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访谈时评 >

关于疫情、大选的一些反思:基督徒如何让自己聚焦事实

2020年,发生了太多的事,甚至直到今天——疫情、社会动荡、政治纷争……让大家有很多的感触、回应、讨论和分享,基督徒也不例外。当然,这本无可厚非,然而我看到太多的基督徒,包括一些牧者和传道人,大家所分享的内容的真实性着实令人堪忧。

作为一名基督徒科研工作者,我为此感到非常焦急难过,常常为此祷告,最终决定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写下来与大家共勉。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旨在基于个人的信仰和科学操练、从“分辨事实”的角度讨论。我也尽可能就事论事。我无意批评论断,只是针对自己看到的一些现象和问题,和大家一起反思、省察。

一、反思

1. 是 “事实” 还是 “观点”?

我们常见的一个问题是,在辩论中“事实”和“观点”被混为一谈,辩论因此变得没有意义。比如,“这是一个苹果”,这句话是一个“事实”、是客观的,不会因为我的肤色、信仰、国籍而改变;而“苹果很难吃”,则是一个“观点”、是主观的,因为我不喜欢、别人可能喜欢。

“事实”有绝对的正误——把苹果说成梨子,谁来看都是错的;“观点”则可能有正误、但也可能没有,需要就事论事——至少喜不喜欢吃苹果并无正误,我要是不喜欢、不能说别人喜欢是错的。所以,我们在辩论中,要特别注意议题是 “事实”还是“观点”。

我个人的原则是:尽可能关注于分辨事实,因为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清正误;至于观点的辩论,则要非常谨慎,因为我们需要更多信息去分辨它究竟存在正误、还是只是偏好;而如果仅仅是自己的观点、却当作属灵原则来讲,就成了圣经说的“强解”,一定要杜绝。

比如2020下半年有很多弟兄姐妹和朋友转载《大巴林顿宣言》(大意是要求终止现行防疫措施,改为重点防护),该宣言是一个观点,对此我不赞同,但也不辩论,因为它基于的事实没有明显问题,最终需要说服的人也不是我。不过发起人之一Dr.Jay Bhattacharya在AIER上发表、并被广泛转载的另一篇文章《一项有同情心的反新冠病毒策略》,其中说“美国和世界上大多数地方医院没有不堪重负的危险”。很遗憾,这样的表述就与事实不符,至少在3、7、12月的美国,我亲自参与援助过的全美各地的医护人员对此都可以提出反驳。甚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加州的医护人员告诉我,那里已经严重到出现限制用氧、拒载低生还率病人的事。遇到这样的文章我会避免分享。

2. 是否有足够的专业知识?

当前已到了知识大爆炸时代。以前,我们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可能足够我们判断大部分跟生活有关的信息。而现在,各种学科极度专业化,很多专业的东西已经超越我们的知识范围。

例如,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的“神药”羟氯喹(HCQ),太多人(包括基督徒)跟着站台说“有效”、认为打压是“别有用心”,又有太多人站出来说“无效”。到底谁说谎?

其实,只要阅读相关文献就知道,说“有效”的,全部是“回溯性”研究——看过去的见证和数据发现“有效”;说“无效”的,全部是“随机控制安慰剂实验”——有效性在实验中无法复制,不会好过安慰剂。所以症结在于认回溯性研究还是认控制实验。而从科学角度,应当认控制实验。医药不是信主见证。信主见证是个人经历。我分享我的信主见证,并不期待同样的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但是我要跟人推荐某种药,就表示我期待同样的药也在别人身上有效,那这种药必须经得起重复实验,否则“见证”没有意义。但是普通大众并不都有这样的知识去判断,就造成了信息混乱的局面。

同样的问题还存在于口罩是否有效、聚会禁令是否正确、大选舞弊的证据是否充分、甚至长期以来教会作为整体对进化论的论述等话题。我们可能有自己的观点,但是不都有足够的知识去分辨,就很容易陷入错误。

作为基督徒,我们应当诚实。圣经教导我们,“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雅1:19)。如果是我们不了解的领域,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诚实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不必急于评论;如果要评论,最好有足够的信息支持我们的评论是真的;再退一步,如果我们评论了却又发现自己错了,也当及时承认和悔改。否则,要是我们一面跟人分享福音、一面在别的问题上分享错误信息,又怎能让人相信福音是真的呢?

3. “偏见”和“错误”

讲一个网上看到的笑话:某国足球队,在世界杯历史上仅输过3场;面对德西荷法英意等欧洲列强,该国保持不败金身;即使是巴西这样的强队,也仅仅在世界杯中战胜该国1次,此后未再尝一胜;其在世界杯上的丢球数远少于巴西和防守见长的意大利,并且已经连续16年世界杯正赛未丢一球。这支球队听起来是不是强到可怕?答案揭晓——这是中国队。

玩笑归玩笑。在数据分析中这叫“摘樱桃”(Cherry-picking),即选择那些对自己有利的数据、而忽略对自己不利的数据。这是一个普遍的现状,无论是写科研论文还是媒体通稿,只有程度大小的差别。轻微的挑选无可避免,仍然有足够的可信度;但是严重的话,几乎可以挑数据去论证任何想得到的观点。这在现今的媒体报道中已然泛滥,导致同一件事,我们可以从不同阵营的媒体听到完全不一样的事实。这让我们总是可以找到自己想听的信息,因而更容易被迷惑。

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关注美国社会动荡的朋友可能知道Kyle Rittenhouse一案。Kyle到底是英雄还是疯子?两派媒体会给你截然相反的报道和观点。

一些媒体会告诉你,Kyle被疯狂的暴徒攻击、打倒在地,不得已举枪自卫,有视频为证,所以是暴徒扰乱治安;但是他们不会告诉你,那些人攻击Kyle是因为之前目击他开枪打死人、于是冲上去试图缴械(视频中可以清晰听到有人喊 “他打死人了”)。

而另一些媒体会告诉你,充满正义感的市民看见Kyle杀人、试图缴械反被无辜打死,Kyle却从警察面前大摇大摆地溜走,所以是制度腐朽;但是他们也不会告诉你,Kyle前一个枪杀也是出于自卫,是一个叫Rosenbaum的人追赶并袭击他、他躲避无果又听到来源不明的枪声,于是自卫反击。

针对此事件,我无意论证Kyle有罪或是无罪,而是说这是一个极其典型的例子,让我们看到媒体报道是如何“摘樱桃”的;而事实上,真相往往比其中任何一方的报导都复杂得多。

这些报道都没有偏离事实,但却为了阐述自己的观点而选择了部分事实,通过说什么不说什么、强调什么淡化什么、推送什么深藏什么、什么放在标题什么放在文末等,直接或间接地对读者造成误导,可以称之为“偏见”(Bias)。这是各家媒体的现状,没有谁是无辜的;无论是报道疫情、社会动荡、美国大选,无一幸免。

近年火起来的一个词叫“假新闻”(Fake News)。曾几何时,“假新闻”通过字面意思来理解,新闻内容是假的;但是现在,“假新闻”成了对美国所有市场占有率高的媒体的统称。我个人非常反对基督徒按第二种含义使用“假新闻”这个词。还未看内容、仅仅因为其所属单位就归为“假”——如果这都不是耶稣口里的“论断”,我不知道什么还算是。

况且,以个人长期关注各方的媒体报道的经验,市场占有率高的大型媒体,无论立场如何,报道有事实“错误”的非常少,因为一旦有马上会被指正;但是选择性报道的“偏见”,已是常态。

所以,我们可以有很大的信心相信他们没有说谎,但同样也有很大的信心相信他们讲的只是部分事实。如果我们只把那些自己愿意听的当作“真理”,我们就会在他们的错误上有份;把不愿意听的当作“魔鬼”,我们将永远看不到事实的另一部分。

4. 是否接受了观点 “打包交易” ?

请允许我问几个问题,并记下你的答案:你是否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紧要议题?你认为我们应当大力扶持新能源还是传统能源?你是否认为美国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不公?你是否认为拥枪让社会更危险?你是否相信2020大选存在大规模有组织的舞弊?

这几个问题是我刻意在基要真理之外挑选的。诚实讲,我想知道的并不是你对上面几个问题的答案,而是下面这个问题:你对上面几个问题的答案是否都和某一政党的立场一致,哪怕这些问题风马牛不相及、并且可能是你完全不了解的领域?如果你的回答是“是”,你是否觉得些许不妥?

这其实就是所谓的“打包交易”(Package deal)。一些个人和团体往往将对多个问题的观点“打包”,使受众为了支持一些观点、而被动接受“打包”的另一些观点;而这些观点是否真的符合圣经,未必都仔细研究过。我可能会为了对同性婚姻的态度而支持某政党,但这是否意味着我就应当相信气候变化是骗局呢?哪怕我对地球物理毫无概念?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花了大篇幅批评“结党”,因为哥林多教会的基督徒分裂成“属保罗的”、“属矶法的”,把人的教导、遗传、团体当成了真理。而在美式的两党政治中,我们是否也同样把人的政党和真理划等号呢?政党的“打包交易”中,总会存在符合圣经的与不符合圣经的。我们或可辩论,有的符合圣经的多、有的符合圣经的少,或者有些议题比另一些议题更重要。这些都是合理的分辨,也帮助我们做出选择。但我们不应不加分辨、粗暴地把人的政见和圣经真理划上等号,否则很容易在别人的错上有份。

二、建议

主耶稣有很严厉的教导:“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5:37) 作为基督徒,我们需要操练自己分辨事实、诚实地作见证。以下是我的几点建议,供大家参考。

1. 用“好奇”代替“争论”

我常常看到弟兄姐妹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一些存在问题的报道和评论,引起他人反驳,然后自己又去辩护,就这样越走越远,最终演化成无休止的争论。

我想,我们是否可以尝试用“好奇”代替“争论”?与其分享“震惊!X事发生,XX末日!”这样的消息,不如虚心求问,“我刚看到这个信息,求证是否可信?”与其随手给人转发一个争议性的“观点”,不如先“存心谦卑”,分辨“事实”是否可靠。万一我的信息是片面的呢?万一我有错呢?万一,“别人比自己强”(腓2:3)呢?

2. 挑战你听到的信息

不论听到什么样的消息,我个人永远先质疑它的真实性。这可不可能是假的?可不可能有另一面的声音我没有听到?可不可能有别的解释被忽略?这些问题促使我去发掘事实的真相。特别是知道媒体会“摘樱桃”的时候,我们总要假设自己听到的信息是片面的。

因此,我会关注不同立场的媒体(哪怕我不赞同),并且关注以事实报道的媒体为主、避免先听观点。当我听到某个无法确定的消息时,我总要去另一阵营的媒体,看一看他们视角中的事实。这并不是说我寻求“中庸”(我认为寻求“中庸”是个伪命题),而是我知道我可能需要听到不同角度的信息才能还原事实的真相。甚至我在读圣经的时候也会挑战经上的记载。并非我不相信圣经,而是在这过程中,我会更多了解慕道朋友可能会有什么“挑战”,而我们又该如何跟人解释我们的信仰。

3. 查找原始资料

媒体的报道,多是“二手”资料。特别涉及到专业知识,写的人未必懂,懂的人未必没有偏见。况且专业媒体尚有资源和标准约束;而自媒体,则是鱼龙混杂。很遗憾,现在自媒体却成了很多人的信息来源。如果我们在意真相,最好的办法是从媒体观点中抽离出来查找原始资料。

比如上文提到的HCQ,对科研问题我们应当找那些通过同行评审发表的期刊论文(还不是那些无评审、谁都可以发的数据库),去看他们的实验方法、数据、结论。这些是科研技能。虽然我并非医学专业,但是通用的技能仍然帮助我发现问题所在。

同理,我们跟着媒体各执一词的报道,痛斥或者叫好一些讲话、诉讼、法案、听证,但有多少人真的把原文找出来读、且能读懂呢?

4. 谨慎你的分享

当然,不可能每个人对每条信息都像前文那样加以甄别,我们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我们起码可以谨慎对待。如果是我们不懂、不了解的专业信息,难以分辨时,我们可以选择勒住自己的舌头,不轻易评论和分享。如《箴言》26:20说,“火缺了柴就必熄灭,无人传舌,争竞便止息”。操练何时该“禁止嘴唇”,同样是我们属灵的功课。

很多时候,我们的争论往往来自于大家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情绪,甚至是在事实尚未清楚的情况下。圣经教导我们,“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雅1:19-20)谨慎不是说我们不关心、“懦弱”,而是一个最基本的诚实的态度——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我不都有答案。

回到那句话,如果我们一面跟人分享福音、一面在别的问题上分享错误信息,又怎么能让人相信福音是真的呢?与弟兄姐妹共勉!

不如说,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 罗马书 3:4a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