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南美地手机版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分享

注册  |  登陆  |  发表  |  搜索  |  安装APP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随笔 >

艰难的旅程中,我知,我信,我等!

“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创世记》8:22)

2020年的冬雪来了!气温骤降十几度。窗外雪花纷纷扬扬,原本热闹的道路变得静谧起来。

在四季的变幻中,显明时间的流逝,亦看见恩典未止。

高杆路灯与高大的梧桐树交相辉映,光影之下,夜色变得温柔起来,昏黄的路灯从繁密的梧桐叶中溢出点点暖光,冬夜的寒冷似乎因此退却了一些。光到之处,黑暗退却。

枯黄的落叶昭示冬的冷寂,我却莫名地想起多年前爬黄山的情形。一路上,我为着那生长在悬崖上、峭壁里、石缝中的植物惊叹,即使重峦叠嶂、隐天蔽日也竭力向阳而生,随风摇曳,活出美好自由的风采。生命的顽强与坚韧超乎想象。

上周在读经的时候,突然被复活的生命所震撼。若受造的植物都可以冲破层层枷锁,最终生长、发芽、结果,完成它受造的目的,那么,受造的人若在基督里拥有复活的生命,他人生真实的样子应该是怎样的?

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很多人的名字,从古至今,如星闪烁,如云环绕。

明明是可以面对这艰难的人生,是什么“封印”了我的生命力?是什么让我裹足不前,又是什么让我心生退意?从什么时候开始,上帝不再是我的首要渴望?

诚如提姆·凯勒在《诸神的面具》中所说:“我们或许可以克服人心中对某件特定有价值的事物的欲望,但我们却无法克服人心中总是想得到一件有价值的事物的需要。”

细细想来,终究是有我想要抓紧的、渴望的、不愿放开的事物。它们盘踞在我的生命中,攥着我的情绪线,影响着我的喜怒哀乐。

潘霍华说:“哪怕我们只为自己保留这么一点主权,上帝便无法主宰我们生命中的这个部分。我们却没有注意到,这样一来,我们已经完全拒绝上帝在我们生命中的主权。”

被“封印”的能力需要有正确的打开模式。

事实上,最近总是被提醒:无论是听、读,亦或讲,都应聚焦于上帝的主权与大能,恩典与公义。

日常生活就像钟摆,有时在恩典中欢喜,有时在律法中慎思,更有时越过恩典的边界,在罪中却不自知,甚至享受罪中之乐;又有时越过律法的边界,在自我定罪的不安全感中诚惶诚恐。

“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参《出埃及记》34:6-7)

“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参《约翰一书》4:18)

生命就在这样一个矛盾的处境中成长,恩典、公义、忏悔、赦免。上帝的道有着治愈的力量,能苏醒人心、挣脱罪恶、更新生命。

四季虽然更迭,但他的应许未变。他不但未曾改变,更是这变幻莫测的世界里的永恒的坐标。

千山暮雪,万里层云,终会面见。

我知。我信。我等。

    福音免费!本站由一批同工同道默默付出,从写作、编辑到网站程序、服务器带宽,消耗大量人力财力,网站无广告,无投资者。若有收获,可“奉献支持”他们。同得奖赏!