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属灵生活 >

长不大的教会大女孩

我这一辈子有幸上过几家地方教会,这些教会有一些敢言的敬虔妇女,但大多数都是默默无闻做工的姊妹。我能观察到敬虔妇人服事基督的身体,为身边其他女性祷告,竭尽全力把生命倾注在很多年轻女性身上。看到敬虔的妇人信靠神,在家庭和教会中活出自己的角色,有内心的力量、平安和喜乐,这让我渴慕看到更多女性养成符合圣经的女性气质。

我所认识的大多数年轻女性都受过“充满舞台灯光干冰效果青年营”式的灵命栽培。我认识的许多年长妇女在妇女委员会小组服事多年,这些委员会基本上是在管理教会,会众饥渴的心灵没有得到干粮讲道的喂养,她们认为自己是在帮助牧师牧养会众中的女性。其余的人在成长过程中根本不认识神,或者拜的是假神。我遇见的绝大多数年轻妇女,并没有得到自己母亲的教导,不晓得如何持家或教养儿女,更不用说好好学习圣经了。尽管我在参与的妇女事工中见证到所结的果实,但看到年轻和年长的妇女在习惯、决心、智慧和信念方面常常还是女孩子的模样,这就让我相当难过。她们声称没有足够时间读圣经,思考和采取智慧行动,也没有足够时间参加教会查经班,更不用说在教会服侍了。难怪如此多基督徒女性有严重的灵命挣扎。

我读了Daron Roberts的信息,《长不大的教会大男孩》,我同意他对男性的评价,禁不住观察我自己和我周围妇女的生活。我观察到教会里有长不大的大女孩,她们没有成长,变成合乎圣经的女性,接受装备去教导和训练下一代人敬畏神。以下是根据那段反思时间,受到上文作者亲自鼓励而改写的文字。我祈求它能像对我一样,鼓励和挑战你的内心,成为神呼召我们成为的敬虔女性。

她每天早上醒来,都感到全身疲倦,因她前一天晚上没有节制。她冲调好有机蔬果早餐,为要保持身材超级苗条。她把每天带来的责任,看成是对幸福的拦阻,而不是让自己成长,成为属神女性的机会。她把日子打发在担忧社会问题和阴谋论这样的事情上,熬夜研究。她快快把这些真相发在网上,让她所有的朋友阅读学习。

掌控和恐惧常常戴她的颈项上。过度强烈保护自己免受一切伤害的愿望,以及对“万一”不受控的担忧,压垮了她小孩子般的信心。她本应“笑对将来”,却因为要保护自己独立自主而退缩。她一有机会,就在研究社会和政治问题的道路上茁壮成长。和其他相信的人相处,这让她为自己软弱的信心感到内疚,但与在世事上聪明的女性相处,这让她对她们表面的有影响力和富有羡慕不已。她渴望掌控自己的空间、家庭、朋友和社交媒体形象,而不是追求内心温柔安静,这就让她最近所有立志作体贴神意思女人的念头变得黯然失色。

她出名的地方,就是她无所不为、无所不有,无休止追求完美的身材、完美的事业和完美的社交媒体形象,但从不追求要有一颗完全的心。有别人旁观的时候,她可以上演一出超女的戏码,但只有主在看的时候,怕别人议论、因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发怒、喜爱安逸或掌控,这些都是她钟爱的偶像。她为自己的个人奋斗,认为自己应得的“女性专属时光”而活。她迫不及待想摆脱这世界的压力,享受穿上瑜伽裤,“头发凌乱,实在心欢”,喝杯小酒缓一缓。要求对神有更大信心,成长为成熟女性的压力日子,成了她滋生蔑视的心,厌恶神不断显明的护理之工的时候。

她思想和打算,却不查考得智慧的正确道路。她无视当前习惯的长期影响。没有什么能唤醒她,认识到需要为将来的争战做好准备,建立信心。她想,需要顾念属灵的事的时候,自己可以恶补,但认为现在还不需要太过紧张。她的回应?“为我祷告就好,我太忙了,”用这障眼法掩饰自己恐惧的内心。她记得的套话刚刚好,足以让别人对自己刮目相看,她骄傲地让他们放心:“我一切都好。”她与他们分享自己所有的信仰计划和打算,却没有坚定的信念贯彻执行。

空闲时间都献给了她的娱乐:在Ins上发挥影响力、购物、美容、疯狂追网剧、不求深交的朋友、视频网站和拿铁。对他来说,好书、深入的讲道、强有力的门训、花时间读圣经,这些都只不过是荣誉奖。她在教会花时间和导师相处,这只是一个打卡环节。她努力避开那些追求彼此监督的年长妇人,只会容忍她祷告小组带领人给自己的劝告。她努力忍受讲道,披上敬虔的外表,却忽略了治死里面的罪。对她来说,悔改是她使用的说法,却不是她操练的习惯。她的虚伪愈演愈烈。

罪带来后果的时候——特别是威胁到她宝贵名誉的时候,她会冲刺一阵儿。但后果变得不再如此严重时,她就热情消退。她追求圣洁的动机属世,以自我为中心。她举起剑作战,但一旦作战显得艰苦,她就放下兵器,挥动自怜和投降的白旗。当世俗在她的衣着、言语、听的音乐和喝的东西里出现,她无视良心警告。她渴望能像世人一样犯罪,但由于太过世俗会暴露自己,她就找到巧妙的方法,以“基督徒的自由”为伪装,大快朵颐这世界的美食。

她以自我为中心,这像瘟疫一样紧随她在地方教会的生活。她定期参加聚会,但并不爱基督的新妇。别人问她为何对教会生活不冷不热,她回答说:“我是委身教会的,只不过这段时间真的很忙——你知道的,职业要求,花时间和朋友在一起,给自己一些余地。”她给自己当前的不负责任加上谎言和借口,这只会加重她的罪疚感。牺牲自我被自私的野心胜过。她不主动伸手减轻其他女性背负的重担。如果催促她,她会参与教会服事,但往往心怀抱怨。在有机会服事的时候,即使她外表微笑,内心也在希望其他人留意自己。与真理有关的批判性思考,不是她喜欢的事。她已调整自己的心态,在最低灵命层面思考问题,免得在神面前诚实作人,心生痛苦。她周围那些努力治死自己私欲、真心正确引用圣经的人,只会让她心烦。因她不愿学习神的话语,神只好用嚼环辔头勒住她,用经历来教导她。

她交朋友,是为了论断其他人在灰色地带问题上作出的选择,短暂讨论浅浅的圣经常识,以此抚慰内疚的良心。她把人当作供自己消费的资源,而不是可以服事的宝贵灵魂。她心仪无需付代价的关系,围着那些不干涉她品格弱点的人团团转。当然,她是喝着拿铁,说话叽喳不停的公主,喜欢议论自己家人的错,其他人不服事自己,或者与福音无关的流行观点,但一旦深入讨论基督,基督的话语成为谈论的话题,她的脸就立刻变成屏保模式,微笑着点头不已。

没有人会相信她能独自靠着神的话语坚立,也没有人相信她会为一个信念而受苦。她没有勇气为基督而战,因她不是对基督,而是对自己效忠。遭遇灵里试炼或痛苦后果的时候,她哀叹抱怨。谦卑信靠神主权的计划,这对她来说是一个陌生概念。她有话,会见人就说,但就不是对神说。她偶尔会为真理挺身而出,但只有在她判定代价不会太过高昂的时候。让她付出代价的信念,她无法忍受,因她极力要得人的称赞。

她浪费了十几岁和二十几岁时的年华,现在已经是妻子和母亲。她要得到婚姻的好处,但不要付出代价。她的丈夫苦苦挣扎,努力想带领她。他娶了一个小公主,这小公主有一个女人的身体。他尝试激励她,但她培养自爱太久,听不进他心情沉重的请求。她满口是托词,说她为什么不能在丈夫请求的时候顺服,指责丈夫辖制自己。她释放更多的烟幕弹,掩饰自己虚伪的心。丈夫想不明白,那在他们约会的时候似乎努力追求圣洁的姑娘现在去了哪里,这人现在很少和自己谈论真理。她现在在家里摘掉了面具,但这并不拦阻她保护自己在教会里的名声。

他最终放弃,独自查考神的话语,艰难挣扎着想要带领她,因她不愿灵里相交,就常常灰心。孩子开始在一个充满恐惧和操控的妈妈影响下长大,她要指挥他们的一举一动,但却是出于受恐惧驱动的选择。她常常撇下他们,打发时间,什么也不想,或者晚上和女伴出去,或展开网上论战。她给孩子买玩具,举行盛大的生日派对,以此安抚自己的良心,并且声称自己“做一切都是为了他们,他们应该感恩才对”。她而是努力把自己当作孩子的同辈朋友,忽视他们的灵魂。她从来不坐下,为他们将来的争战做准备,而是把这任务交给主日学老师。坦白说,她很少帮助他们解决当下心里的问题。因着她忽视看顾他们的心灵,他们面对试探时总是措手不及。她充满恐惧、掌控他们外在行为表现的倾向总是占据上风。

等孩子们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她自私的心勃然大怒,疏忽作敬虔榜样的为人,已经让她在孩子面前失信。她的伪善强烈,人不会看错,不容抵赖。她充满挫败感,敲打孩子,要他们向别家的孩子,而不是耶稣看齐,惹他们的气,去到极处。在他们需要看到谦卑的时候,她太骄傲,不愿请他们原谅。他们妨碍她实现自己愿望的时候,她把他们骂得抬不起头来,或者数一二三,而不是牧养他们。他们有一段时间顺从和微笑,里面却在叛逆。他们长大离家,怨恨基督教信仰,因为她要求他们活在对生活的恐惧当中,总要扮演她要他们扮演的角色。她和儿女的关系,在他们成年之后一直很紧张。如果她代表的是真正的基督教信仰,他们才不想和它有任何关系。

她临终的时候——如果她还在基督里——她会忧伤懊悔反思自己捕风的一生。当她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一位自己从未顺服过的丈夫,一群怨恨她干涉的孩子,她的遗言是:“啊,我是多么憎恨教训,藐视责备!我在众人面前蒙羞。请原谅我!" 这教会大女孩的悲惨传记就此结束,她从未成大,成为一个圣经所讲的才德妇人。

请读者引以为戒。让听众记在心上,认真思考:

我是敬畏主,还是为生活、健康、名誉、金钱、冲突担忧?(箴1:7,31:30)反省你的祷告生活,进行自我评价。

我是以神的话语为蓝图和大纲,还是脱离祂来建立生命(从而变成箴言14:1的愚妄妇人,亲手拆毁)?

我是否一生为我神和我丈夫的好处而活?(箴31:10-11)

我是笑对将来,信靠神在这地上完全的旨意,还是更多为着那些不是福音的事加油打气,在网络上大肆宣扬,在属于灰色地带的问题上引发纷争?(箴31:25)

我是为我下一个享受和“女性专属时光”而活,还是为神而活,服事他人?(腓2:4-5;路10:27)

我是顺服,还是不顺服神在提多书2:3-5的命令,接受年长敬虔妇人的教导,教导比我年轻的妇女?

我是不是将所有恐惧或自私的心意夺回,让我顺服基督,存温柔、安静的心,向往神的道路,求让其他人灵魂得益处的事?(林后10:5; 彼前3:1-7)

总结来说,我是否如此生活,以至于神从天上看下来的时候,祂会说:“就是这种女人——从她的品格、信念、她在家里的生活方式、她内在生命的底蕴、她的行为体现出来的生活之道——要得到我的祝福。就是这种女人,我要祝福她顺服和帮助丈夫、家庭和教会的事奉。”

愿一切荣耀归于基督。

*改写自Daron Roberts, 《长不大的教会大男孩》,以及他的系列讲道,《合乎圣经的男性气质》第3部分。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