生博爱实验去检验它。”

“若说科学和信仰是对立的,那么那种对立就象拇指和食指的对立一样,在对立的两者之间,可以把握一切。”

J. J. 汤姆逊(1906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

“科学的每一个进步都使我们更加感叹,上帝的工作何等伟大。”

罗伯特.贾斯特罗:美国航天计划的开拓者,第一任探月计划的负责人,主持了阿波罗登月计划。他还写过一本著名的科学读物,叫做“上帝与天文学家”,受到广泛的欢迎,被称为科学版的“创世记”。其中有一段非常震撼的话广为人知—

“对一个终生信靠理性力量的科学家来说,这个故事象恶梦一般完结。他业已攀沿无知之山;他即将征服最高山峰;当他翻越最后一块山石,却遇见一帮神学家已经在那里坐候数个世纪了。”

肖洛 ,198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宗教架构是科学的大背景。诗篇19章中说,‘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穹苍传扬他的手段’,因此科研是一种敬拜,通过它可以揭示更多上帝创造的奇迹。”

爱因斯坦:“有一个无限的高级智慧通过我们脆弱无力的思维可以感受的细节来显示他自己,对此谦卑的赞美构成了我的宗教信仰。我和大多数所谓的无神论者最大的区别是,我对宇宙和谐中难于理解的奥秘保持绝对的谦卑。”(编注:爱因斯坦的信仰为有神论者,但他对上帝的认识并不是非常清楚。)

崔琦,199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他就读的香港培正中学的校训是:

“你要谨守听从我所吩咐的一切话,行耶和华你神眼中看为善,看为正的事。这样,你和你的子孙就可以永远享福。”(申命记12 :28)

“耶和华是良善正直的。所以他必指示罪人走正路。”(诗篇25 :8)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