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灵修笔记 >

难得的所求

经文:王下2:9-10;王上3:5-14;太6:31-33

这三处经文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求。以利沙求加倍的灵感,所罗门王求智慧,主耶稣让门徒求上帝的国和他的义。这说明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不能没有所求。求的目标成为人生的重心,求的过程也成为短暂而又漫长人生的内容。求并非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人生的需要都被这个求字所涵盖了。从生命的根本——求生开始,人的一生就成了上下求索的历程,求知、求学、求职、求偶……,求涉及到人生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但哪些更有价值、更难得呢?

让我们首先把目光转到先知以利沙的身上。众所周知,以利沙是先知以利亚的弟子,当耶和华要用旋风接以利亚升天之前,以利沙对以利亚寸步不离。以利亚连续三次对以利沙说:“耶和华差我往伯特利(耶利哥、约旦河)去,你可以在这里等候。”然而,以利沙的态度始终如一,他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以利沙的执着和锲而不舍,打动了以利亚的心。在过了约旦河之后,以利亚对以利沙说:“我未曾被接去离开你,你要我为你作什么,只管求我!”以利沙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以利亚对此求大加赞赏,他说:“你所求的难得!”当以利亚升天之后,以利沙用师傅的外衣打水,约旦河水左右分开,以利沙就过来了。这些被对面的住耶利哥的先知门徒看见,就说:“感动以利亚的灵感动以利沙了!”的确如此,以利沙的所求得到了应验,他开始独当一面,行了许多神迹奇事。比如:他用盐治好耶利哥城的水(王下2:19-22),为先知门徒的寡妻行奇事(王下4:1-7),使书念妇人怀孕生子又使孩子复活(王下4:8-37),他以二十个大麦饼使百人吃饱(王下4:42-44),使亚兰王元帅乃缦的大麻风得洁净(王下5:8-14),帮助以色列人在撒玛利亚退敌(王下6:18-23)等等。这些异能奇事如果没有耶和华灵的同在,一般的凡躯肉体根本无法做到。以利沙作为一个圣洁的神人,他的确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与师傅相比毫不逊色,而且还胜出一筹。

以利沙的所求在实践中得到了兑现,他的祈求确实难得,他没有妄求,也没有不求。他所求的恰如其分,也符合自己的身份。一个人最怕就是求错了,求偏了,或是狮子大张口般的贪求,由此而导致的失败和后果是非常悲惨的。比如说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他和以利沙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他本应像其主人一样廉洁无私,可当他看到主人拒绝了元帅乃缦的礼物后,心中却起了贪欲。他心里说:“我主人不愿从这亚兰人乃缦手里受他带来的礼物,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然后,他背着主人撒谎骗来了二他连得(2他连得≈6000舍克勒≈69公斤)银子和两套衣服,如果我们知道二他连得是个怎样的概念后,就会知道基哈西的贪欲有多大了。一个小小仆人竟敢冒主人之名骗取财物并私藏起来,以为无人知晓,可这一切都逃不过以利沙的眼睛,他质问基哈西:“那人下车转回迎你的时候,我的心岂没有去呢?这岂是受银子、衣裳、买橄榄园、葡萄园,牛羊、仆婢的时候呢?”基哈西的谋算破灭了,想要置办私产的横财成了对他的咒诅,他沾染了乃缦的大麻风,像雪那样白。

从这对主仆间的鲜明对比中,我们看到不同的追求带来不同的结果。寻求灵感的必得着加倍的感动,追求钱财的必落入痛苦的深渊。弟兄姐妹们,我们特定的身份决定了我们的选择和追求,不是金钱、私利、虚荣、浮华,而是圣灵的内住和加倍的感动,以使我们的灵性不断成长和进深。以利沙的所求正是我们属灵追求的最好榜样。

有了以利沙的追求后,我们还需要有所罗门王对智慧的渴慕。当所罗门王上基遍去献祭,在夜间梦中耶和华向他显现时说:“你愿我赐你什么?你可以求。”所罗门王没有求富,求寿、求荣,而是求耶和华赐他智慧,可以判断万民,能辨别是非。他的所求就蒙耶和华喜悦,而且把他没有所求的也赐给他,使他在世的日子列王中没有一个能比的。所罗门作了与身份相称的选择和追求。作为一个君王,缺少的不是物质上的享乐,而是文韬武略和大智大勇,也就是人所共羡的智慧。智慧的价值是难以用金钱去衡量的,一个聪明、睿智的头脑所带来的是高附加值的回报,难怪在知识经济的时代,智慧更成为一笔丰厚的无形资产。正如《箴言》3章13-15节中说,“得智慧、得聪明的,这人便为有福。因为得智慧胜过得银子,其利益强如精金,比珍珠宝贵,你一切所喜爱的,都不足与比较。”智慧无价,那究竟是什么呢?《箴言》第8章用拟人的手法勾画了智慧的形象,“我有谋略和真知识,我乃聪明,我有能力。……爱我的,我也爱他;恳切寻求我的,必寻得见”(箴8:14-17)。可以说,智慧与知识、谋略是分不开的,“智慧必入你心,你的灵要以知识为美”(箴2:10)。对我们而言,智慧应当是真理和知识的化身,“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在所有的人文学科中,有一门是与智慧相关的,这就是哲学,其名称源于希腊文的“爱智慧”。毕达哥拉斯作为在西方思想史上第一个发明和使用“哲学”的人,他认为生活就像奥林匹克竞技会,来的人抱着三种动机:一种是参加竞赛,夺取荣耀的桂冠;一种是来做买卖赚钱;第三种则是单纯作一名观众。毕达哥拉斯认为最好的选择是后一种,把时间用来思考,做爱智慧的人,这就是哲学家。的确,早期希罗社会的哲学家们,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他们都以深邃的思想、渊博的知识和全新的理念确立了在哲学史上的地位。对于智慧,就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智慧是知识的最完美的形式。这就推论出,有智慧的人不但必须知道从最根本原理推论出来的结果,而且也必须具有最根本原理本身的知识。所以智慧乃是直觉理性与科学知识的结合,是高尚事实的知识。”

事实上,智慧不仅是哲学家的所爱,同样也是神学家的所求。教父克利门说,“智慧是确实的知识,是对属神和属人之事可靠和不能否认的了解,并对主藉着自己降世和众先知所教训我们的现在、过去、未来都能通晓。”阿奎那也写道:“智慧是有关上帝的事情的知识,我们用一种方法来考虑它,而哲学家则用另一种方法来考虑它。……我们认为,智慧不但被看作是能使我们懂得上帝,哲学家则认为,而且智慧还被看作是对人类行为的指导。”以上的表述都非常清楚明白地反映了这样的思想:寻求信仰与寻求知识并不矛盾,对二者的同时寻求才是对智慧较为完整的寻求。历史上,犹太民族非常爱慕智慧并注重教育,在《妥拉》、《塔木德》以及拉比的教训中都充满了智慧之光,这笔丰厚的精神遗产泽润后世,滋养了许许多多伟大的头脑,这也许是为什么卓越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和科学家多出自犹太血统的原因吧。《所罗门智训》中说:“智慧之灵是圣洁的并且具有理性。它只有一种本质,但却有多种表现形式。它并不是由任何具体物质构成的,因而是畅行无阻的、清洁的、自信的,它不可能受伤。它喜爱美好的事物。它是犀利而坚不可摧的、慈祥的,并且是人的朋友。它是可靠又可信的,并且没有烦恼。它具有统管一切的能力,并且审视一切。它透入每一个纯洁而有理性之灵,不管其实体是何等的精巧。”由此看来,智慧不仅是“敬畏耶和华,认识至圣者”的感性认识,也是对理性知识的了解和通晓。我们需要的不仅是信仰的智慧,还要有生命智慧和哲学智慧,因为这一切都源自于上帝。

在神学院校中,常常会有信仰与知识孰重孰轻的争论,也总有人失之偏颇,要么注重灵性,忽略知识;要么看重知识,轻忽灵性。这两种态度都不正确,最好是二者并驾齐驱。记得我来神学院学习之初,在新生学前教育时,有一位高年级的同学谈到在神学院中应寻求什么的体会。他特别强调了知识和信仰对神学生同样重要,并以铁路的双轨来比喻这二者中离了哪一个都不行。他的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使我在以后的学习中少走了许多弯路。我常想:一个灵性经验丰富的智者和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组合在一起,套用一句时下流行的用语就是:强强联手。假如这二者能合而为一,在一个人身上体现出来,那就更加不可多得了。

以利沙求灵感,所罗门王求智慧,他们的所求都极为难得,而我们是否在自己的祈祷和行动中也求过这些呢?如果你的寻求还非常盲目,那么他们就是面前最好的范例。除了灵感和智慧之外,在主耶稣的教训中还给我们加上了一条寻求的内容:上帝的国和他的义。乍看起来,彼此之间好像关系不大,其实究其因果,这是对寻求灵感和智慧的总括,都是精神和信仰领域的追求,不同于营营苟苟的物欲之求。在耶稣看来,为衣食住用、功名利禄而忧心劳神,这都是外邦人的追求,都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得不偿失。“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一个人的喜好和爱恨会决定他的追求方向和目标。作为苏格拉底学生的柏拉图有一句名言是:“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此句体现了他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和敢于超越老师的勇气。马丁·路德也套用这句话说:吾爱苏格拉底,吾爱柏拉图,但更爱真理。正是有了这份对真理的孜孜以求和不断超越的精神,人类的视野才不断开阔,人类的思想才日趋成熟。弟兄姐妹们,我们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已经窥见真理的全貌,可能你所发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关乎上帝的国和他的义的真理是我们将穷尽毕生的永恒追求。愿天父赐我们感动以利沙的灵和所罗门王般的智慧去认识真理、明白真理并实践真理。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